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
中国矿业报订阅

雅典公元前7世纪的贵族政治

2016-4-28 11:03:15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张佳楠

公元前7世纪初的雅典,是一个贵族共和国。国家最高行政权力掌握在三位官员手中,即执政官、巴塞勒斯(国王)和波勒玛科(军事执政官)。其中执政官是审理民事案件的最高法官,在所有官员中居于首要位置,又称“名年官”。执政官这一制度的出现晚于波勒玛科,起初并无举行宗教仪式之权,这些仪式皆由巴塞勒斯和波勒玛科主持,后来执政官才被授予举办各种节日庆典之权。波勒玛科除担任军事统帅之外,还具有司法权,拥有法庭,审理所有涉及非公民的案件。执政官处理与公民相关之案件,波勒玛科处理与外邦侨民之案件。巴塞勒斯的职责仅限于管理城邦宗教事务,处理与宗教相关之案件。巴塞勒斯同时为议事会主席,在议事会所处理的案件中,享有一定权利和责任。

希腊城邦的议事会,是贵族用以逐步剥夺王权的政治机构。这一机构是希腊人自雅利安人处继承来的,为便于与日后兴起的其他仪式会区分,后来雅典人称这一机构为“战神山议事会”。战神山议事会成员从卸任执政官中补充,成员组成法庭,审判过程与对复仇女神的崇拜紧密相连。议事会处理涉及杀人、有谋杀企图的暴力行为等案件。控诉者站在“狂暴之石”上,被诉者站在“厚颜无耻之石”上,此二者皆为两块未经切削的巨石。

贵族政治时期,战神山议事会是雅典的统治机构。执政官、巴塞勒斯和波勒玛科皆由全体享有投票权的公民组成的公民大会选举产生,或由议事会从公民大会提名的候选人中任命产生。

公元前7世纪中叶,因经济状况的变化,雅典政体出现变革。门阀贵族的特权被迫向财阀贵族敞开。王政和贵族统治时期,自由公民分为三个等级:贵族、农民、公共服务者。贵族最初居住在乡村,后迁往城市居住;公共服务者一般居住于城市周边地区。除以上全权公民外,尚有大量无公民权的自由人。其中的农业雇工,没有自己的土地,租种贵族田产,他们可保留农产品1/6,故称“六一农”。

公元前8世纪到公元前7世纪,雅典并未参加海外殖民运动,但参与了海外贸易活动,以至于本国航海技术飞速进步。此时,手工业者也因财富的增加,地位变得日益重要,财富与出身一样可以为个人在政治和社会中赢得权力。公元前7世纪下半叶,虽然贵族统治并未完全被财权政治代替,但这种转变已日益明显。

最初的政治活动中,贵族对其他公民做出的让步并未产生太大作用。城邦中最富有者仍为那些古老的家族,但承认将财富作为衡量政治权力的标准,这一标准势必会颠覆门阀贵族特权。低等级公民组成与贵族类似的氏族,并被允许加入胞族。设立了司法执政官,这一职位的设立,标志着低等级公民的自立自为又前进一步。司法执政官共有六位,掌管整个雅典司法体系。其职责包括:检视和审视现存法律存在的缺陷,保存所有司法决定;除杀人罪外似乎已全面接管原为战神山议事会审理的案件。司法执政官后与执政官、巴塞勒斯、波勒玛科一起,组成一个九人团体,称为“九执政官”。

公元前7世纪中叶,阿提卡社会正在进行着一场变革,几乎改变了希腊所有进步地区的面貌,财富作为新的衡量政治参与的标准,冲击了原有的出身标准,门阀贵族的统治似乎逐渐让位于财权政治。权力集中于出自富裕贵族的三为主要执政官和战神山议事会。贵族之外的其他阶层,力求让他们意识到本阶层的重要性。同时,阿提卡地区的商业也在快速发展,贸易的发展也促进了政治上的民主。贸易的发展同时要求城邦建立水师和舰队,由最贫困的公民充当水手,体现了该阶层的重要性,并为其在政治上获得认可铺平道路。□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