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秦岭深处绽放生命光彩

2016-11-22 16:20:22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何幼桢

半个世纪前,笔者从学校毕业后,踏上了地质工作的岗位。到陕西省地质局人事处报到后,被分配到潼关小秦岭山中的茅九普查队参加劳动锻炼。这是一支由60多人组成的普查小分队,队长是刚从部队转业到地方的一位营级干部,主要任务是对小秦岭含金石英脉的普查找矿。

小秦岭连贯陕、豫两省的交界,在八百里秦川的东尾,向东行,过了西岳华山就见道道山峪,蜿蜒连绵,山连山,岭连岭,部队就设在岔峪的腹地。与笔者同时分到队上的还有北京地院、长春地院、成都地院和南京大学地质系、江西冶金学院等70多位同期毕业的大学生和10几位长春地校毕业的中专生。大家的到来为茅九普查队增加了很大的活力,全队热情洋溢,充满着青春的气息和活力。在队长及部队的团结活泼、吃苦耐劳的优良作风带领下,地质普查工作全面铺开。

由于人员从60多人猛增到150多人,队部首先布置了发动“群众找矿”和组织“搜山找矿”的阶段性工作。

“搜山找矿”是把地质人员和新来的大学生分为5~8人为一组,对东桐峪、西桐峪和好岔峪方圆几十平方千米的成矿区,从峪口到峪顶全面进行搜山,寻找石英脉的露头,顺着脉理观察并记录走向、宽度、厚度,描述地貌现象,同时采集标本和样本,避免普查工作的盲目性,进一步增加找矿的目的性。

大家每天带着干粮和水,按计划的路线向最高的岭峰行进,山峰层峦叠嶂,悬崖峭壁,没有人烟,没有路径,脚下全是百年堆积的枯枝树叶,踩在上面似如海绵,干树叶很滑,一不小心就会滑倒,顺着陡坡而滚到山下去。大家只好抓住树干一步一步地向上爬。偶尔会发现猎人下的“野兽夹”和“鸟套”。在山顶上发现一只被两个半圆的铁夹夹住的“香獐子”,全身都腐烂了,只有肚脐还完好无损,肚脐周围的肉还鲜嫩有色,无任何虫爬鸟啄之痕迹,可见这“麝香”的功力,大家都知道“麝香”是名贵的中药材,但我们谁也没有动它,这就是那个时代的地质人。

大面积的“搜山找矿”,新发现了多条石英脉的露头和10几个被杂草和灌木覆盖着的洞穴,我们把它称为“老洞”,这些“老洞”是古人挖掘黄金而留下的,也是我们应着手勘查的矿点。

“老洞”分布在小秦岭山谷中的悬崖峭壁上,有的在半山腰,有的在山顶,多少年来无人上去,已无路可寻,只好开辟小道。古人为了找黄金,哪里有富矿就挖哪里,所以洞穴非常不规矩,洞中弯弯曲曲,杂乱无章,有的地方只能侧着身子爬行而过。

为了给地质人员创造对洞中矿脉的观察、勘查和编录的条件,队部还安排了工人“清理老洞”。

当时队上有个叫曹师傅的,外号“曹神锤”,据说他的锤打到钢钎上可以百发百中,而且一打就是一两百锤,锤锤打中,不滑锤,不出任何事故。

有时候,“老洞”中还有动物残骸和巢穴。有一次,在一个很深的老洞中大家发现了人的尸骨残骸,在微弱的灯光照射下,大家小心地一步步往前爬行,突然惊动一群蝙蝠从头上飞来,吓得笔者惊叫不已,默默地在心里念叨说:“这不是探险,而是工作,要振作起来。”

从“老洞”中打出的标本,能看到石英的风化壳中颗粒像小米大的自然金,发出金灿灿的光,看到这些自然金,幸福快乐油然而生。

工作总是一环扣一环地进行,为了加快普查的进度,队部对已掌握的矿点进行坑探、槽探,洞探的探矿基本手段作业。笔者参加了槽探工作,带领两组民工,在地质人员的指导下,挖掘槽子,寻找矿脉。不管地形如何复杂,是山腰,还是山顶,只要地质人员布点,大家都克服重重困难,挖掘槽子,挖出基岩让地质人员进行编录。

大家就这样生活和工作在小秦岭山谷中,早上在山峪中的小溪中洗脸刷牙,白天爬山啃干馍,晚上住进四面通风的帆布帐篷,日子单调而枯燥,工作艰苦而危险。但是,我们全体人员为了普查找矿,仍然热情洋溢、生气勃勃、青春永驻。欢快地在小秦岭空旷的山野中高唱着《勘探队之歌》。

歌声是那个时代的旋律,每个音符,每句歌词都表达了地质人的心声,表达了那个时代的风采,每当哼起它就进入了那美好的回忆。

艰苦的野外普查工作,既使年青人得到了锤炼,也使他们学到的书本知识进一步升华,更使他们的青春,在劳动实践中,在与大自然拼搏中,绽放出光和热。

年底,我们回到西安进行冬训。第二年春回大地时我们回到小秦岭,迎来了第六地质队的诞生,上千的地质人从四面八方来到矿区,展开了对小秦岭潼关金矿的深度地质勘探。□WD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