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攀龙附凤的联姻外交

2016-4-7 9:16:11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张佳楠

公元9世纪,东西方的封建文明都已发展到了辉煌时期,此时,在亚欧大陆中部,俄罗斯帝国的前身——基辅罗斯才刚刚形成。作为俄国初期历史知识的主要史料之一,成书于12世纪初的编年体历史著作《往年纪事》中记载:

公元859年,东斯拉夫人受到了来自东西方两个方面的压迫——来自东部草原地带的哈扎尔人向东斯拉夫各部落波良人、塞维里安人和维亚吉奇人等征收贡赋;来自斯堪的纳维亚的瓦良格人向居住在东欧平原西北部的诺夫哥罗德人收取贡赋。到了862年,诺夫哥罗德人“把瓦良格人驱逐到海外,不再向他们交纳贡赋,同时开始了自己对自己的管辖。”然而,在驱逐了瓦良格人之后,斯拉夫内部之间“再无正义可言,各个氏族相互争雄,内讧不休,战乱频仍。他们相互商议:‘我们为自己寻求个王公吧,由他来治理我们,根据法律裁决我们的纠纷。’”于是,罗斯人从自己氏族中推举出留里克兄弟三人,率领他们自己的人,来到斯拉夫人这里。留里克在两个兄弟去世之后,把所有大权收归己有,自己为王公,派手下僚属到各个城市去进行统治,其中有两个名为阿斯克里特和季尔的,率领一批瓦良格人来到基辅,占据了这座城市,开始统治波良人。879年,留里克去世,其子伊戈尔年幼,由亲属奥列格执政。882年,奥列格率兵沿第聂伯河南下征服基辅,兼并邻近的斯拉夫人部落及其他地区的非东斯拉夫人的部落,强迫他们纳贡,成了第聂伯河流域的主人。后来,奥列格将国都由诺夫哥罗德迁至基辅。这就是《往年纪事》中关于古罗斯建国——基辅罗斯公国经过的大概记载。

基辅罗斯公国是在北方的瓦良格人的帮助下建立起来的,也就是说,基辅罗斯的建立本身就是与外族联系的产物,从《往年纪事》的记载中可以看出,基辅罗斯在建国前就与外族发生了密切的往来。基辅罗斯国家的对外交往,除了周边民族外,主要是与南方的拜占庭帝国的交往。

基辅罗斯与拜占庭帝国的交往主要可分为两个方面:“一是征战订约,二是接受基督教。”

基辅罗斯大公为了与拜占庭进行贸易,出售羊皮和奴隶,购回上层社会需要的奢侈品,而多次南下与拜占庭交战,并且迫使拜占庭帝国签订条约。“新生的古罗斯小国争得了与千年古国平起平坐的地位,结成了近乎盟友的关系。”

“基辅罗斯对外关系的一个突出特点和重要途径是王室的对外联姻。”外交学院林军教授对基辅罗斯的外交评价是“攀龙附凤的联姻外交”。罗斯王公的对外联姻与我国古代封建国家的对外联姻明显不同,如果说我国古代封建王朝的对外联姻和亲是为了安抚周边的蛮夷而实行的一种羁縻下嫁政策,那么,“古罗斯大公的对外联姻则是为了增强和提高自己面对强邻的攀附巴结。”弗拉基米尔大公娶了拜占庭帝国皇帝瓦西里三世的妹妹安娜公主为妻,还把自己的两个女儿分别嫁给波兰两代王公。智者雅罗斯拉夫大公自己娶了瑞典国王的公主,还把自己的三个女儿分别嫁给匈牙利国王、挪威国王和法兰西国王。他同时还想把自己的另一个女儿嫁给德意志国王未遂。弗谢沃洛德大公娶了拜占庭帝国皇帝摩洛马赫的公主,其子弗拉基米尔娶了盎格鲁-撒克逊末代国王的女儿。“罗斯王公对外联姻几乎成为互派常设外交代表的最初替代。”

基辅罗斯对外关系史上另一个重大事件是接受基督教。基辅罗斯皈依基督教改变了罗斯国家的国际地位,使其成为可依照欧洲公认的行为规范行事的文明主体,也便于统一国内精神思想。弗拉基米尔大公把基督教定为国教,并强迫罗斯人受洗,大力推行基督教,禁止信仰多神教。

“基辅罗斯交涉的主要参与者和决策者是大公。大公与少数近臣或亲宠商定对外决策。”基辅罗斯大公们的外交素质优良,不仅通晓多种外交语言,而且还善于外交应付。基辅罗斯大公一般至少懂得两三门语言,在直接对外交涉中不存在什么语言障碍。

综上所述,基辅罗斯地处亚欧交界地带,深受周边各种政治力量的威胁,养成了罗斯的扩张传统。特殊的地理位置加剧了基辅罗斯的内外矛盾,导致其外交活动异常复杂。基辅罗斯与周边各国的外交活动,形成了独特的外交理念与外交手段,这些传统都深深影响了日后莫斯科公国和俄罗斯的外交。□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