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
中国矿业报订阅

童稚容天下 水墨绘丹青

——记水墨漫画家王亚福

2016-6-8 16:00:50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赵汗青

所谓水墨漫画,即构思上具有漫画的特点,题材广泛,或讽刺或赞美,但表现手法上运用中国传统水墨画技巧,兼具其雅致。较之一般的漫画,水墨漫画更具有观赏价值。它的出现,扩展了漫画的表现、观赏领域与品种。

水墨漫画其手法必须合乎传统水墨漫画的表现规律,虽取材广泛,无论哲理、戏剧、城市乡村生活、老年儿童、历史人物甚至是花鸟均可入画,但一幅好的水墨漫画选材是十分苛刻的,并非任何东西都可以入画,首先要考虑是否符合人们的审美习惯,是否有美感,能否便于笔墨的表现。在题材内容上,过于辛辣和火气是要避免的,含蓄平和,温文尔雅,淡中见奇者最妙。一幅好画文化品味不可少,书卷气不可少。

当代中国的水墨漫画界涌现出了很多优秀大师,如华君武、丰子恺、吕士民等人。如今,也涌现出了许多优秀水墨漫画家,王亚福即是其中佼佼者。

王亚福,安徽宿州人。工艺美术大师、宿州市传统工艺美术保护与发展促进会副会长、美国簏鹿出版社艺术顾问。水墨漫画师承吕士民先生。

近几年来,王亚福集腋成裘,一大批饱蕴中国风情的水墨漫画,在他的笔下挥洒而出。他以敏锐犀利的目光,用工艺美术大师洒脱的笔墨,针砭社会时弊、歌颂社会和谐,堪称当代漫画创作之奇葩。

水墨漫画作为一个新的画种提出来是适时的,因为这是将漫画民族化的最好体现。水墨漫画其名称也是十分贴切的,因为水墨最能代表中华民族特色,更适合中国人的欣赏习惯。水墨漫画绝不是简单的笔墨宣纸加漫画,它必须以中国文化为背景,传统笔墨为基础;必须在构思立意、经营位置、题款印章上合乎水墨漫画的自身规律;必须有较高的艺术价值和审美功能。它能雅俗共赏,能登大雅之堂,亦可进寻常百姓家,可入展厅,可悬酒店宾馆,可挂茶楼,进书房客厅,为人们在紧张的工作之余或茶饭后,添上一道精神美味。

水墨漫画同一般漫画相比,有不局限于报刊的优势,真迹展示,笔情墨趣,原汤原味,其形式本身有美感。淋漓的水墨,随意的线条,诙谐幽默的人物造型,其审美优势是一般漫画难以企及的。水墨漫画同一般水墨画相较,有重立意,重思想性,重诙谐,咀嚼耐读和过目不忘的特点。一般水墨画如山水花鸟人物,从古至今,同一题材,不知有多少重复画,再高雅的题材让人司空见惯,亦落入俗套。而水墨漫画重在思想性,幽默情节,所以没有好的构思是不能成画的。

中国水墨人物大写意画,是中国人物画的高峰。它源于五代、宋元,过于简略的人物及笔墨形成了以传神为主的艺术境界。古人的泼墨人物、大写意人物,这些艺术上精髓,让王亚福深悟,转化成他笔下的漫画形象,并颇得古人三昧。他漫画中的钟馗、布袋和尚、文人雅士等,颇具宋人意笔人物之风神,笔墨简洁、灵动,文图并茂,寓意深远。承袭古人笔墨,展示当代画系风采,可称“古为今用”之楷模。

王亚福的水墨漫画个性强、特点鲜明,他借鉴了中国传统水墨大写意的笔法,以笔墨酣畅的线条,把漫画中的“讽刺”与“幽默”发挥到极致。认真欣赏他水墨漫画,你会发现有如下鲜明的创作特点。

王亚福水墨漫画有一个鲜明特点是以玉雕手法入画、画龙点睛,他以人物形象和简洁的文字组成的水墨漫画,不仅水墨淋漓,且韵味十足;不仅具有欣赏价值,而且精神内涵极为丰富。王亚福水墨漫画还以大写意人物等为主体形象,并辅以诗、书、印相配合,古意盎然。以简笔概括人物,在笔墨趣味中完成形象塑造,其中诙谐、幽默在逸笔草草中油然而出。如《长寿图》、《愚公移山》、《钟馗醉酒图》等,颇有古人风神。当工艺美术参与到画面上时,工艺和构图的意趣,加之简洁直白的陈述,又加深了读者对画家创作理念的理解。如讽刺盲目追逐时尚的《对比图》,画中在那位烫发美女与一位老妇人的形象旁,画家题道:“累了睡觉,醒了微笑,起床拍照。”此画对当代一些女性的盲目追求时尚,做了一针见血地指陈。可谓“借古讽今”,恰到好处。王亚福水墨漫画上的题字,多以拙楷入画,形成画面整体的和谐,加之诗文更显得珠联璧合,不仅烘托出了气氛,也阐发出作品的创作理念和主题意识。

王亚福的水墨漫画特别具有时代性和艺术性。他的传统绘画形式并没有掩盖作品鲜明的时代性。在创作选材上,王亚福的许多作品所反映的是当代人的生活理念和人生理想。有反映助人为乐的《三人行必有我师》,反映养生的《身闲方触心静》;以钟馗形象歌颂正义、宣扬廉正,以钟馗作为警世形象。而以醉酒来影射人生的漫画,一幅幅妙趣横生的《幽默图》,观之、思之,让人捧腹而笑。像《长寿图》、《童心图》、硃笔《鬼见愁》都颇有现实意义,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可见在艺术性、思想性上,这批水墨漫画是有继承、有创新的杰作。粗看多似不经意的逸笔草草,细看则匠心具足。画家不仅承继了古人水墨意趣,同时也吸纳了齐白石国画人物的幽默,老师吕士民漫画的谐趣,张乐平漫画的童真。

亚福的水墨漫画笔简意浓,挥洒自如,直抒胸臆。他把笔墨趣味和精神变异结合起来,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终于使他的漫画创作之路,又拓宽了许多,他创作形式上的突破,必将使他在未来的漫画创作上卓然而立、独树一帜。□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