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7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海汀乐谈——音乐能够使人向善吗?

2016-8-17 17:15:04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海汀

在美国大片《白宫陷落》中有这样一个情节:恐怖分子占领了美国白宫,一位电子狂人在进入电脑中控室后,首先开启了音乐,贝多芬《命运交响曲》的雄浑旋律骤然响起。他随着音乐节奏手舞足蹈,兴奋中完全操控了白宫的一切,并在音乐高潮时完成数据下载。影片中的恐怖分子仿佛从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中获得了动力,他一点也没有感觉到自己正在作恶,反而像是打了鸡血,为自己的成功而陶醉。奇怪的是,这段配乐是那么自然,并没有让观众产生反感。

我们平时在谈起《命运交响曲》时,恐怕不会把它和恐怖活动联系在一起。而且,许多评论家认为,音乐是演绎善与美的,美的音乐绝不应该与肮脏丑恶的东西产生交集。音乐可以净化人的灵魂,好的音乐可以使人道德水准得到提高——这是一个非常普遍的认知。有人信誓旦旦地说:常听贝多芬或者巴赫的音乐,绝不会做坏事,强大的美可以抑制丑的滋长。

信奉以上观点的人,恐怕会对文头这个电影中的例子不屑一顾——这只是电影里存在的,是导演特意安排的,真实的世界不会如此。

好吧,那么再看以下真实的例子:

据文献记载,纳粹德国的军队是音乐文化素质很高、音乐爱好者最多的军队。在纳粹的党代表大会上,贝多芬和瓦格纳的作品是播放和现场演奏次数最多的。纳粹时期德国的报纸常有这类报道:晚上德国飞行员听了贝多芬的《第三交响曲》(《英雄》)和《第五交响曲》(《命运》),第二天驾着战斗机向伦敦或莫斯科前线飞去便斗志昂扬,勇气倍增。1942年,在希特勒的生日宴会上,播放的音乐是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而希特勒更是把瓦格纳当作精神教父来敬仰。瓦格纳的音乐伴随了他罪恶的一生。据希特勒自己说:光瓦格纳的《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就听过34遍,而且每听一遍都有新的感受。当他成了大独裁者之后,更是竭尽全力推崇瓦格纳音乐,可以说,他是伴随着瓦格纳歌剧《尼伯龙根的指环》的旋律来挥舞屠刀的。

对于这样的事实,有音乐评论家表示,纳粹喜欢听贝多芬的音乐,是对贝多芬音乐的歪曲。著名学者赵鑫珊认为,贝多芬音乐是抽象的,容易被坏人利用、曲解。他在其著作《希特勒与艺术》一书中对希特勒竟然用贝多芬《第九交响曲》装点生日庆典感到愤懑:“贝多芬的曲子竟被坏人曲解、利用至此!我恨。我在波恩贝多芬故居访问,看着这位乐圣呱呱落地的低矮小阁楼,我就想起他的音乐伟力被希特勒利用一事,心里便充满了愤慨,这愤慨并不亚于奥斯维辛集中营在我心中激起的憎恨。”

但对纳粹的愤恨显然无法释怀这样的现象。像希特勒这样的大恶人,他们和好人一样,也是把贝多芬、瓦格纳等的音乐奉若圣经了,而且真的从中获取了“力量”。既然贝多芬等及其作品被证明是伟大的,向上的,如若依照赵先生等的理念,便会形成一个难解的悖论。

显然,给音乐强行贴上崇高的道德标签是不妥的。音乐不具备使人向善的能力,而且遗憾的是,音乐有时还会使恶人更邪恶,比如希特勒。听音乐、学音乐能使人具有更好的教养,具备更高的文化素质,具有更丰富的内心情感,甚至能使人变得更加健康,但这与善恶无关。不能证明坏人就不能欣赏音乐,好人就对高雅、纯净、向上的音乐有什么天生的敏感和应和。坏人可能会热爱音乐,好人也可能不喜欢音乐——想必没有人会怀疑这一点,也没有统计学上的相关性差异。

音乐有美的属性,但却没有道德的属性,更没有阶级的属性;音乐的美是超越阶级、文化、民族的。音乐可以创造美,但对美的感知是不分好人坏人的。就是说,音乐是能感动人的,但是感动以后,激动热情的发泄方向却不是音乐所能控制的,也不能通过选择某一种音乐来达到。

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音乐大师的作品都有自己的特殊气质,比如,贝多芬、瓦格纳等人,他们的音乐太重,太强烈,让人感觉像一团烈焰。不论善人还是恶人,听他们的音乐,都需要一定的意志力。而脾性平和甚至懦弱的人听来,可能会反而感觉心慌意乱,手足无措,缺少安全感。由此,希特勒这样的狂人为什么喜欢听,就可以理解了。他们要实现所谓纳粹意志,他们以杀戮为使命,这样的人,意志力是超强的,但却是扭曲的,贝多芬、瓦格纳音乐的那种激昂正与他们的所谓“事业”合拍。

所以说,音乐是美的,但必须与善恶分隔开来。把音乐神圣化,把音乐的作用偏激化、道德化是很危险的。赵鑫珊先生说,“有时候我甚至设想,如果希特勒感兴趣的不是瓦格纳歌剧,而是莫扎特的歌剧,也许就不会有纳粹运动了。”如此来看,瓦格纳是恶的,而莫扎特是善的。这是多么荒唐的结论!那么,谁还敢听瓦格纳的音乐?另外据记载,意大利法西斯独裁者墨索里尼也有较高的音乐素养,他还擅长演奏小提琴,他原先的理想是做个音乐家。如此,他难免也常常会演奏和欣赏莫扎特的作品,赵先生又作何解呢?

由此看来,音乐作为一门艺术,我们可以对其进行美学分析,但不可以在其中添加道德评判,更不可以用道德评判代替美学分析。

最后,让我们猜猜下面这两句“名言”是谁说的:

“艺术必须是崇高和美的喉舌,因此她是自然和健康的载体。”

“艺术是一项崇高的,需要狂热去献身的使命。”

这两句话给艺术都打上了“崇高”的标签。是某位伟人或音乐评论家说的吗?非也。这恰恰是希特勒说的!

这些话竟出自于法西斯独裁者之口,让人感觉愤怒、恶心、如鲠在喉,但也让人沉思。□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