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凡鸟·凡人

2016-3-7 9:55:19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宋殿儒

印象里,冬天来时,很多漂亮而叫声悦耳的鸟儿都走了,唯独不起眼的小麻雀却总是坚守故园,叽叽喳喳地在冬天的寒冷里歌唱和飞扬。麻雀是最平凡最不被人赞美的鸟,但它在我的印象里却是最容易让人产生生命质感的好鸟。

麻雀总是在有人的地方跳跃,它们从这棵树跳到那棵树,从这家房檐跳到那家房檐,成群地飞,成群地唱,成群地闹。

我也是个凡夫俗子,喜欢在自己小院里读书写作。当我沉浸于文字,沉浸于一种美妙的情境中时,这些叽叽喳喳的麻雀会把我从沉迷中拉回来。它们有时甚至会跳到我的书上,把那些黑黑的字当作米粒不厌其烦地叼;有时会跳到我的碗边,在我放下饭碗离开的一瞬,把碗里的剩饭叼得干干净净……

我往往被它们的简单和欢快感染。被称为雀儿的鸟儿们通常都是这个世界上最普通最常见的了,其实它们存在的历史悠久,从远古直到现在。它们的分布也很广,在中国的南方和北方都可以见到它们的身影,甚至在亚洲的各个国家都是常见的。印象里,偶尔会看到布谷鸟,看到喜鹊,看到燕子,但是麻雀是见得最多的,它没有什么骄人的外形,它们小巧玲珑,总是披着灰麻的外衣。它不名贵,不是神鸟,只是非常普通常见的凡鸟。只是,它却也很不一般,因为隆冬来了的时候,那些美丽而又有亮嗓的鸟们大多都走了,唯独麻雀还在坚守故园,给这个寒冷的冬季带来一份热闹。

麻雀是最为平凡的鸟,但它却早被古人看重,并绘于名画里,比如宋朝崔白的名画《寒雀图》,还有宋徽宗的《竹雀图》。在文人眼里,在帝王眼里,它们是凡鸟,也是非凡的鸟。崔白的画作中,在一片旷野里,十几只雀,姿态各异,跳跃舞蹈。画家用的是一种直接和朴实的写实。这幅画是花鸟画中的精品,成为后世一代代学徒们描摹的主要作品之一,整幅画显示出了一种动态的和谐美。

北宋皇帝宋徽宗,政治上无所建树,但却痴迷于艺术,也因为他的领衔,才繁荣了中国的花鸟画,出现了众多的名画家和无数著名的画作。宋徽宗所作《竹雀图》的背景看上去是荒野,因为有野刺这样的植物,它们生于人烟稀少的地方。也有可能是他的后花园,因为是人工所堆砌的环境,里面的鸟儿就是典型的中国画的画法:一对鸟,互相凝神对视。这是宋朝时的宫廷画派,画风华丽,工整严谨。宋徽宗在画雀的时候,有位大臣侍立旁观,盛赞他是以平凡心绘社稷事,而宋徽宗则淡然笑道:“我原不也是一只雀吗?”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这些凡鸟虽然很小,但是该有的五脏都是有的。这样它也具备了应该有的体能、力量,甚至思想和智慧。也许它同这个世界上太多的平凡人一样。凡人和伟人的区别在哪里?也许就在于他们的思想与智慧。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一个人在成名前,哪个不是一只凡鸟呢!

大多数人在世上也许一生都很平凡,无法做杰出的人,但是,如果你的生命总是充满着爱,那么来到这个世界,你就会富有,就会显示出自己做人的价值。世界是由无数平凡的人组成的,而不是由几个伟人组成的,我们无法地久天长,我们无法名垂千古,但是只要不枉费我们的生命,世界就是属于我们的。

来过,爱过,我们存在,我们感知,我们无憾。即使有苦、有悲、有痛、有太多的不幸,但是我们看到、听到、感觉到、触摸到甚至梦到了无数的美好与眷恋,那就是生命的辉煌存在,即便平凡。□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