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
中国矿业报订阅

海汀乐谈——肖邦的爱情

2016-3-7 9:50:51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海汀

我认为,肖邦留给后人的精神财富有两个,一个是音乐,一个就是他的爱国情怀。但许多研究者对肖邦的兴趣却更多地集中在他的爱情上。对于这个兴趣点,一百多年来,一直有人在传诵、演绎、强化,有人甚至认为,没有爱情,特别是没有乔治·桑的爱情,就不会有肖邦在音乐上的成就。

凭倚着艺术与爱情这两大浪漫元素,19世纪的巴黎创造了独特的沙龙文化。虽然英俊,但却面色苍白、身体孱弱的肖邦,完全被巴黎浪漫的沙龙所淹没,以致他的波兰朋友指责他沉迷于华丽的巴黎。以肖邦所作的21首《夜曲》来看,多数是题赠给夫人、少女的。所以,音乐家肖邦更像是一名爱情骑士,以无与伦比的琴声,向自己心仪的女人们致敬。这其中当然包括乔治·桑,这个被认为肖邦成就背后的女人。肖邦与乔治·桑在一起的9年,是他创作的鼎盛时期,他的大部分传世名作都是在这一时期创作的。虽然乔治·桑不是肖邦的第一位爱人,但却是和他一起生活最长的女性。肖邦的人生最精彩也最复杂的一段就是他们在一起的这一段了。由此,肖邦的音乐当然与乔治·桑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了。

——这样的推断和分析看起来顺理成章。

但显然,肖邦与乔治·桑的爱情,完全由执笔者乔治·桑定下了基调。乔治·桑是作家,是才女,记录他与肖邦的爱情是她的责任和义务。所以说,我们今天所说的他们的爱情,完全是乔治·桑用小说、回忆录所确定的。给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乔治·桑既像是运动员,又像是裁判员,这难免让人怀疑她是不是在自说自话。乔治·桑的能量确实是巨大的,她对肖邦的生活、爱情以及艺术的解释左右了人们的思维。人们在谈论肖邦时,自然而然地会进入她所选定的轨道。她对肖邦的生活中浪漫和爱情部分肆意夸大,以至于他的音乐作品倒成了他的爱情生活的附属品。

这样看肖邦,是有点把他庸俗化了。尽管现在人们已经认为肖邦很伟大,但如果没有乔治·桑的掺和,他或许会更伟大。

实际上,与乔治·桑在一起的那些年,肖邦正值30岁左右的年龄,是一个音乐家创作的黄金年龄,与他恋爱与否无关。或许恋爱给他激情和力量,给他创作的灵感,但作为钢琴诗人的肖邦,在失恋时也许会更有灵感,这是被无数诗人证明了的。一个生活中有乔治·桑的肖邦,艺术成就已经盖棺定论了,但生活中没有乔治·桑的肖邦却无法被还原。人们无法证实没有乔治·桑的肖邦会取得怎么样的成就。也就是说,我们无法证明哪一个肖邦会更伟大。

实际上,肖邦与乔治·桑是否存在真爱也是让人起疑的。在我看来,将他们那9年称之为“交往”也许更恰当。

肖邦是纯洁的,就像他的曲,是透亮的,你可以看到他心脏的跳动。他不会掩饰自己的喜怒哀乐。而乔治·桑却是复杂的,城府很深的,甚至是个放纵的女人,一个女权主义者。她比肖邦大6岁,在肖邦之前,她与肖邦同龄的缪塞也有过类似的爱情。她阅人无数,有众多的情人,而且从不掩饰这一点。或许对于缪塞、肖邦这样的小男人,她有爱情,但这种爱情也是掺杂了太多个人的虚荣、欲望而形成的。她是认真的吗?或许有一点点,但最终她会放弃对任何人的爱,这是她的性格决定的。

在李斯特慷慨地把自己的情人乔治·桑介绍给肖邦时,纯洁的肖邦一开始却并不认可这个女人,甚至对其没有任何好感。也许,正是因为肖邦的不与理会,伤了乔治·桑的自尊并唤起她的好奇,她要使出手段看一看有没有她拿不到的东西,包括爱情。她要在肖邦身上证明自己的魅力。这种自私和虚荣的心态成了她不择手段追求肖邦的动力。肖邦便真的成了她的囊中之物。人常说,应该相信自己的第一感觉,特别是对于爱情。肖邦对乔治·桑的第一感觉也许是对的,但纯洁的、缺少心眼的他哪里敌得过乔治·桑的心机,被她俘获便成为必然。

爱情就是这样一个奇怪的事物,有时当事人都不知道是真是假。对于情商本就不高的肖邦来说更是如此。在乔治·桑的身边,肖邦享受到了母亲般的温暖,过着相对安稳的生活,这使得他对乔治·桑有了一种依赖感,他们建立起一种非常特殊的母子般的情爱关系——这使我总是想拿卢梭与华伦夫人的关系与其类比。肖邦被乔治·桑蒙上了双眼,他自己的感觉出现了错位,他把对乔治·桑的依赖当成了爱情。乔治·桑就像鸦片,肖邦上瘾了,便再也戒不掉了。她抛弃他时,他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都已无法承受。因此,她离开他3年,本就多病的他便给自己的人生画上了句号,年仅39岁。

爱与不爱,肖邦的音乐透露了一切。我们即使从他在那9年所创作的音乐当中,也没有读出热烈恋爱的痕迹,相反,曲中总是充满淡淡的忧伤,总是充满着对祖国波兰的怀念。这显然不是一个热恋中的青年所创作的音乐。

爱国的肖邦也好,爱情的肖邦也罢,后人更应该在意音乐的肖邦。肖邦给了我们一个情感与钢琴相结合的完美的音乐世界,不论你如何来质疑或解构他的音乐中的古典与浪漫,你都无法摆脱他琴声中的永恒的诗意。□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