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
中国矿业报订阅

海汀乐谈——牧神的午后

2016-9-14 17:40:31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海汀

上期“乐谈”我们聊了德彪西的钢琴曲《月光》,但总觉得意犹未尽。一是因为德彪西这个人太具有个性,也太让人捉摸不透,仅凭一首《月光》,无法对他形成具象的了解;二是因为能够代表德彪西作品风格特点的并非这首《月光》,而是其管弦乐曲《牧神的午后》。

说实在的,我一直有点不喜欢德彪西,因为他是一个狂妄而自负的人。他反对古典主义,他不留情面的抨击其他音乐大师:莫扎特的音乐只是可以偶尔一听的古董;贝多芬的音乐只是黑加白的配方;勃拉姆斯太陈旧,毫无新意;柴科夫斯基的伤感太幼稚浅薄;瓦格纳的音乐“犹如披着沉重的铁甲迈着一摇一摆的鹅步”;理查·施特劳斯的音乐只是逼真自然主义的庸俗模仿;格里格的音乐不过是“塞进雪花粉红色的甜品”……德彪西把音乐前辈以及和他同时代的音乐家几乎嘲讽、挖苦个遍,可见他目空一切。他雄心勃勃地要创造出新的音乐形式,要让世界为之惊叹。他甚至表示:“要把古老的音乐之堡烧毁。”

俗话说“艺高人胆大”,德彪西如此狂妄确实是建立在他的天才之上的,他说到做到,他脱离了古典主义和浪漫主义桎梏,毅然扛起了“印象主义”大旗。就如印象派绘画一样,尽管开始时他的音乐并不被人理解,但他33岁那年(1894年),《牧神的午后》的首演改变了这一切,一向为权威和名流瞩目的巴黎,终于垂青于他。

《牧神的午后》是根据法国诗人马拉美的同名诗作创作的管弦乐曲。这部典型的配诗音乐凸显了德彪西鲜明的印象派音诗风格,他通过较小的篇幅表现精致的内在景观,彻底颠覆了浪漫主义音乐文化理念。

《牧神的午后》确实好听,但这种好听不同于那种旋律优美般的好听,而是好在异于传统的音乐气质。这种气质表现在音乐的飘渺感和朦胧感。就如一个女子的美丽,不是通过那种漂亮容貌加之华丽衣着呈现,也不是通过全裸身体呈现,而是给美丽披上蝉纱,呈现那种若隐若现的让人欲罢不能的诱惑。

牧神在阳光中醒来,寻找着林泽间的女妖,但是找着找着却又抵挡不住午后的困意。诗作的场景让我们产生一种虚幻的感觉,而音乐则完美的契合了诗作的境界——

长笛悠然而凄美的韵律从遥远的天空中飘落,木管和圆号呈现出的飞珠跳玉渐行渐远,给人以幽深莫测之感,竖琴亦真亦幻的弹拨表现出一种慵懒,而委婉飘忽的弦乐加入则展现出诗一般的朦胧画面……

其实,我们不一定需要查阅诗作《牧神的午后》中所说的那种半人半羊的牧神是怎么一回事,也不需要了解它所迷惑的女妖与我们的《聊斋》中的狐狸精有什么区别,如果这样,我们反而会糊涂,会无所适从。只听就够了,闭上眼睛静静地听,就会听懂那种梦幻般的迷离。它与那种声嘶力竭想要表现生命力度的音乐大相径庭,它没有背负沉重的思想,而是阐释了生命中的更具体意味的象征。即便有人认为《牧神的午后》含有当时法国世俗的元素,甚至包含了“情欲”的成分,但这却正是德彪西赋予音乐的勃勃生机,也是其音乐鲜活的价值和意义所在。

诗作《牧神的午后》的作者本人马拉美第一次听了音乐版《牧神的午后》后大为惊异。据德彪西自己说,马拉美来回踱步好几圏,然后激动地对他说:“我从来没有料到像这样的东西。这音乐把我诗中的感情撷取出来,赋予它一种比色彩更热情的背景。”马拉美随即在送给德彪西的一本《牧神的午后》诗集上写下几行诗:

倘若牧笛演奏优美

森林的精灵之气将会

听闻德彪西为它注入的

所有的光线

但是,我并没有觉得这首小诗能够阐释《牧神的午后》音乐的美妙。德彪西的音乐所表现的内涵远胜于诗人本人的诗。

有音乐家认为,对于已经流行了一个世纪的浪漫派音乐而言,《牧神的午后》是两个音乐时代的分水岭,是新时代的启蒙。英国学者保罗·霍尔姆斯给出这样的评价:“终于,在33岁之时,德彪西呈现出他真正的声音,他的名字开始为人所知。他的名声孕育在这首《牧神的午后》精致而高贵的声音中,这种声音不是瓦格纳或任何粗糙仿效者所需要的大声疾呼。”法国著名作曲家皮埃尔·布列兹的评价则一语中的:“正像现代诗歌无疑扎根于波特莱尔的一些诗歌一样,现代音乐是被德彪西的《牧神的午后》唤醒的。”

我们惊奇的发现,历史其实也可以用声音来分割,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不同的声音。

一首《牧神的午后》,已经让我们明白了德彪西狂妄的原因,而且我们也信服于这种狂妄。德彪西一生作品不多,也没写过交响曲,按有些人的说法,没留下鸿篇巨制般的大作,但那又何妨?好的音乐,也许一首就够了。如今120多年过去了,《牧神的午后》魅力依旧。时光没有让它蒙尘,却让它身上的光泽更加金灿。□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