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9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故乡主色调

2016-8-24 16:55:53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何毓敏

春天的午后温润而恬静。风儿暖暖的,牵着窗前柳枝纤细的手,轻轻柔柔地舞动,微微泛绿的柳芽,像孩子们的眼睛,在枝头俏皮地笑。捧一杯清茶,与朋友闲坐在遵义古城的茶楼里,天南海北地聊,思绪亦如茶香袅袅飘飞。我的座位正对窗外,精致的黔北民居,优雅地展示在视线里,这使我想到久久萦绕于怀的故乡主色调话题,大伙立即兴奋起来。

遵义是我的故乡。小时候,少年的梦想很多,但几乎都与走出去看看外面的精彩世界有关。无论是月儿高悬的夜晚,还是朝阳初升的清晨,目光和憧憬总是飞得很高很远。实话说,那时我的脑海里,满满的全是想象故乡之外的模样,很少关注脚下这片生养自己的土地,更不会思考故乡主色调问题。后来走出故乡,考到南京求学,再后来参加工作,忙忙碌碌,亲近故乡的日子不多,也常有机会到遵义出差,但大多朝至暮返,行色匆忙。对于生养自己的故乡,我仿佛变成一个脚步匆匆的外人,亦如漂漂渺渺的浮萍。难得这样一个春意暖融的时节,午后闲暇时光,与朋友静坐小憩在故乡一隅,细细品味故乡,在纷繁的思维和视觉里,聚焦主色调这个话题,确实让人谈兴甚浓!

遵义的主色调该是什么?话题一出,瞬间像油锅炸开,沸沸腾腾。有人说绿色,有人说蓝色,有人说五彩,有人说黑白相间……黑白相间是黔北民居的基调,大娄山麓的崇山峻岭之中,一幢幢白墙青砖青瓦的黔北民居,或依山傍水,或偎依田园,或绿荫掩映,或相映成趣,着实鲜亮而生动,富在农家、学在农家、乐在农家、美在农家,“四在农家”成为遵义新农村文明建设代名词,走上《人民日报》头版头条,成为全国典范,引领乡村农家的优美环境和高雅情趣。虽然大伙讨论热烈,结果毫无悬念,大家的看法不约而同,红色——故乡遵义主色调!

遵义古称播州,毗邻重庆,长期受巴蜀文化熏陶影响,文化底蕴丰厚,但这与红色并无多少关联。真正使遵义结缘红色,并声名远播,是大家熟知的遵义会议,并成为生死攸关的转折点,载入党的光辉史册!这缕红色,一头连着红色浸润的江西瑞金,一头连着黔北重镇遵义!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红军从江西瑞金出发,踏上25000千里漫漫长征。1935年1月7日清晨,犹如一支利箭的红军先头部队兵临遵义,以摧枯拉朽之势,一举夺取这座黔北重镇。8天后,在老城一座两层楼的二楼,召开举世闻名的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在红军和党中央的领导地位,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挽救了中国革命。遵义会议如一缕红色曙光,从这座黔北古城冉冉升起,从此照耀中国革命前程,普照中国大地。坐在遵义古城的茶楼里,已看不到当年红军刷写的标语,但“红军是穷苦人自己的队伍”,会让故乡人牢记一辈子,这不是口号,而是第一次挺直脊梁的真切感受。遵义会议陈列馆门厅有一组遵义会议人物雕塑,用目光与他们对话,那坚毅炯炯的眼神,使人联想到一支支红色火炬。这些火炬来自江西瑞金,在遵义点燃后,一路所向披靡,点燃四渡赤水的磅礴,点燃新中国的未来。站在陈列馆“四渡赤水”实景沙盘前,声光电技术展现的一渡、二渡、三渡、四渡的宏大场面,撼人心魄,震慑灵魂。我仿佛看见,一道道射向敌军的红色火舌,吞噬着黑夜里的苦难;八角帽上的一枚枚红五星,照亮着黎明前的黑暗。小时候经常传唱一首歌曲,至今久久不忘:“遵义城头金光闪,霞光万道照群山,驱散乌云向红日,拨正船头扬风帆!”正是这万道霞光,正是这红日初升,使遵义与红色永远结缘,成为红色之都,转折之城。红色作为遵义主色调,名副其实,当之无愧!

红色,似乎真的与遵义有缘。如果说遵义会议是历史的机缘,那么,赤水河就是大自然赐予遵义的礼物。我仔细查阅《辞典》,“赤”的第一解释是红色,用“红”字命名一条河,而且这样含蓄地命名,并不多见。不同季节去到赤水河边,你会惊喜地发现,这条河流独特而神秘:春冬季节,河水蔚蓝如织,清澈见底;汛期到来,整条河水变成赤红,湍急飞奔。其实,河水变红的原因简单又不简单。简单的是,汛期水流夹带丹霞地貌的红色土壤,使河水变成赤红。不简单的是,一千余平方公里浩浩荡荡的丹霞地貌,得天独厚。艳丽鲜红的丹霞赤壁、拔地而起的孤峰窄脊、恢弘壮观的岩廊洞穴、仪态万千的奇山异石,与绿色竹海、飞瀑流泉相映成趣,2010年成功入选世界自然遗产。

悠悠流淌几千年,绵绵蜿蜒八百里,一路汇集千百条溪流涧水,赤水河流到一个叫茅台的古镇,创造了世界奇迹!先不说这是什么奇迹,带你去茅台镇上走走,你会发现,未进镇前,茅台与其他河边小镇并没有什么特别。走进镇里,情况就大不一样了,满街林立的酒行酒庄、酒牌酒幌让人目不暇接,浓浓的酒香盈盈飘飞,仿佛伸手一抓,放到嘴边就可品尝。显然,这是一个滋润在酒中的古镇,生活得有滋有味,因为河,因为酒,改变和风光了这个古镇。能改变一个地方命运的,绝不是一般的河,更不是一般的酒。如果你是知酒懂酒爱酒的人,一定亲身感知感受过这条时而清澈、时而赤红的河,无论听觉、味觉还是嗅觉,这就是赤水河酿造的奇迹——“国酒茅台”!

有这样两句古话“养在深闺人未识”,“酒好不怕巷子深”,仿佛说的就是早年的茅台酒。有一个故事,虽然过去了整整一百年,但每每谈及,人们依然津津乐道!那是1915年,加拿大举办万国博览会,买酒的,卖酒的,品酒的,洋人们摩肩接踵,热闹非凡。人们似乎并未发现首次参赛,来自东方中国赤水河畔的一种叫“华茅”的酱香美酒,“华茅”就是茅台酒的前身。参赛主人机智果断,摔坏酒瓶,顿时芬芳四溢,醇香四座,众人纷至询问品尝,赞不绝口,一举夺得博览会金奖,从此扬名世界。这段佳话的真假未去考证,但茅台酒与英国苏格兰威士忌、法国柯涅克白兰地联袂携手,荣登“世界三大名酒”宝座,为祖国争得荣誉,这是不争的事实!

茅台酒为何如此醇香美味,醉倾世界?这得益于这条赤水河,得益于河畔独特的地理、气候、空气、水文和微生物环境。如果你质疑太过玄乎神奇,听听这样一个故事吧。新中国成立后,为加大茅台酒产量,曾在遵义郊外开展异地生产试验,酒很快酿造出来,但没有茅台酒独特的味道和口感。有人说是窖池问题,有人说是水质问题,于是从茅台酒厂运来“原汁原味”的原料和水,再次试验,结果可想而知,异地生产只好作罢。失败的原因,如同茅台酒如此醇香的原因一样,其实很简单,赤水河-茅台镇-茅台酒“三位一体”,谁也离不开谁,就像鱼儿离不开水,禾苗离不开太阳。离开赤水河畔茅台镇独特的地理、空气和微生物环境,酿造的一定不是国酒茅台!

生产茅台酒不仅需要独特环境,还需要固定生产周期,从原料进厂到成品出厂,至少需要5年时间。5年,只是人生中短暂的时间,但六十年如一日,坚守一个小镇,坚持一份事业,这需要对这份事业极大的执着和热爱!去年夏天,我曾经坐在茅台集团宽敞明亮的“道德讲堂”,以十分崇敬的心情,聆听“国酒大师”季克良的道德报告。季大师没有介绍“九次蒸煮(馏),八次发酵,七次取酒”的制酒过程,也没有讲解他们创造的高温制曲、高温发酵、高温接酒的独特工艺,更没有炫耀茅台酒为中国白酒行业作出的重大贡献。他像是打开一瓶陈年茅台老窖,娓娓倒出几十年心灵的沉淀,大学毕业刚进厂的故事也好,坚守茅台一起成长的故事也罢,清新如美酒一样沁人心脾。我感觉畅饮了一杯精神的茅台,讲堂内如潮的掌声,让所有聆听者同样酣畅淋漓。抬头眺望窗外,讲堂不远处的赤水河,正奔涌如潮,飞腾不息。

赤水河,一条独特神奇的红水河。其实,坚守在赤水河畔的茅台人,身上也流淌着一条河,同样是一条红色的河!当赤红奔涌的河水遇到鲜红滚烫的血液,两条河交融聚集一起,不创造奇迹都难。正是这两条奔腾不息的河流,共同浇灌培育了国酒茅台,共同创造了世界奇迹!60多年来,一群像季大师一样“身上流淌着一条河”的人们,从一个小小酿酒作坊出发,凭着对工艺质量的严苛,凭着创业守业的执着,凭着对国酒的热爱,将茅台一步步推向全球白酒行业霸主地位,成为全球上市企业500强佼佼者,“贵州茅台酒”——成为全球单品销售收入最高的品牌,这是茅台人塑造的民族品牌,是赤水河哺育的另一条河!

人人都有故乡,人人的故乡都有独特鲜明的主色调,昂扬于游子的内心,渲染着故乡的名片!朋友们越谈越激动自豪,在万紫千红的色彩中,红色成为遵义主色调,这是故乡的幸运,也是故乡的必然!这种朝气蓬勃的颜色,是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最爱,象征着喜庆,象征着激情,象征着永恒。你看,遵义城头升起的红色霞光,照耀着中国大地,恩泽着中华民族,永不褪色。你品,赤水河的红色河水,哺育出中华品牌,诞生了世界奇迹,香飘万里。

从这个角度说,红色不仅是遵义的幸运,也是中国的幸运,世界的幸运;红色不仅是遵义的主色调,更是中国的主色调,世界的主色调……□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