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向单一成功标准告别

2016-3-28 9:30:23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秦延安

当下,让中国人最揪心的就是下一代的教育,为了孩子大人甚至不惜一切。将女儿送到国外学习的资深媒体人鲁引弓更是深有体会,其最新力作《小别离》(作家出版社2014年7月出版)就是通过三个普通家庭为子女“留学”纠结奔波周折的遭际,勾勒了当下中国的“世说新语”,映照出当下小人物面临的教育困境。

小说《小别离》讲述的是城市小职员方园和妻子海萍,为即将参加中考的女儿朵儿的学业焦虑。看着周围一个个孩子在“出去”中得到解脱,于是与越来越多的人家一样,“出国留学”也成为方家另一种幻想和途径。一家三代人通过“找人”、“找钱”、“找爱”、“找渠道”等细节,上演了一出出交织着亲情、爱怨的生活剧。而为了孩子出国,朵儿朋友的爹妈们都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亲戚林家去外地赚更多钱因此夫妻分居、邻居吴家为了省钱读国外的公立学校不得不把孩子过继给国外的亲戚……其实,这些也都在现实生活中一幕幕上演。

“中国式应试教育”和“分数选拔”的压力,散落在市井屋檐下的每一个成员身上。考不上重点高中便没有考上名校的希望,考不上名校便意味着大学毕业即失业。“找工作,你没关系她找什么工作,你没东西和别人换,她找什么工作,即使找着了,一个干干净净的女孩想干干净净地做一份事,又怎么混得过那些不简单的人……”这不仅是《小别离》主人公方园的忧虑,也是亿万平民百姓的焦虑。“拼爹”、“拼关系”的就业时代和即使家有“13套房子的都睡不着觉”的严峻现实,让小人物们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分数上。于是,他们不停地督促孩子努力学习,不断地让上各种各样的辅导班,似乎只有这样才会得到心理安慰。这种沉重的包袱不仅让孩子难以释负,就连大人似乎也压得喘不过气来,连买菜都成了犯难的事,唯恐因为食品安全影响了孩子身体。不是彼岸有多好,而是此岸有多纠结。魔鬼式的题海训练似乎要把孩子训练得像台精确机器,一分之差便会排名差之千里。从小学幼儿园起,“一代代的少年像一只只小猪在作业堆里拱啊拱,好像与题海宿命般地过不去,一路考啊考”。

“我们希望小孩能够从容地成长。”鲁引弓回忆起自己孩子还在国内读初中时候的日子,满是心酸,“周末的四个半天,都排满了补习班。其实自己孩子成绩已经很好了。但是看到人家都去了,我们不去,就怕落后。这是集体焦虑。”

生活无论有多艰难,而亲情是温暖的安慰,痛与爱由此缠绵。作为跨界新闻与文学的新锐作家,新一代“热题材神投手”,鲁引弓更是将“人性”拿捏的恰如其分。《小别离》里的人都很善良。这种善良,以及父母亲小心翼翼护着如蜡烛般的孩子的神态,让人觉得很揪心。为了孩子的前途,中国的父母,愿意拿出积蓄,卖掉房产,即使骨肉分离,只要孩子好。

在世俗的家长里短中,作品执拗而艰难地追问着形而上的“别离”:小人物一次次身不由己的告别,映衬着整个时代在精神、传统以及记忆层面的别离及焦虑;“曾经,出去留学都是很开心的,学成回来,报效祖国。但现在留学,却变成纠结,并有种一去不返的感觉。教育本质的改变,让留学移民热潮附带了无数的别有意味”。

因为触疼了时代的软肋和兼具的饱满情感及思想力度,《小别离》一出炉,便广受关注,并获得七家影视公司的青睐。虽然《小别离》扣问的是中国教育,但向我们宣扬的却是向单一成功标准的告别。成功的标准是多种多样,我想这是这本书给我们最大的启示。□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