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海汀乐谈—— 月光

2016-9-7 16:14:32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海汀

9月4日晚,参加G20峰会的贵宾们有幸欣赏了一场呈现在杭州西湖上的梦幻般的交响晚会。以中国名曲《春江花月夜》开始,以贝多芬第九交响曲《欢乐颂》结束,50分钟的演出意境深远。加之全息影像等高科技手段的运用,整场晚会透出一种朦胧的美感。

晚会演绎的9首中外曲目完全融入到了西湖的夜色当中,想必贵宾们在有了“此景只应天上有,岂知身在西子湖”的感受的同时,又会有“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的感慨。节目中中国曲子展现出的杭州情怀自不必说,三首外国名曲也恰到好处地演绎了杭州此刻的国际焦点形象。柴科夫斯基的《天鹅湖》贴合了西湖之韵味,《欢乐颂》则寓意世界各国共同团结创造辉煌,而德彪西的钢琴曲《月光》却似乎只是为了展示西湖天堂般的美丽。

一架变换着色彩的钢琴,一名身穿晚礼服的演奏家,在湖水中构成一幅独特的画卷。音乐的“月光”伴着真的月光在湖水中荡漾。

“月光”在钢琴音乐中已经成为一种符号。贝多芬的“月光”宁静而清澈,带有阴郁、凝重的色彩,仿佛在描绘冷峻的月夜。这样的画面是清晰可见的。而德彪西的“月光”则赋予了听者更加丰富的想像空间——朦胧的和声演绎出朦胧的月夜,气息悠长的乐曲展现出月光从薄云开散处缓缓而出并洒向湖面的景象,夜风吹拂着湖水在月色下形成粼粼波光,给人以亲切、自然之感。显然,德彪西的“月光”正是这西湖之夜的写照。

法国作曲家德彪西被认为是音乐的“叛逆者”。确实,他完全冲破了古典主义和浪漫主义的禁锢,创造出“印象派”音乐,这本身就如印象派画家鼻祖梵高一样另类。而这首《月光》,则将印象主义的风格发挥到了极致。

印象派音乐与印象派绘画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比如印象派画家莫奈的《日出印象》,画中的一切包括太阳,都笼罩在朦胧当中。画家运用色彩交织的技巧,使景物形成一种虚无缥缈的神秘感,模糊的轮廓,微妙的色彩给人一种雾里看花,若即若离的感觉。德彪西的音乐就是印象派绘画在音乐中的映象。音乐是旋律与节奏的组成,而德彪西却说音乐是“色彩与节奏”的组成,可见,他把旋律等同于颜色。他用琴键来“涂抹令人惊异的色彩”。和弦是音乐家常用的作曲技法,但德彪西的和弦运用却完全颠覆了固有定式。他用于渲染气氛的很多和弦是人们之前闻所未闻的。德彪西给所有的和弦都赋予了独立的色彩。那些被大家广泛接受的和弦只代表基本的颜色,而那些“不和谐”的,在音乐史上被视为禁区的音符组合,在德彪西看来才更具有音乐性,他将它们视为中间色。于是,德彪西的音乐成为颜色与韵律的组合。欣赏他的音乐犹如漫步在画廊当中。

德彪西没有像贝多芬那样的大制作。实际上,他反对交响曲那样的宏大。他用“微缩”加上色彩的理念来营造仿佛小桥流水般的“风景”。

但仅仅把德彪西的音乐看成一幅印象派的绘画则是肤浅的。法国著名女钢琴家马格丽特·隆一直演奏并研究德彪西的钢琴曲,她说:“与其说德彪西的音乐是描绘了自然的色彩,不如说他是通过自然色彩的描绘来刻画人的情感……德彪西首先想揭示人的精神世界。”就如这首《月光》,我们可以想像成湖光月色,但实际上它不是像贝多芬那样直接给你一个景色,而是一种精神诱导。月光是恒定的,湖水是恒定的,但那种光与水的交融则是朦胧的。在杭州西湖,德彪西的《月光》绽放出奇幻色彩,仿佛是专为西湖月色而作。

说起来,这台晚会的总导演,大名鼎鼎的张艺谋也应该算是印象派的导演了。这些年来,他导演了一系列以“印象”为名的实景演出,《印象·西湖》就是其中的一部。如今的这场G20晚会继承了《印象·西湖》的风格,更强调了朦胧的美感。此外,中华文化本来就具有月亮情结,而月亮,是最朦胧的自然景观。加之临近中秋,善用中华文化元素的张艺谋自然不会放过月亮这个要素。于是,德彪西的朦胧的“月光”便有幸洒在了西湖的水面。□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