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矿山的“霓虹”

2016-6-22 16:34:09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 陈亚军

不是五彩的霓虹,没有华美的外表,矿山的灯光星星点点闪耀在矿区的角角落落。无论是机声喧嚣的选矿厂,还是井巷幽深的采矿场,无论是文件高摞的办公楼,还是洁净无尘的化验室,从山腰一直绵延到山脚,明亮的矿区灯光与空中灿烂的星月交相辉映,亮如白昼。在这样的夜里,都市的人们尽情享受着夜生活的美妙,忙碌了一天的山村也早已进入梦乡,而矿区的工人们则在各自的岗位坚守着、忙碌着。

夜幕下的矿区,依然生机勃勃。

那些从山脚或山腰不断流淌的灯流,是上班或下班的矿工们在崎岖的山路上夜行,灯光和着他们匆匆的脚步变换着不同的姿势,似一曲音符在夜幕笼罩的山间跳跃,活泼生动;远远望去,又如一条长龙,在山间蜿蜒盘旋,蔚为壮观。

灯流为大山的夜生活点缀了色彩,燃起希冀。

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出井巷,他们耳边依然回响着采掘机的轰鸣声;驱走困倦迈进井巷,他们正迎着夜色走向工作岗位。他们都是矿山的劳动者,是祖国现代化的建设者。记不清这是第多少次走进或走出井巷了,他们早已习惯的是在长长的巷道里,与采掘机为伴,永远向最深处掘进、延伸。采掘工作是单调而机械的,但那重复了千百万次的动作却是深奥的词典里也无法找到的对工作最具体、最直白的解释。所有的重复都是为了开采,为那些历尽千载炼化而成的大山的精灵而做。在浸染了滴滴汗水和血水后,他们被一车又一车运送到山脚下的工厂锻造、加工,以另一种生命姿态展现在世人眼前,或上蓝天、或入海洋、或进工厂,广泛用于国防、航空、电子等领域,送到共和国现代化建设最需要的地方去。在经济发展中、在普通人们的生活中,对它们触手可及。然而,面对这些或普通或高贵的物体,人们往往会感叹造物主的神奇,感慨现代科技的魅力,又有多少人会提及它们最初的样子,会考虑挖掘它们的矿工的心血和汗水?

站在灯光映衬下的巍巍青山脚下,无尽的情怀从我们心底涌起。一束束灯光从眼前闪过,是那样的普通平凡,但又是那样的引人深思——

一盏灯一幅画卷,一盏灯一个故事,一盏灯一个信念……

那个走进井巷的小李刚从老家返回,几天前年迈的父亲突发脑溢血,在他准备回家的那个清晨永远离开了;那个刚走出井巷的小王,为了按期完成进度,孩子满月也没有回家;还有年已五十的老张,他常年工作在野外生产一线,家庭琐事、年迈的双亲、孩子的教育及四亩半地全部抛给了妻子,每次谈起家庭,他都眼含热泪……

谁不渴望舒适的生活?谁不向往都市的霓虹?山中的生活是寂寥而辛苦的,远离亲人、风餐露宿、流血流汗,但朴素的矿工不言苦累。在他们的意识里,做好本职是应该的,“爱岗敬业”是应该的。总以为自己是最微不足道的,也从未把自己的工作与共和国的建设事业、理想信念联系在一起。多年的坚守,他们早已把自己与大山融为一体,像母亲和儿子般亲密;多年的坚守,他们也已把脊背弯成山峦的起伏。试问,若不是责任在肩心怀信念,他们何以几十年如一日,投向清冷而寂寞的山谷?理想和信念不止体现在枪林弹雨的斗争中,这里也是战场!

没有惊天动地的业绩,也没有豪言壮语,默默奉献的矿工就像山坡上的小草,默默地把绿色奉献给了山川。这些在大山深处甘于寂寞、不言奉献的无名矿工,不正是我们这个时代、我们这个民族的战士吗?掘进、再掘进,这就是一个个普通矿工对共和国建设事业的奉献,对祖国母亲的爱恋吧!

灯流还在淌,一盏盏紧随,一个个开拓的好男儿你追我赶,展开接力长跑赛。寂静的夜空,广袤天地间,这点点灯光如此微不足道,却又如此明亮灿烂!□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