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7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让我陪伴您

2016-6-15 15:34:57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黄 燕

父亲在锦衣玉食的家庭长大,上世纪50年代初的大学毕业生,工资收入一直不低。按理说,应该不像那种苦怕了的人,手头有几个钱,紧巴巴能捏出水来,可父亲偏偏就是。我们小时候,水龙头不拧紧、出门不随手关灯、偷倒剩饭剩菜、大手大脚用压岁钱买零食等等,都会成为被训斥的由头。现在说起父母亲节俭度日的点滴细节,他们的孙辈们都觉得是天方夜谭。

母亲去世后,除了每年春节前后在我们这里小住几个月,父亲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老家独住。十多年了,劝过他无数次,要么找个老伴过,要么跟我们住,要么给他雇个保姆,他都不同意。说一个人过习惯了,说在老家住在单位的宿舍区,进进出出都是熟人声音老友笑脸,心里踏实安宁,说不想给我们增加负担,说“赚工资也不容易,要省着点花”,说“你们忙你们的,我懂得照顾自己”。可是,父亲生活中的过分克勤克俭,经常让人看了生气。所以弟弟说:“姐我们不要给他钱,给钱他舍不得花,就给买吃的穿的用的。”其实,给钱给物没区别。好东西舍不得吃,存放到过期了发霉了,再痛心疾首地扔掉,好衣服舍不得穿,总说“留着出门的时候穿”,给他装的空调不用,电磁炉不用,冰箱不用,洗衣机不用,说费电费水……没想到,这些年,就这么个整天想着“省着点花钱”的老爹,却将大把的钱汇到宝鸡一个什么公司去买保健品,鱼肝油啦蜂胶啦蛋白粉啦,乱七八糟什么都有。父亲深信这些东西货真价实,对我的微词,每每生气,认为我多心多疑,因为“小李怎么会骗我?她不会骗我!”

小李何许人?宝鸡那个卖保健品公司的业务员,一个嗲滋滋叫我父亲“爷爷”的女孩子。多年来,她坚持不懈一两个星期打一次电话给父亲,嘘寒问暖,关爱有加。父亲说肩周炎发作了,她千里迢迢寄来了几片膏药;父亲说下肢静脉曲张,她又免费寄来一双治疗袜;父亲说有点失眠,她送来一个微型播放器,循环播放“大悲咒”让“爷爷”平心静气;公司有了新产品,她寄一小袋赠品给“爷爷”品尝;出差在外,会向“爷爷”报告所见所闻;天气变化,会提醒“爷爷”及时添衣;逢年过节,我们的祝福还没到,小李的问候已经让“爷爷”温暖如春……生意做到这个份上,在“爷爷”的心里,早已不是一种买卖关系了,老人家的情感被俘虏了!

当了几十年医生的父亲,生活极有规律,又注意锻炼,耳不聋眼不花,身体健康。每年体检,除了有点轻微的脑萎缩,父亲各项指标都是“国标”。父亲在老家期间,我常接到亲朋的“举报”,说父亲出门都是骑电动车,说他每天到小区对面县一中操场不仅仅是跑步,还时不时混到中学生堆里去打篮球,要是后辈们夸他几句类似“真看不出来您有八十多岁”的话,那更得瑟了,横冲直撞以为自己就是个小伙子了。虽频遭我们姐弟俩严厉的口头警告,但都无济于事。他其实心里明镜似的,哪需要吃那些劳什子保健品!他收到小李的包裹,一瓶一瓶,一罐一罐,大部分都送给了他认为需要吃的老朋友。每年汇出去的那几千块钱,他想获取的是一份牵挂、一份亲情。父亲不止一次对我说,若有机会去宝鸡出差,一定要去看看小李!我能说什么?心情好时,开几句父亲的玩笑,情绪不佳时,不耐烦地回他一句:好啦好啦,就记得小李!

可是细细想,能怪父亲吗?对待“生我劬劳”的“哀哀父母”,我们谁比小李更暖心更耐心啊?我们因为骨肉相连而放肆,因为忙碌烦恼而色难,心身疲惫回到家有时连话都不想说一句,还得打起精神做饭洗衣搞卫生,心想您老人家丰衣足食在家看看电视读读报纸安享晚年不是很好吗?常常忘记,“孝顺”二字,除了“赡养”,更有“顺从”和“恭敬”之意!记得有一次,我们在饭桌上大谈3D电影,并计划着周末一家人去看。一直静静在听着的父亲兴味盎然地接话:“我也要去!”,我说:“啊?您就别去了,老老实实在家看电视吧。”我不知这句不过大脑的话是怎么蹦出来的,只记得当时父亲默默地放下碗筷,神色黯然地上楼去了。我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等我买好票,百般讨好千般央求父亲一起去看时,父亲却借口这个那个不肯去。瞧,老孩童耍脾气了!小心眼了!他心里是不是委屈地想:要是小李,肯定乐意我去!

这两年春节期间,我们陪父亲去森林公园,去左海公园,去动物园,去三坊七巷。每回,他都健步如飞走在前,一会儿停下来等我们,一会儿抢着提东西,一会儿讥笑我们缺乏锻炼,看着父亲摆着各种姿势拍照、手舞足蹈惹猩猩逗猴子、在木栈道上蹦蹦跳跳高兴得跟孩子似的样子时,我心里默默地说:老爸,我会尽力做到“有和气”、“有愉色”、“有婉容”,花时间、花精神陪伴您的晚年,让您永远这么快乐!从耐心倾听您唠唠叨叨开始,从陪伴您散步逛街郊游开始,从给您讲自拍微信网络热词开始……□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