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新屋场

2016-10-19 16:51:23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张怡华

在湘西沅陵的大山深处,有一个叫新屋场的地方。

秋高气爽的季节,我来到了这里。蔚蓝的天幕下,绵延不尽的山坡上,红的是枫叶,黄的是稻田,郁郁葱葱的是森林……丰富的色彩,交织成一幅令人心醉的金秋画卷。

一条小河穿村而过,它的名字叫做怡溪。

怡溪从齐眉界原始次森林中辗转流来。清澈的溪水里,倒映着青山、白云,晃动着树姿、人影。乡亲们常说,怡溪的水比山泉还香甜。夏日,那些身上沾满泥土的孩子,常常跑到溪边,脱下衣服,然后将衣摊在岸边的卵石上,煞有介事地在水里抖动,享受河水的清凉。

长空里,一群白鹭飞跃翱翔;悬崖上,一条黄颜色的土公路,像瀑布似的从上垂挂下来,一直延伸到我们脚下的河滩里。

沿河滩而上,来到沉木潭电站的悬崖边,面前呈现一湾峡谷平湖,湖水湛蓝清幽;两岸苍茫林海,浩浩荡荡,无边无涯。风吹林响,很有“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松涛滚滚来”的气势。脚下是厚厚的松针和落叶,踩上去松松软软,富有弹性。身边耸立着一株株粗壮笔直的青松,刚劲挺拔,像巨人似的直冲云霄,拍拍它们暗红的树身,如同钢浇铁铸,巍然不动。青松枝梢上挂满了黄橙橙的松果,犹如一颗颗玛瑙镶嵌在林海之中,弥漫着松脂浓郁的芳香。

同行的村主任向飞告诉我说,相传很久以前,杜家坪有一棵叫做“木王”的大树,树高千尺,枝繁叶茂,百人展臂方可合围,每根树枝长千米有余,其中有一枝树梢长年滴水不断,水滴汇聚有二华里之远,后人将那地方叫做滴水坪,此地名沿用至今。后来山洪暴发,“木王”倒塌,有一树枝随山洪流至新屋场村的一个深水潭沉没,故取名为沉木潭。当地人将“木王”树蔸遗址开发成良田,毎年可收割稻谷三十二担(旧时一亩田为五担谷)。

大概在百年前,沉木潭边长出一幼苗,起初并无异常,长到十年左右,树分两枝。一位乞丐老者在树下纳凉,对村人说道,此树乃远古木王所生,称为阴阳树,因为木王已经成仙,能荫佑子嗣,万不可损毁。自此,本应四季常青的树叶,果然在春秋季节两个树枝轮流落叶,叶落完毕又发新芽。待到阴历八月中旬,两枝树叶才郁郁葱葱。就像一篷遮阳大伞,福佑着山里的子民们。

村里有口水井,井边有块石碑,石碑记载,该村原为刘氏部族居住,名曰刘家屋场。后来向氏祖先向举严搬迁至此,生有七子。向氏家族自此兴旺,刘家屋场遂被向姓更名为新屋场。

山村民风淳朴,崇文尚武。道光四年的“禁赌碑示”,依然耸立在村里的大路边,历经一百八十多年风雨的石碑,虽然字迹有了些模糊,但是“想富远离赌,致富靠双手。”字样依然清晰可辨,时时告诫后人远离赌场,勤劳致富。

逢年过节,农闲时候,舞狮子、唱花灯、彩龙船、采茶调、唱太平歌,下对角棋、八子棋、猪娘棋,是新屋场人的最爱。

太平歌是湘西农家酒后即兴发挥的一种祝酒歌,是把个人情怀和想说的话语,用歌声的形式表达出来。“太平歌”歌词简单,琅琅上口。在颜家溪颜林华家小坐,颜林华母亲为我们即兴演唱了太平歌。有励志向上团结和睦的:“雁飞千里不脱群,海里钻花根又深。高山打鼓名声大,阳雀过街远传名。”也有劝人不要赌博的:枫香叶儿三只角,我也叫你麻(莫)赌博。输了田地是小事,输了瓦屋住岩壳(石头缝)。

临走时,颜林华母亲又唱道:“摘尽枇杷一树青,一面童儿几面亲。粗布洗脸初相会,竹篙挑水下日长。”意思是,今天朋友来我家照顾不周,来日方长再回报大家。方言纯正,土得掉渣,歌声悠悠,韵味十足,令我等感叹不已。

新屋场,青山环绕。东有雷打岩、观音崖、月亮崖,西有虎龙垭、狮子崖,上有蛤蟆场,下有六虎潭,是野生动物天然栖息之地。五十多年前,华南虎曾在这里出没。如今大点的动物,只有野猪、鹿等还在山中。小动物则遍布山中,如天上飞的金鸡、竹鸡等;地上爬的岩蛙、蛙蛙鱼,其中以五步蛇居多。我在林中寻觅野猪、鹿等,只看见山坡上被野猪拱乱后留下的印迹,零落的蹄印和些许粪便,想是天气太热,野猪、鹿都到树荫中避暑去了吧。

山中寻野猪踪影不见,位于山脚边的石蛙家庭养殖场引起了我们的关注。石蛙家庭养殖场场主颜青海,土生土长的新屋场村人,这是一个惹人喜欢的年轻人,不到四十岁的他,曾在浙江圣奥集团工作,有过中管经历,年薪几十万元。2014年,他放弃优厚待遇,回到大山中的家乡创业,办起了石蛙养殖场,如今已培育有石蛙八万余只(尾)。在山沟溪流中自然放养石蛙一万余尾。山里封闭,少有外人来,峡谷进口立有禁捕牌,不用担心外人捕捉。如今村里告别了单一的农业种植模式,村民们成立了养牛、养羊、养鸡、养鱼等农业养殖合作社,靠山吃山,多种经营,新屋场人正在致富路上快跑着。

夕照中,车子下山了。回望“盘瓠后世地”的新屋场村,那遥远的记不清的岁月,沉积了多少年的传说。你的摇篮是海,还是苍茫荒野?你可曾孤独,你可曾寂寞?那黑黑的长夜,可曾有女魔的神笛给你欢乐?啊!我想问的太多,太多,你仍是沉默。生命绿了,那是三春恩赐;杜鹃笑了,那是夏情甚殷;庄稼熟了,那是秋的收获。新屋场,你总是这样,这样原始地保存自我。

从车窗口望开去,在渐渐浓重了的秋色里,我依稀看到了新屋场更明朗、更辽阔的晴光。□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