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中国矿业报订阅

海汀乐谈——后人的臆想:两位乐圣的“较量”

2016-8-31 15:25:35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海汀

谈起莫扎特和贝多芬,似乎贝多芬的声名要更大一些,莫扎特的地位要在贝多芬之下。在中国,更是有点一边倒,绝大多数人都知道贝多芬,更多地谈论贝多芬,甚至经常以贝多芬的故事来进行励志教育。

我国著名画家、散文家、美术教育家、音乐教育家丰子恺在《世界大音乐家与名曲》一书中这样写道:“贝多芬的音乐实在是英雄心的表现;莫扎特的音乐是音的建筑,其存在的意义仅在于音乐美。贝多芬的音乐是他的伟大灵魂的表征,故更光辉。莫扎特的音乐是感觉的艺术,贝多芬的音乐则是灵魂的艺术品。”他还说:“莫扎特的音乐是音乐的艺术,贝多芬的音乐是人生的艺术。”

丰子恺的观点是与绝大多数更加喜欢贝多芬的人相共鸣的。特别是在中国,人们似乎一直在战斗,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而人与人之间那种和谐的关系却被认为是消极的。这样,贝多芬的音乐所表现出的不向命运屈服的精神看起来更适合国人的奋斗理念。

在国外,推崇贝多芬的学者、专家也大有人在。

德国学者保罗·贝克在其著作《音乐的故事》中是这样说的:“人们有时把莫扎特和贝多芬称作音乐界的拉斐尔和米开朗琪罗,前者注重结构完美,后者喜欢气势的恢弘……纵观艺术发展的历史,我认为伦勃朗是惟一一位可以与贝多芬媲美的人物。贝多芬和伦勃朗的作品都具有一种摄人心魄的表情力量,情感表现的力度和深度以及乐观昂扬的精神都无与伦比。”

而对贝多芬推崇备至的代表人物要数罗曼·罗兰了。他在《贝多芬传》中这样写道:“一个不幸的人,贫穷、残疾、孤独,由痛苦造成的人,世界不给他快乐,他却创造了快乐来给予世界!他用他的苦难来铸成快乐!”

丰子恺、罗曼·罗兰等对贝多芬神话般的尊崇影响了许多人,这样,莫扎特与贝多芬之间,大家有些轻视莫扎特便顺理成章了。

但许多音乐艺术家及学者却有着不同的看法。

德彪西就曾经这样比较过莫扎特和贝多芬:“自然,天才可以没有品味,贝多芬便是一例。而另一方面,身为天才的莫扎特则有最雅致的品味。”

柴科夫斯基的态度更加鲜明:“我不喜欢贝多芬。我对他有惊异之感,甚至有恐惧之感。我爱莫扎特却如爱一位音乐的耶稣。莫扎特的音乐充满难以企及的美,如果要举一位与耶稣并列的人,那就是莫扎特了。”

再比如德沃夏克,更是对莫扎特崇拜到了无与伦比的地步。

在《德沃夏克传》(奥塔卡·希渥莱克著)中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德沃夏克在布拉格音乐学院执教的时候,有一天在课堂上提问一个学生:“莫扎特是一个怎样的人?”这个学生的回答似是而非,似乎对莫扎特有轻视之意。这一下子惹火了德沃夏克,他把这个学生拽到窗前,指着窗外的天空厉声问道:“你看到了什么?”学生有点莫名其妙,不知怎么回答。德沃夏克非常气愤地反问:“你难道没有看见太阳吗?”然后他严肃地对全班同学大声讲道:“记住,莫扎特就是我们的太阳!”

荷裔美国著名作家、历史学家、文学家房龙在其著作《音乐的历史》中这样写道:“莫扎特的悲惨命运,让我时常对艰难的时世和冷漠麻木的人心发出诸多感叹……但只有音乐,永不褪色的音乐,就像天才的英魂,永恒的在一代代人心中回荡。我知道,伟大的音乐家不止莫扎特一个,但他在我第一次听说之后,就成为我最喜爱的人。我对莫扎特的喜爱、崇拜、敬仰之情,远胜贝多芬、瓦格纳、巴赫。”

看来,在房龙的心中,莫扎特才是最伟大的音乐之神,没有之一。

在众多的对莫扎特和贝多芬的比较当中,傅雷傅聪父子的表述很耐人寻味。

傅雷这样说:“假如贝多芬给我们的是战斗的勇气,那么莫扎特给我们的是无限的信心。”但傅聪显然没有完全附和他父亲的说法。傅聪说:“我爸爸在《家书》里有一篇讲贝多芬,他讲得很精彩,就是说贝多芬不断地在那儿斗争,可是最后人永远是渺小的。所以,到贝多芬后期,他还是承认人是渺小的……贝多芬所追求的境界好像莫扎特是天生就有的。所以说,贝多芬奋斗了一生,到了那个地方,莫扎特一生下来就在那儿了。”(见《傅雷傅聪谈音乐》)

傅聪的话很通俗,却点到了本质。他还说,虽然中国人也需要贝多芬,但“中国人在灵魂里头本来就是莫扎特”。

是啊,我们中国人灵魂里本来就是莫扎特,我们本来应该更容易地接近莫扎特的,但我们却选择了贝多芬,而是离莫扎特越来越远。就如越是美丽的事物有时候越是被人轻视一样,我们以为莫扎特除了优美的旋律再没有别的,因此我们轻视他。

其实,莫扎特与贝多芬的音乐风格完全不同,人们拿他们互相比较,只是在比看他们谁更伟大。但这样的比较最终会让我们一筹莫展。贝多芬站在遥远的地方,莫扎特就站在我们的面前。我们既要放眼远方,又要把握眼前。□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