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6日 星期六
中国矿业报订阅

海汀乐谈——古典音乐的尴尬

2016-7-6 16:37:24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海汀

最近演艺界有一条消息非常吸引眼球:王菲要开演唱会了,而且只开一场!到底是歌坛天后,已谢幕四年,目前只是年底复出开演唱会的“送审单”曝光,就已消息满天飞,并牢牢占据了娱乐新闻的头条。

而这场还在筹划中的演唱会,据报道代理费和网络直播费各为1亿元,门票最高达1.3万元。消息传出后,筹办方出面对天价门票进行了辟谣,但对那两亿元的开价并未表态,看来不假。如此,如果这场演唱会按3个小时计算,王菲在台上的每一秒钟价值将达2万元左右,这恐怕会是一项新的世界记录吧。

一个流行歌手的商业价值如此让人啧舌,把古典音乐者不知甩出多少条街去了。流行与古典之间的这种反差,让许多从事古典音乐的人都转行搞起了流行音乐。帕瓦罗蒂就是个典型例子。他本是以演唱古典歌剧成名的歌唱家,但后来却对跨界演出乐此不疲,直到去世。有评论家指出帕瓦罗蒂的商业演出对“杀死”古典音乐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他为了钱而陷入商业泥潭,并利用媒体美化自己,一味迎合观众的低级要求,而使歌唱质量下降。但不可否认,帕瓦罗蒂成功了,是挣钱成功了。

由此看来,观众(听众)对流行音乐的痴迷确实远胜于古典音乐,这让古典音乐家黯然神伤。衡量他们的成就不是看其作品的价值,而是看其财富、权势以及媒体关注度,这是商业时代艺术家特别是古典音乐艺术家必然的悲剧。人们推崇王菲们,连帕瓦罗蒂们也朝此靠拢,这显示了古典音乐在商业世界与娱乐时代的挣扎与无助。

对王菲的追捧是一种现象,它是否合理呢?它存在,就自然有其合理性。我们不能责怪观众(听众)的耳朵太世俗,而是要让古典音乐适应这种世俗。由此看来,古典音乐必须放下架子,不能只满足于少数爱好者的欣赏,而是要创新,寻找新的途径走向大众。所以,不可过分指责帕瓦罗蒂,他的跨界成功,至少让听众在一定程度上领略了古典音乐的魅力。

从我个人来讲,我更喜欢纯正的古典音乐。我喜欢卡拉扬,喜欢阿巴多,喜欢鲁宾斯坦,喜欢李云迪。我喜欢他们身着礼服手拿指挥棒或在键盘上弹奏。我是不会拿莫扎特来与王菲进行置换的。这并不是品位问题,而是我对音乐的渴望并不能在王菲那里得到满足。莫扎特对我来说就是山珍海味,无法用一盘小菜来替代。如果有人说他不想再听莫扎特了,而是改听王菲了,那他大概从来没有真正听懂过莫扎特。但我并不排斥把古典音乐通俗化,这两者之间没有矛盾。对于千千万万大众来说,通俗化的古典音乐更好接受。这,就为跨界音乐提供了非常广阔的空间。

除了帕瓦罗蒂,跨界演出的成功范例还有不少。保罗·莫里哀就是一个成功的跨界者,只是他跨界的步子有点大,他的乐队即使演奏古典音乐,也似乎完全消除了古典的痕迹。曾经在我国红极一时的钢琴王子克莱德曼,也是一位成功的跨界者。他把众多古典名曲以浪漫的流行的方式演奏出来,让听众陶醉其中。

还有马克西姆,这位克罗地亚男子,走在任何地方都会掀起一股旋风。他个子高挑,面容冷峻,单只耳朵上戴着耳环,两臂及脖子上有文身,活脱脱一个影视明星。乍一看,你不太会相信他是一位古典钢琴家,但他确实以演奏古典音乐出道。后来他发现,把古典音乐与流行音乐结合在一起的跨界混合才是他最拿手的,而且观众(听众)更容易接受。他在第一张跨界专辑《钢琴玩家》(The Piano Player)中,把亨德尔和肖邦等古典音乐家的严肃的作品与流行乐、电子乐相结合,一下子就吸引住了听众的神经。他不断拓展演出风格,演出时有自己的乐队进行伴奏,还常有伴唱和伴舞。但不论他做了什么改变,弹奏的却大多都是古典音乐。“原来古典音乐也可以这样玩!”这是每个看了他的音乐会或听了他的唱片的人都会发出的感叹。马克西姆在亚洲,特别是在中国是大受欢迎的。他非常喜欢中国,中国大陆几乎所有重要的城市都留下了他的演出足迹,每次都是观众爆棚。

有位音乐评论家说过:音乐离不开人群,它必须在群体中活着。我想,对于古典音乐来说也是如此。古典音乐也需要欢呼。除了跨界演出,一些古典音乐团体也在尝试一些其他的方式。比如,前段时间上海举行的露天草坪古典音乐会,就吸引了成千上万的市民前来观赏。

但遗憾的是,这样的活动还是太少,跨界演出比起像王菲这样的纯粹流行音乐演出来,也是少数,这就使古典音乐的流行变得困难。实际上,这种“流行强古典弱”的局面可能会一直持续下去。曲高和寡,在这个浮躁的商业时代,古典音乐的处境必然尴尬。□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