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0日 星期五
中国矿业报订阅

海汀乐谈——莫扎特的绝唱

2016-10-19 16:50:54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海汀

荟茗园,掠燕湖。深秋的夜晚,空中的半个月亮洒下轻柔的光芒。随着月光一起落下的,还有那段旋律。今晚我没有戴耳机,但那段旋律还是来了,月光仿佛就是它的载体,隐隐地,但却清晰地弥漫在我的周围。我知道那旋律是从心里发出的。

最近一段时间,这段旋律一直伴随着我。无论是在房间还是在室外,它总是悄无声息地突然降临。其实我并没有主动去寻求它,但它就藏在我周围的空气中睡着,或许伴着夜风,或许伴着月光,或许伴着一爿特殊的心境,它就会苏醒。

这段旋律就是莫扎特的《单簧管协奏曲》(作品编号K622)的第二乐章。这是一段单簧管的声音。8分17秒,但我却把它重复的很长很长。我一直觉得它在的我脑子中一点点地铭刻着一种图画,让我沉迷其中,以致我忘记了自己是在楼群中的某个单元,还是在城中的某处空地。

我是在欣赏电影《走出非洲》时初听这段旋律的。它脱世弃尘的优美与非洲那仙境般的美景以及主人公那凄美的爱情是那样的相配。过后听了完整的三乐章的《单簧管协奏曲》,虽然第一和第三乐章同样优美动听,但却无法让我摆脱对第二乐章的迷恋。我宁愿去掉其他部分,只让第二乐章单独地不断地闪烁。

据说,这段旋律并非莫扎特首创,它的曲调原出自18世纪的古典派。与莫扎特同时代的音乐家上百次的把这一曲调作为音乐素材来运用,但却并无出彩之处。惟独莫扎特把握住了这一音乐素材中的内在神韵,只是稍加调拨,就把几乎庸俗的曲调变成了音乐史上罕见的凄美婉转的歌调。更加独特之处是莫扎特用了单簧管,而不是用钢琴或小提琴那样的主流乐器来演绎这段人间绝唱。传说莫扎特7岁第一次听到单簧管的声响时就被迷住了,致使他在人生的最后几乎是以单簧管的声音来收尾。确实,天才的莫扎特赋予了单簧管神一般的灵性,使之呈现出如此愁肠百结,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超绝美感。

这样的旋律是出自莫扎特之手多少有些让人感觉意外,因为他的音乐总是那样的充满阳光,那样的让人充满愉悦。但,正是这无数的放出光芒的作品更好的把这一乐章映衬出来。在它让人窒息的美中,透出一种悲伤,这种悲伤不是沉重的,而是淡淡的,淡到你在注意它的美时常常会忘记,但回味中,这种悲伤又会显现,就如那般略带忧伤的绝世美女,忧容不会削减她的美丽,反而会使她的美丽更加摄人魂魄。

从《单簧管协奏曲》的K622的编号,可以认为这是莫扎特创作于《安魂曲》(K626)之前的一部作品。但实际上,《安魂曲》的创作要更早一些,只是创作断断续续,直到莫扎特去世也没有完成。但在《安魂曲》的创作过程中,莫扎特对一位单簧管乐师产生了奇特的情感,并为他写出这部《单簧管协奏曲》。

在创作《安魂曲》时,莫扎特的身体已经非常糟糕,所以,他认为《安魂曲》就是为了给自己安魂的。但他却在《安魂曲》的大部分旋律都已完成的情况下,也就是说在给自己安魂终结之后(或者说安魂的过程之中),以这部《单簧管协奏曲》第二乐章完成了他的绝唱。这是为什么呢?他已用《安魂曲》为自己的心灵下葬,但那是现实的,人间的,是人在走完自己生命历程时的一种程序。显然,莫扎特还需要另外一段音乐来陪伴他去往天堂,这就产生了这段天堂的旋律。这是莫扎特人生中所有情感凝结成的旋律,这是他在为人类吐丝般留下音乐财富之后,为自己的最终歌唱。他已看见了死亡的大门,但他没有狂躁,没有沉沦,而是把天才化作一段美丽,只是这美丽当中透出一种悲情。

这种美,让人无法拒绝。它是那种越是听久了,越是能融入血液中的声音。感受着这种声音,仿佛看到了莫扎特在天际招手。

今夜,伴着这心中的旋律,我在掠燕湖畔漫游着,仿佛走得很远很远,没有尽头,但我并没有想停下来。那些钢筋水泥以及晶体管构筑的俗物在我的脑中不断脱落、粉碎、消逝,我像是进入了与人世无关的另一个时空……□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