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秋游舜耕山

2016-11-16 16:49:17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杨 洋

安徽淮南,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公元383年,在淮南的八公山麓,淝水之滨,发生了一场历史上著名的“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战役——淝水之战。这场大战以前秦的失败而告终,同时东晋的胜利也使中华民族文化得以延续和发展。

此外,这里文化积淀厚重。2000多年前,西汉时期淮南王刘安在此广招贤士,编著了天下奇书《淮南子》。书中典故颇多,“塞翁失马,安知非福”即出于此。此书对后世影响最深的是它第一次完整系统的确立了二十四节气,一直沿用至今。刘安本人还发明了“千古美食”——豆腐,经代代传承,现已形成了一种文化——豆腐文化。

淮南人文景观独具魅力,“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女娲补天”、“后羿射日”、“嫦娥奔月”等神话故事,八公山下“草木皆兵”、“风声鹤唳”等成语典故皆出于此。这里,山川秀美、人杰地灵,“八公山、舜耕山、上窑山”三山鼎立,茅仙洞、安丰塘美誉流芳;楚国宰相孙叔敖、春申君黄歇、战国名将廉颇及近代“帝师”孙家鼐皆出生于此。

今天,我游览的地方是“三山”中的舜耕山。舜耕山位于淮南市田家庵区境内,海拔372米,东西绵延近20千米。据传“五帝”中的舜曾教民耕于此,故而得名。《孟子·离娄》曰:“舜生于诸冯,受封于虞。”所以舜也叫虞舜,所以舜耕山也称虞耕山。另《怀远县志》载,“舜耕山,自舜耕镇入境为洞山,山上有寺,有洞,明有兵避于洞之深处,今遗骨尚存,山僧以石封之,今呼为仙人洞。”如今溶洞坍塌,溶洞面积狭小,洞中供有佛像,现在称之为老佛洞,常有游客来此烧香祈福,近年更有比丘尼在此潜心修佛。山脚下山朱村,至今存有一群古建筑群,雕梁画栋,粉墙青瓦,飞檐拱脚,前后四进,为晚清四川提督钱鑫的住宅——钱府。

舜耕山山体东起九龙岗,西至罗山呈东西向展布,山上怪石嶙峋,奇峰罗列。尤其是雨后,清泉潺潺而流,水秀山青,鸟语花香,山中有一眼古泉,终年不涸,为老龙眼水库提供水源。靠近市区的山体是洞山,每到周末假日,游客络绎不绝,山体不高,很适合老人晨练,家人结伴而游。山谷处种植秋菊、海棠,每至夏秋繁花似锦,林间铺有栅栏木桥。山腰有盘山公路,汽车可一路开到山顶,洞山山顶有凉亭,亭呈宝塔状共三级,台阶螺旋状,随处可见游人凭栏遥望或驻足憩息。近年政府在山脚修建了隧道,山南山北连为一体,从山上往下望,常见汽车川流不息,到了晚上华灯高照,灯光闪烁,整条穿山公路犹如一条平铺的银河从天而降。从北坡山脚拾级而上,周围岩石堆叠,松涛阵阵;南坡山体部分裸露,可以看到不同地质年代的地层剖面。其中,寒武系馒头组地层紫红色页岩中赋存有丰富的三叶虫化石。

我去过舜耕山多次,游人大都是沿台阶或盘山路欣赏山色,但我却喜欢从罗山沿小路上山坡,顺着山体东西向观察。舜耕山以泉山为界,分东西两部分,泉山以东山体由寒武系、奥陶系组成,山体北侧曾开设煤矿(现均已关闭),泉山以西出露有新元古界和太古界地层,北侧却没有煤矿。值得我们思考的是,同一山体,为何东部煤系地层沉积而西部却是古老的地层呢?按照地层正常层序和地层产状来看,舜耕山北侧应是煤系地层广泛分布的地区,可现实并未如此,就算见到的含煤地层也很薄,经过钻探揭露该处200米以下是产状平缓且不含煤的三叠系紫红色砂岩。为什么?答案就在我们对西部的罗山的观察中。

罗山北坡山脚可见到二叠系石千峰组紫红色的砂岩,岩石块体较大,紧靠公路,长年风化岩石较松软,部分风化成泥可见大量植被。顺山坡而上,山顶却是一套老底层——新元古界震旦系四顶山组白云岩、白云质灰岩,受风化影响,岩石表面呈刀砍状纹路。翻过山顶,在罗山南坡佘家村后面的小山岗,站坡上向西望去,舜耕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大小林立的煤矿。再往西,八公山又矗立于繁华的城市之间。从地图上看,舜耕山、八公山与两者之间的平原组成了一个犹如从上而下俯冲飞来的老鹰。为何舜耕山、八公山都历经百万年岿然不动,独独中间缺了一块,形成了大面积的煤海?无独有偶,其实,舜耕山与八公山一样,均是由外“飞”来的无根块体,学术上叫做“飞来峰”。

经过野外踏勘与钻探验证,舜耕山存在一逆掩断层——舜耕山逆断层,舜耕山位于断层的上盘,是一个由南向北外来的推覆块体。从平面上看犹如一个飞来的山体坐落在煤系地层之上。其实,它由两个不同的块体组成。泉山以东为寒武系和奥陶系,包括部分石炭系和二叠系。但由于断层所限,二叠系地层较少,导致煤的储量少,不能形成较大规模的矿井,因此泉山以东煤矿皆为小煤窑。泉山以西,为太古界和新元古界,但罗山以西断层上盘被侵蚀殆尽,下盘煤系地层出露,形成煤矿区。有学者测算,在罗山一带,舜耕山山体由南向北推覆距离应在5000米以上。这也为我们解释了李郢孜处煤矿林立,资源丰富的原因。

我们看到,煤炭资源的富集并不是简单的沉积的过程。由于受构造运动的影响,我们眼中的矿产并不是简单的裸露地表,有可能深埋地下或藏于山中。我们眼中的山石,恰有可能是地质学家发现矿床的钥匙。地球的构造运动不仅可以给我们带来山川的秀美,也可以为我们储存大量的工业资源。在我们感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时,感谢大自然的馈赠时,大自然也在和我们开着玩笑,给我们留下了一个个谜题。但只要我们在旅途中带着思考的眼睛,不仅能够欣赏自然风光,放松心情,还能从探究寻踪中享受另一番乐趣。□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