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南江大峡谷的欢歌

2016-9-14 17:44:04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詹海燕

拂晓时,下了一夜的雨终于停歇了,淋淋沥沥的雨并没有打乱我们出行的计划。行驶在贵开高速公路上,两旁灌木丛生,密密匝匝的原生态植被高高低低地覆盖了山坡,绿绿的养眼。像贵州大多数“养在深闺人未识”的美景一样,南江大峡谷也不例外。距贵阳不过几十公里,而真正去游玩倒是第一次。

高原的初夏阴晴未定。从南江出站一路下行海拔降了三百多米,沟谷风大,下车猝不及防的降温让我们措手不及,头顶的天空依然阴沉,似乎还会有雨的迹象。

身处黔中开阳南江大峡谷的谷口,脚下和四周是来自五亿年前的地层。大自然面前,人总是很渺小,即便是一山一石,一树一草,也不可小视。脚下的石灰岩毫不起眼,却古老得令人难以置信。灰白的岩石被黄色的土壤覆盖,在陡崖、坡脚才零星出露真容,这些石头都经历了亿万年时间的锻压。远古,贵州和周边都是一片汪洋,岩石不断堆积叠压,形成厚达几百米的地层,随着地壳逐渐隆起,在各种力的作用下变形,剪切与挤压,褶皱与断裂,所有的角逐都深深地融进了地层的记忆,埋进地底深处。

大自然是最好的雕刻师,用了阳光、风和水共同创作,形成了奇峰、陡壁、峡谷、瀑布、钙华、溪泉、巨石。山石、泉流、树林、人与村落相互选择,在时间的打磨下沉淀出和谐的音符,成为一幅最美的构图。不用走更多地方,只需一个南江大峡谷,你就可以看到林林总总姿态万千的喀斯特地貌,一湾狭谷,一曲清溪,唱一台山水的欢歌。

山谷狭窄而曲折,蜿蜒不见尽头。清亮的清龙河无声地流淌,在阴霾的天空映射下呈现出沉闷的金属光泽,仿佛山水间一阙如歌行板低沉而舒缓,让人身心松弛。发源于贵阳修文六屯乡的清龙河名不见经传,全长不过50公里,在开阳流经禾丰、南江2个少数民族乡,在小南江汇入清水河,沿岸碧波翠浪,自然秀丽,风光如画。河水不时在岸边逗弄起朵朵雪白的水花,调皮地扑进水中,好似婴孩扑进母亲怀里,我好像听见河水咯咯的笑,忍不住上前俯身鞠一捧沁人心脾。

不知何时,天空明亮朗阔,厚重的积雨云四下吹散,拉扯成棉絮般的纤云,依稀可见到蔚蓝色的天空,一行人说说笑笑,心情好了许多。

从喇叭状的谷口东行,山崖如屏挡住了河水的去路,也挡住了我的脚步。静立于岸边,众人等候渡船。河水因山崖阻隔骤然开阔,潭水幽深翠绿如珀,明镜一般,微风吹来,一池潭水轻轻荡漾,仿若吹皱的蓝丝绒波光粼粼。头顶的天空白云若絮,潭底纤云弄巧,湛蓝蓝的天倒映成暗黑的底色,山形树影清晰地印在水下,吱吱喳喳的绿尾雀鸟欢快地叫个不停,倏地两只灰雀嬉戏着蹬枝飞走,空留枝梢在水底轻轻晃动。

船工撑篙划过,刺破了青天。一对羽毛艳丽的鸳鸯前后游着,眼尖的游人惊喜地叫起来,船工一定见惯了这种场面,嘴角微微笑着面色淡定。在我们艳羡的目光中,鸳鸯不慌不忙地游进林荫深处。崖壁茂盛的密林里,又响起异样的动静。啊,猴子,猴子!果然,几只猕猴在树梢跳跃打闹而去,只遗憾我仅看见猴子模糊的影子,喧闹的山林就归于了平静。

船行了几分钟便到了山脚,绕山而过,藏匿在山崖背后的狭谷,静谧而幽远,原始茂盛的林木莽莽森森,望不见尽头,我仿若武陵人来到世外桃源,好奇地张望。

没走几步,一座“金钟”耸立对岸,霞光映照金光闪闪,这便是中国第一钟之称的“金钟瀑布”。它真是一口名副其实的“大钟”,中空可容数人,敲之有金石之声,我想即使能工巧匠也未必能造出这样的金钟。据说它是国内最大的钙华瀑布,有30多米高,淋淋沥沥的雨滴天女散花般从崖壁洒落在金钟上,叮叮咚咚如击缶弹磬,为游人演奏清丽的欢歌。而这口“金钟”正是得益于这涓涓细流。从地层渗出的地下水富含的碳酸钙,当遇到陡坡或是凸起流速减缓,水花四溅,水中的二氧化碳逸出,碳酸钙渐渐沉淀下来,形成了白色钙华,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令人叹服的石头的瀑布。小小的水滴,宛如魔术师之手,以千万年之功幻化出了最美的风景,或石幔曳地,或灵龟下山,又似石花绽放,灵芝生香……面对此景,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加以珍惜大自然慷慨的赠与。

雾是水温柔的极致,柔若无力的水却又是百变为刚无可阻挡。在南江大峡谷,时时看到这水的力量,听到水的欢歌,时而轻柔,时而狂飙,时而和风细雨低回婉转,时而急雨如骤怒吼湍流。因地下河的掏蚀坍塌的巨石堆叠在河道,巨石的阻挡,狭窄的河床,温顺的清龙河变了脸,山谷间充斥着它惊天动地的咆哮,即使隔得很远也让人震耳欲聋。它急促的怒吼,枭叫着要冲破山石的阻碍,一次次的奋力撞向石头,向崖岸冲去,在山石上卷起大朵大朵的浪花,激荡起似烟似霞的一片水雾,把自己撞得粉碎也决不屈服。这至阴至柔的水啊,释放出山石一样的力,经年累月,切割出千沟万豁。

清晨的游人稀少,我放慢脚步,聚敛心神,凝视着这浑然天成的山水画卷,生怕自己像粗鲁的愚人惊扰了沉睡的美人。夜雨让南江大峡谷通透明媚,升腾的雾气不断聚集,生成一团团白色的云朵轻纱般缠绕在山腰。抬头仰望,葱郁的山谷被乳白色的浓雾笼罩,闪耀着辉煌温暖的阳光为雾霭绣上灿烂的金边,透出金黄色的霞辉,仿佛仙境琼海。

狭谷愈往里走愈狭小,有时需紧贴狭壁,仅可见一线蓝天。黑黝黝的山崖变得湿滑,木质栈道悬在河道上方,底下是急流的清龙河。走在峡谷的小道上,空气清爽得洗净你的肺,忍不住大口地呼吸。如果从外面看,难以发现在绿荫覆盖下的小道。静谧的峡谷仿佛还未苏醒,却又万物萌发。空气、水、阳光是生命维系的养料。同所有的峡谷一样,阳光成为南江大峡谷的紧缺资源,修长的乔木笔直如冠,占据了上层最好的位置,贪婪的灌木伸出枝条争夺着照进峡谷的每一缕阳光,藤本植物能伸能屈,撒出滕条寻找自己的阳光,伏地的草本只能委屈地吸收透过树叶间的光线。繁复的林木绿草,或依山石,或深扎地底,各取所需,自成一体,高高低低,满眼是或深或浅的绿,犹如一片绿波,沁人的花香叶香让人不由得醉了。

峡谷上方的天空云朵疾飞,忽而一缕金色的光线直射谷底,为幽暗的谷底罩上一层金光,一切都像初生,一切都透着亮透的鲜嫩。毛茸茸的新叶闪着梦幻的色彩,在你眼前熠熠生辉,娇艳的山花嫩生生、颤巍巍地在微风中摇摆,娇娇怯怯惹人爱怜。翅羽艳丽的蝶儿逐花蹁跹,带一身粉香的蜜蜂忙着采蜜,亮晶晶的甲虫站在叶片上为这难得的阳光抖开双翅,小小的生命相安,峡谷深处,依然繁茂盎然,悄然奏鸣着一曲生命的欢歌。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水土有一方语言,树和草都有自己的思想和语言,它们用肆意而挑剔的眼光与山石拥抱,与潺潺流水相谈歌咏。每天都有新的生命在旷野优雅地任性释放,无拘无束地散发生命的况味。走在密布浓荫的小路上,筛子滤过的阳光晶亮亮耀眼,弥漫着土腥与植物沉腐气息和新生嫩芽清香味道扑鼻而来,唤醒了记忆中自然而熟悉的味道,亲切而美好。

行走于峡谷,聆听生命的欢歌,我急切地想探求,在这片原生态的峡谷深处,究竟还藏着多少秘密呢。□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