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缅怀那份特别的优雅

——写在轻音乐大师保罗·莫里哀逝世十周年之际

2016-11-2 16:35:37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海汀

11月3日对绝大部分人来说,没什么特殊的含义,但我却清晰的记住了这个日子,每年到这个时候,总有一种悠悠怀念在心头。

2006年11月3日,一代轻音乐大师保罗·莫里哀在法国南部城市佩皮尼昂去世,享年81岁。10年过去了,这个留着小胡子、穿着白西装、扎着蝴蝶结,永远面带平静微笑的小老头在我心里的形象一点也没有消退。奇怪的是,我没有记住其他任何音乐家的纪念日,惟独却记住了保罗·莫里哀的。我对他难以忘怀,是因为是他让我喜欢上了音乐,进一步喜欢上了古典音乐。

保罗·莫里哀1925年3月4日出生于法国马赛一个热爱音乐的家庭。他自幼学习钢琴,后又学习作曲。风靡法国的爵士乐,给了保罗·莫里哀创作音乐的灵感,于是,他组建了自己的乐队,并从此投身于流行音乐。但是,保罗·莫里哀骨子里对古典音乐的热爱却一直在对他的创作进行校正,于是,他在不断的平衡中,在古典与流行之间找到了最佳的结合点。而正是这种嫁接着古典基因的流行音乐让他在商业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他录制的唱片在欧洲畅销后很快风靡全球。在亚洲,他的粉丝队伍迅速壮大,以至于他多次来日本、韩国乃至中国演出,并每每掀起热潮。他的名碟《蓝色的爱》销售达3000万张,创造了轻音乐唱片的奇迹。

保罗·莫里哀的音乐以和谐、优美的旋律为主基调,非常适合生活安逸的中产阶级的欣赏格调。他试图把古典音乐通俗化、普及化,他将古典音乐的主题甚至结构与抒情歌曲结合,将其作了柔化和美化处理,让其充满着浪漫的气息。他在以弦乐为主体的同时,大量运用电声乐器和打击乐,以古典乐队的编制来表现流行与时尚。保罗·莫里哀的音乐横跨着古典与流行两界,对此也有人提出诟病,认为其既没有古典音乐的深刻内涵,也缺乏流行音乐的感情抒发。但不论怎样,保罗·莫里哀却把音乐的“好听”做到了极致。好听,是我们对音乐的最朴素的要求,在大部分情况下,仅仅好听就够了。可惜,现代的很多音乐,连“好听”也做不到啊!

中国乐迷与保罗·莫里哀之间的缘分要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保罗·莫里哀踩准了中国改革开放的点儿进入了中国,他的音乐就像是一股春风,瞬间便吹拂了神州大地。那时,中国人刚开始有了一定的音乐生活,音像商引进了保罗·莫里哀的音乐卡带,加之广播电台推波助澜式的反复播放,那种优美动听、娓娓道来的抒情音乐,特别契合了中国政治与经济转型时期人们的心灵感受。中国人真正感受到,纯粹乐器演奏的音乐也会有种魔力,因此,有人称保罗·莫里哀是让中国听众在收音机前迷醉过的魔术师。

今天的中国已与改革开放初期完全不同,生存竞争的加剧,致使人们缺乏平和、安详的心境。正是因为心境变得浮躁,人们自然的选择那些能与心境产生共振的同样浮躁的音乐,致使心情变得更糟。实际上,保罗·莫里哀这般美好的音乐正是具有抚慰心灵的功效,就像是钢筋水泥丛林中的绿树成荫的公园。但要进入这个公园需要你找到它的入口,这入口就在每个人的心上。

对于像我这样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听音乐的中国乐迷来说,从保罗·莫里哀去世起,一个时代便告结束了。而今,他用音乐所表达的美好与优雅已经渐渐衰忘,取而代之的是过度商业化的表演性音乐。特别是以听歌及追星为主的年轻一代的听众,对纯粹以乐器表现的音乐有一种天然的抵制,因此,已经很难从保罗·莫里哀的音乐中体会到那种与欧洲浪漫艺术相通的情致。但我相信,喜欢过他的乐迷,不论什么时候再听见如《蓝色的爱》这样的他的经典,总会勾起自己的心中曾有的那份浪漫。□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