201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中国矿业报订阅

春联何须“高大上”

2016-2-5 8:41:22 来源:中国矿业报

在城里生活多年,每逢春节,总是从市场上买一副春联,贴在防盗门两侧,图个吉利。毫无疑问,城里的春联足够华美,不但纸张质量好,印刷也很精致。春联上除了优美的词句,还印有喜庆的图案,而在春联的反面,还加了双面胶,张贴起来毫不费事。用“高大上”来形容,毫不为过。然而,我总觉得这样的春联过于花哨,少了许多生气,缺了一些灵动,失去了一份稚拙与淳朴之色。

记得小时候,生活在乡下,每当春节临近,父亲总是放下锄头,拿出笔墨纸砚,书写春联。开工之前,父亲先在旧报纸上练字,找找手感,等到感觉上来了,便拿出剪刀,开始裁纸,厚厚一摞大红纸,需要裁成长长短短、宽宽窄窄的纸张。因为,需要书写的春联太多了。

按照家乡的习俗,不光要在大门上贴春联,屋门上也要贴。除此之外,还要在灶台、米缸、梯子、梧桐树等部位贴上吉祥话。比如,米缸上要贴“五谷丰登”或“风调雨顺”,梯子上贴着“上下平安”或“一帆风顺”,梧桐树上贴着“根深叶茂”或“大树将军”,卧室的墙上要贴“身卧福地”或“身体健康”等等。

面对繁重的工作量,父亲郑重而认真。他打趣地说:“一年到头握锄头,只有在这个时候才拿起笔杆子当一回知识分子,机会难得啊!”

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也不懂平仄押韵方面的知识,父亲却毫不自卑,他书写的春联,均为原创。记得有一年腊月二十八下午,父亲绞尽脑汁想出了一副大门口的春联,上联:俺家的日子火火火;下联:为了奔小康干干干。

前来串门的一位叔叔全盘否定了父亲的春联:“不押韵,不对仗,不工整,不顺口,贴到大门口,准会被笑掉大牙。”父亲呢,竟然很倔强,坚决要把这副春联贴上去。他说:“俺没喝几点墨水,可俺的心是诚的,不改了,就这么着!”

待写完所有的春联,满院子弥漫着浓浓的墨香,与刚出锅的馒头香、剁饺子馅的肉香、扫完院子后的泥土味儿等诸多味道混合在一起,农家特有的年味儿便升腾起来了。

村里小学的赵校长从我家门前经过,一见父亲的原创春联,禁不住驻足欣赏,朝着父亲竖起大拇指:“这对联编得好,有水平,有思想,绝对用心了。”

赵校长可是村里有名的知识分子,得到他的点赞,父亲兴奋得像拿了奖状的孩子。

时隔多年,我时常想起父亲的春联,不论纸张的质量,还是书写的水平,抑或是春联的内容,也许无法登上“大雅之堂”,但充满了浓浓的地气儿,字里行间浸润着渴望过上好日子的淳朴心愿。

如今,我在城里生活,虽然过年时也贴春联,春联的质量也比过去好了许多倍,却再也找不回当年的味道了……□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