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1日 星期六
中国矿业报订阅

冬天的模样

2016-11-30 16:32:24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朱凌

仿佛还停留在秋天的某一个片断里,冬天就如同调皮的孩童一般,急匆匆地跳上了季节的舞台。那北风一吹,花啊,朵啊,叶啊,统统地落了一地。街上的行人,走路的步伐明显地快了起来。冬,就这样来到了人们的身边。

早上起来的时候,女儿问我:“妈妈,是不是冬天来了,你知道冬天是什么模样的吗?”出生到现在,女儿经历了6个冬天,此时她对于冬天有些好奇。我轻声说:“冬天啊,天气是冷的,有时会有白色的雪花飘舞。”

一说到雪花,女儿来精神了,跳着对我说:“我要下雪,我要看雪花,我还要打雪仗。”那天在送女儿去幼儿园的路上,女儿对我说,她眼中冬天的模样,就是白茫茫一片冰雪的王国,里面住着雪精灵,就像动画片里说的那样。

女儿眼中的冬天,似乎与我有所不同。冬天,在我眼中又是怎样的模样呢?在我看来,冬天虽冷,但它也是暖的。印象最深的当数儿时在故乡过冬天,那时我们住在北方的一个小镇上,每当霜降过后,父亲和母亲便开始准备过冬的食物了。

那时住的是平房,院子里有一口深深的窖。每到冬天来临的时候,母亲总是会去菜市里买些土豆、萝卜、大白菜之类的过冬食物放进窖里。那时不像现在,各式的反季菜都有卖的,那时的冬天,似乎就只有大白菜,再就是母亲自己腌制的一些咸菜。

尤爱吃母亲腌的朝鲜咸菜,这种菜现在应该称为韩国泡菜。那水灵灵的大白菜还有白萝卜,经过了腌制,并在坛子里发酵,当有一天母亲用干净的筷子从坛子里捞出来这些菜时,那香味足以让人垂涎欲滴。儿时的冬天还让我难以忘记的就是一家人围坐在炉子边烤馒头吃的情形。馒头就咸菜,越吃越有味,以至于来南方近30年,依旧会怀念当初的那种味道。

记忆被女儿的叫声所打断,我想此生或许再也回不到那个小镇上了,再也感受不到儿时过冬天的那种乐趣了。然而一年一年,冬天总是会在特定的时候,跳上这季节的舞台。虽然此时我处在南方,但每到冬天的时候,偶尔还会下雪,还是会感到寒冷。

冬天,扯不断的乡愁;冬天,在记忆中又是那般的温暖。就像我每一次回娘家,母亲总是会拿出暖手宝给我焐上,并端来我爱吃的莲子羹。冬天,就像现在的我,牵着女儿的手,紧紧地牵着,我的手温暖她的手,一直这样暖下去。

冬天的模样,我想不仅只是对故乡的怀念,还有对此时所拥有的珍惜。冬天来了,冬天注定也要走,留下的除了回忆,也只有回忆了。□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