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0日 星期五
中国矿业报订阅

催人泪下的音符

2016-6-8 15:59:56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海汀

在贝多芬的32首钢琴奏鸣曲中,似乎那些最受欢迎的曲子都被赋予了提示性标题。如《月光》、《悲怆》、《田园》、《热情》、《告别》等,我上期文章给大家介绍的曲子都属于此列。这些曲子当然都非常好听,且在音乐史上都有着特殊的位置。但是,在这32首作品当中,却有另外一首不带标题的曲子特别打动我。这就是第7号D大调奏鸣曲。

音乐是以声音来表达内心情感的艺术。在欣赏音乐时,转瞬之间,我们心中就会产生连续复杂的情感,这是我们对音乐的微妙感应,是我们的情感对音乐的最美妙响应。而这首D大调奏鸣曲,正是那种能最大限度唤起人的感情力量的作品。特别是到第二乐章时,能让听者的心情瞬间凝重起来并陷入悲伤之中。每一次听它时,那种一遍遍重复且加重的低沉和声对心脏的撞击会让人感受得真真切切。奇怪的是,这种使人难过的感受并不会让人去排斥听它,正相反,这种旋律就像有种强大的磁力,吸引着人们去听它,去体会那份悲伤。

说起这种感召力的强大,还有一个真实的故事。当年正处巅峰状态的苏联钢琴家里赫特到匈牙利布达佩斯访问演出时演奏了这首奏鸣曲。当演奏到第二乐章时,挥之不去的沉重气氛笼罩着全场,每个人都被钉在了座位上一动不动,直到第二乐章结束,里赫特不再弹奏音符时,全场鸦雀无声。这种绝对的寂静似乎预示着某种东西即将爆发。果然,当里赫特终于抬起手,弹下第三乐章的第一个音符,刹那间全场哀哭一片。

这个故事听起来不可思议,但如果你真正认真听过贝多芬的第七钢琴奏鸣曲,且你了解了里赫特当时演奏时的处境、心情及由此所产生的特殊音色效果,以及听众感同身受的情感时,那你就会理解这件事情产生的合理性了。

贝多芬在做这首曲子时,正处于听力严重恶化的阶段,他的悲伤、绝望完全在其第二乐章得以体现。有音乐专业评论家这样评述:这第二乐章是缓板乐章,却用了平常用于第一、第三乐章的“呈示发展再现”奏鸣曲的形式,而不是古典主义时期慢速乐章习惯使用的分段反复回绕。这听起来过于专业,我们尽可不必理会。而贝多芬本人,在对乐曲的指示上,除了“缓板”,还加上了“忧伤”。他对他的学生说:这个乐章要“用各种光影变化的色调,来描写悲伤者的心情”。听力衰退使他对音乐的音响效果感知变得迟钝,转而使他对视觉的效果格外敏感。他似乎想要用视觉的强调来弥补听觉的不足。他要看得见演奏者的节律、力度。因此他专心的以不断趋紧加重的和声来表现“看得见”的伤感,以至于让这个乐章能演奏出分外悲伤的效果。

那么,我们看看当年里赫特在布达佩斯的演出究竟发生了什么。里赫特是一位思维敏锐且感情丰富的钢琴家,第7号D大调奏鸣曲的曲中之意正好与他当时的处境产生了共鸣。于是,在演奏第二乐章时,他似乎贝多芬附体一般,固执地反复用惊人的音乐变化来表现那不放松的悲伤张力。而在场的每名听众或许与里赫特有着或多或少的同样命运,因此所受音乐的感染便可想而知。当那沉重的和声一遍遍响起时,心中不敢或不愿面对的悲伤以及痛苦仿佛都伴随着音乐回来了。于是,当第二乐章对心灵的撞击停止,第三乐章那仿佛来自于天堂的甜美温暖的旋律响起时,大家紧绷的伤感情绪便全然释放,他们为音乐而哭,为自己的痛苦和命运而哭……

对于这个伟大的乐章,罗曼·罗兰称其为“时代的史诗,宏伟的体现出人们的精神”。曾经录下贝多芬钢琴奏鸣曲经典版本的奥地利钢琴家伦德尔则说:“如果让我来选的话,这是32首钢琴奏鸣曲中最完美的一首。”

由于没有视频,后人无法体会当年的演奏场景和气氛,一般只能从音响或耳机中听这首让人动容的音乐,而且我们今天的人生是美好的,感受自然不同于布达佩斯的观众。但无论何时何地听它,其第二乐章中所表现的那种悲伤的情感还是会让人陷入凝重的气场之中。而且我还有一个体会,尽管我经常把一些古典音乐作品“肢解”了来听,比如,我听莫扎特的单簧管协奏曲时,常常只听第二乐章,但对于这首钢琴奏鸣曲,我却不建议只听第二乐章,而是要完整的欣赏三个乐章。因为第二乐章的痛苦和哀伤毕竟是与第一和第三乐章急板中的愉悦风格对比而呈现出来的。单听第二乐章,无法感觉到那种巨大反差带来的心理冲击。□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