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历史钩沉——斯巴达及其政制

2016-8-17 17:15:57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张佳楠

□ 张佳楠

多利亚人征服希腊后,建立了许多村落,其中一个地区为拉哥尼亚,生活在此的人们被称为拉栖代梦人。后来,其中一个城镇兴起,并获得对其他村落的统治权。该城镇由5个村落联合而成,分别为皮塔涅、美索亚、利姆奈、科努拉和狄麦。联合后的每个村落依然保持自身特性,成为城邦这个共同体中的独立个体。这座城市就是斯巴达,在拉哥尼亚占据主导地位。城邦内的其他拉栖代梦人被称为庇里阿西人,这些人是处于居统治地位城市的“边民”,他们有人身自由,有权处理地方性事务,但在斯巴达人的城邦中没有政治权利,他们主要从事服军役和耕种王室地产。

斯巴达人的精神被认为是保守的。斯巴达政制中的许多古老传统仅存于《荷马史诗》中,从有可靠的历史记录起,这些古老传统在大多数地方已消失殆尽,与之相比,斯巴达显得与众不同。

斯巴达名义上由国王统治。斯巴达人乐于相信其政体早在远古时代就已存在,然而这很可能是个传说。斯巴达国家与其他希腊城邦一样,都于公元前7世纪末发展起来,只是斯巴达政体更具特色。斯巴达与多数希腊城邦一样,也经历过君主制和贵族制发展阶段,最后确立的政体形式同样是贵族和平民斗争的结果,与其他城邦不同之处在于:斯巴达保留了世袭国王。

斯巴达的政权机构在发展完备时包括四个部分:国王、长老议事会、公民大会和监察官,前三种机构普遍存在于希腊各城邦,监察官制度为斯巴达独有。

荷马时代晚期,国王权力即已受限,后来,有限王权也逐渐消失,斯巴达是为数不多的保留国王的城邦之一。国王虽得以存在,但其权力受到两方面限制:斯巴达的国王不但受制于其他官员,而且也受制于本身的双王特征。斯巴达自有历史记载以来,即为双王制。双王制的产生可能是因两个不同部落的联合,每个部落拥有一位国王。

或许因为双王制,两位国王之间权力互相制约,所以斯巴达的国王才得以保留。斯巴达虽保留国王,但国王权力受到削弱。国王享有担任一些神庙祭司的特权,也是军队的最高指挥者,有宣战之权,战场上,国王权力至高无上,可以决定任何人生死,还拥有一支由100人组成的护卫队。后来,法律规定,战争前,由人民选择其中一位国王领兵出战,被选中的国王要对他在战斗中的所作所为负责。

为国王提供建议并担任法官的长老,在斯巴达发展为长老议事会,议事会也被称为格鲁西亚,人员固定。议事会成员任职终身,在公民大会上根据人们欢呼声的大小选出。议事会为即将在公民大会上讨论的事宜准备议案。它作为一个咨询机构,对城邦政治事务影响重大,议事会成员还组成法庭,审理刑事案件。虽然长老议事会成员由民众选举产生,但他们本身却并非来自平民。贵族在斯巴达政治中享有特权,只有贵族才有可能当选为议事会成员。因此,长老议事会成员成为拉栖代梦政体中的寡头因素。

年过30岁的斯巴达人可以成为公民大会的一员。公民大会每年召开一次,远古时代由国王召集,从有历史记录时的开始,公民大会由监察官召集。人们在公民大会上不能讨论任何问题,只能听取国王或监察官宣读提案,民众通过欢呼声表达对提案的意见。公民大会选举长老议事会生成员、监察官和其他官员,决定城邦战和及对外政策,若王位继承出现纷争,亦交由公民大会裁决。

监察官制度是斯巴达特有的政治制度,这一制度约创始于公元前8世纪上半叶。它设立之初可能是因国王将刑事案件委托他人审理,指派监察官或监督员。公元前7世纪,监察官才获得巨大政治影响,其权利的获得与贵族和平民的斗争密切相关。贵族与国王控制国家,平民在政府中没有权力,斗争过程中,国王为贵族代表,监察官为平民代表。监察官所具有的民主特性表现在任何斯巴达人皆有可能当选。监察官按照人民的要求监督国王,他们有权起诉国王并可随时传唤国王接受问讯。原属国王的司法权被转移至监察官和长老议事会。

斯巴达特殊的政体非为君主制、寡头制,亦非民主制,但却同时具有三种政体的某些特征。□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