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2日 星期日
中国矿业报订阅

万般柔情和无穷诗意

2016-10-26 16:22:00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晓雪

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天才艺术巨匠达·芬奇有一句名言:“大自然从不打破它的规律。”

几千年的人类历史已经反复证明,如果打破了大自然的规律是要受惩罚的。

我们伟大的先哲早就悟到了这一真理:“天人合一。”人与自然必须和谐相处。

二十世纪工业文明在造福人类、促进社会发展的同时,也犯了一个大错误,就是做了许多破坏自然生态、打破自然规律的事情,使人疏离了大自然,使人渐渐失去了对大自然诗意结构的爱心和体验,使人们离“诗意的栖居”越来越远。

二十一世纪人类必须幡然醒悟,不能再干打破自然规律、自毁地球家园的蠢事,必须同自然和谐相处,找回那份对大自然的爱心和体验,真正实现“天人合一”。

最近十多年来,我国把生态文明建设提到国家战略高度,列入国家建设的战略规划和宏伟蓝图,反映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自觉和远见卓识。我想,我们的诗人、作家、艺术家都应当深刻认识和理解生态文明建设的极端重要性,才能创作出无愧于我们伟大时代的优秀作品。

我与诗人胡红拴只有一面之识,知道他是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副主席、诗歌委员会主任,在《关雎爱情诗》上读过他的诗。最近,读了他的诗集《山川纪行》和有关文章,才知他是一位医生,却又是地学方面的学者、教授,又是科普作家,又是美术评论家。已出版各类著作六十多部,有医学专著、科普作品、地学论著、艺术评论、散文集、诗集,真是涉猎广泛,博学多才。他脚踏大地,迎望星空;他下接广博地气,上近八面来风;他游走在医学和文学之间,这常常使他获得不同于别的诗人的生命体验和诗性感悟。诗集《山川纪行》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紧接着《山川纪行》,诗人又推出了这部《天下之水》。

也许正是由于他对地学、对国土资源的深入研究,既脚踏大地,又仰望星空,既接通地气,又凝聚天气,才使他对作为生命之源、万物之源的水有了更深刻的哲理思考和更独到的诗性感悟,才写了这部《天下之水》。可以看出,诗人胡红拴是从全球视野、以宇宙胸怀、饱含着人间大爱来写这部诗集的。

从“不管是五十亿年前/还是四十六亿年前的晨曦”开始,他“心的眼睛/总是,牢牢地抓住/水和生命最初的信息”。由于“贪婪砍伐”,“几代几十代几百代的累积”,“流云的河道/只剩下/干涸河道上干裂的风/光秃秃的山/哪还有俊美的容貌”。而没有了绿色的森林,没有了水,“这土地昨日少女般靓丽的姿色/水汪汪的眼/水嫩嫩的脸”,就会“一夜衰老/俏丽的少女/瞬间变成骷髅样的老妇/那干裂的嘴,和/尘土飞扬的肤肌/使这里失去了美好的一切”。因此,他特别钟情于水,他“问天”、“问地”、“问人”,“问日”、“问月”、“问土”,他写江、河、湖、海,雨、雪、云、雾,他写《长江醉望》、《向阳湖情思》、《珠江,诗写的画廊》、《春河、春阳、春曲素描》、《雅鲁藏布、纳木错,我的青藏江湖》,写《伊河》、《涪江》、《嘉陵江》、《湖泊》、《护城河》、《京杭大运河》、《赤水河、桃花鱼和酒》,也写《啊,太平洋》、《夏威夷的海》、《尼罗河》、《密西西比河》、《波罗马克河》、《多瑙河夜游》、《易北河夕照》、《柏林的河》、《在布达佩斯听河》、美国与加拿大之间的《尼亚加拉大瀑布》和《五大湖》——不论是日、夜、晨、昏,东、南、西、北,不论在国内、国外何时何地,他都注意观察水、欣赏水、迷恋水、感悟水,抒写水、描绘水、歌颂水、赞美水。他甚至提出“月,是否是水做的”这样一个有趣的诗性问题,去“问月”、“问李白”、“问王维”、“问张若虚”,他感到水如月,月如水,他感到:

“月,有了水的陪伴

由此,更加妩媚动人

水灵灵的滋味

迷我,迷侬,

迷醉了故乡那棵老树水井

更迷醉了情热中痴痴的小儿女

和,那浓浓的乡音

美呀,水中的月

月中的,

散发着青春活力的

那朵雾化了的水”

诗人从不同的角度,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通过不同的题材,力求写出这万物不可或缺的“天下之水”的百样风姿、千种神韵、万般柔情和无穷诗意。这就是我对这部视野开阔、想像丰富、富有情趣、引人深思的诗集《天下之水》的总体感受。

我注意到每首诗后面的写作日期。作者每到一地,有感而发,想到就写,及时记下自己的感受和联想,写得很快,这是好的。但也感到有些篇章写得过于匆忙,开掘、提炼、推敲不够。希望胡红拴进一步发挥自己“跨界”写作的优势,更好地在科学、艺术与哲学的结合中捕捉更多的创作灵感和诗情诗意,写得更新、更精、更深、更美。□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