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蝉鸣夏更深

2016-7-27 17:21:56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曹春雷

蝉声嘹亮,“热啊——热啊——”蝉在树林里,在墙头的丝瓜秧上,在墙根的豆角架上,在井旁的葡萄藤上,一个劲地嚷。乡村的夏天,就这样被蝉喊得一天比一天热了,草木一天比一天深了。

有人在街上的树下坐着,蒲扇摇得勤,大黄狗卧在旁边,伸着红舌头。头顶树上的蝉鸣叫着,一泡尿下来,正好洒在树下人的脸上,树下的人气呼呼地站起来,对树就是一脚,蝉“吱”地一声后,慌忙飞到别的树上去,安静了片刻后,又开始嚷:“热啊——”

蝉的歌声无疑是喧嚣的。但这种喧嚣是它们用蛰伏地下四年的时光换来的,法国科普作家法布尔称赞:“四年黑暗中的苦工,一个月阳光下的享乐,这就是蝉的生活。我们不应当讨厌它那喧嚣的歌声,因为它掘土四年,现在才能够穿起漂亮的衣服,长起可与飞鸟匹敌的翅膀,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中。什么样的钹声能响亮到足以歌颂它那得来不易的刹那欢愉呢?”

我曾认真观察过蝉蛹羽化的过程。到了傍晚,它们开始钻出洞穴,笨拙地攀援到一棵树上,借着夜色的掩护,开始它的蜕变。很快就能从一只丑陋的爬虫,摇身一变成为可以与鸟媲美的飞虫。

但并不是每一只蝉蛹都能顺利完成这种美丽的蜕变,傍晚的村庄,夜色初上,树林里晃动着一束束明亮的光柱,那是村民在用手电筒照蝉蛹。油炸蝉蛹,是餐桌上的一道美味。在村民眼里,蝉属于害虫,吸食树的汁液。油炸蝉蛹,既能享受美味,还能保护树木,何乐而不为。

捉蝉蛹,还能用来卖,一只几角钱,现场卖给来收购的人。记得那年夏天,我每天晚上都捉蝉蛹,卖的钱足够开学后的书本费。

也有喜欢捉蜕变后的蝉的。常有这样的情景,几个孩子在小院的树下忙,往脸盆里放上面粉,加上水后和成面团,来回揉,揉好后将面团放进水中洗,洗后剩下的就是面筋了,很黏,用手指戳一下,就能粘住手指。这些面筋包在一个树叶里,用来粘蝉。带了面筋,扛着竹竿,兴冲冲地往河边树林里去。那里的蝉们,正叫得欢。

晚上也可以捉蝉。在树林里点一堆火,然后再逐个摇晃火旁的树木,树上的蝉便会“飞蛾扑火”,直接在地上拾掉落的蝉就是了。

蝉,丰富了村庄人的夏日生活。当蝉声在村庄的上空流淌成一条不息的河流时,日子便走到了夏季的深处。蝉声渐渐寥落时,说明夏天已擦肩而过。□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