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雪域高原上的“阿拉丁神灯”

2016-12-2 16:33:46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刘秀美

提起笔,却不知道从何说起,眼前浮现的依旧是那一张张黢黑的脸和身后那无尽的苍凉。水合物试采初步告捷,大家心中的石头突然失去了重量,五味杂陈,只有那深邃的眼神最能说明一切。

作为非常规能源的天然气水合物被誉为是未来石油天然气的替代能源,它的研究受到世界上许多国家的高度重视,在我国亦是备受青睐。然而,这个“香饽饽”吃起来并不容易,甚至可以说,很废牙。

因为水合物的赋存条件相当苛刻,经过多年研究,地质学家普遍认为青海祁连山木里地区、青南乌丽地区、藏北羌塘盆地区域等永久冻土带具有良好的成藏条件,有利于形成天然气水合物。为了早一天俘获这个宠儿,从2008年开始,每年的4月到10月,中国地质调查局勘探技术研究所天然气水合物项目组——一个以八零后为主的生力军,每年都会千里跋涉,登上这壮美的雪域高原感受大自然的洗礼。

雪域高原,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地方,爱她的圣洁、高远,恨她的荒漠、绝冷。头疼、失眠、气短,都是小菜一碟,甚者会上吐下泻,血压高升,血常规指标超标等。不曾来,你不会体会;来一天,你也只是感叹她的美。事实上,她的脾气可远不像外貌这么单纯,在祁连山木里及哈拉湖工区,六七月份下大雪、冰雹是常见的事。每年年初到工地,每人都有明显的高原反应,至少需要一周的适应期才能睡个安稳觉,西藏羌北高原反应更加严重。这群年轻的小伙子,就像那刚毅的牦牛,性格倔强,在海拔四五千米的高原驰骋,展现出前所未有的强大意志。

让人敬畏的是,面对如此恶劣的环境,他们并没有退却,在项目负责人张永勤的带领下,一次又一次的迎难而上,2008年首次发现水合物,2011年踏上海拔5000米以上藏北羌塘无人区。在那里,尽是些“不毛之地”,没有人烟,没有水,植被稀疏,只能生长针茅草、苔藓和地衣之类的低等植物,夜班时候甚至要填两层棉裤才可以顶住刺骨的寒冷。从祁连山木里到西藏羌北双湖,即便空气再稀薄,他们也不会停下探索的步伐。当大家都躲在被窝里,通宵达旦血拼双十一的时候,他们还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地方工作——受着零下二十度的极寒,迎着八级大风。

荒芜的高原,不仅条件异常艰苦,对个人心理也是个极大地挑战。因为距离村镇比较远,交通十分不方便。在羌北双湖工区,基本上与世隔绝,没有道路,每天面对的就是茫茫雪山,和像山一样矗立的钻塔。进一次村子都要好几个小时,而且道路崎岖,沼泽遍地,有一次车甚至坏在路上三天两夜。尤其是在亲自护送不幸倒下的战友,并目睹其家人撕心裂肺的哭喊后,他们的心更是受到了深深地触动。可是,他们不敢停下来,也不能停下来。如果你不主动去亲近适应这些艰难困苦,你将一时一刻也无法坚持下去。

为了鼓励大家,为了给大家坚定信念,同在高原施工的几个兄弟单位,组织党员成立了临时党支部,一边加强自我学习,一边起好模范带头作用,为的是站好每一班岗、打好每一米钻,即使脸变得再黑,也不能给钻探人抹黑。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再苦再累都是浮云,唯一让他们接受不了的是孩子那陌生的眼神。冻土天然气水合物钻采项目组在羌北及祁连山的施工人员,在2011年起,几乎每年都是4月底或5月初开始进驻工地,到10底才返回单位,期间所经受的环境及施工条件带来的困难难以言语表达。一去半年多的野外工作,不仅经受恶劣的工作环境,更是难以照顾家庭。项目组成员李鑫淼出野外半年,孩子已经从会坐着到会走,可是,他回家却怎么也不肯让他进屋,见到他就躲;李小洋的爱人和儿子远在河南老家,一年与爱人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还不到一个月;吴纪修的女儿两岁就送去幼儿园,自己长期野外施工,女儿就只能跟着妈妈和阿姨,而且好多时候,同一个单位的爱人也不得不出差,女儿就只能自己跟着阿姨,夫妻俩谁也不敢往家打电话,怕孩子听到声音更想他们。

可是,他们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守在电话和电脑旁与家人视频、聊天,羌北和祁连山哈拉湖工区没有手机信号,仅能靠租用卫星通讯系统与单位进行工作联系,还经常发生网络故障。他们不想孩子吗?不想家人吗?一定不是,只是他们心中不仅有这个温暖的小家,还有一个大家。为此,他们只有坚持,坚持,再坚持!

没有枪,没有子弹,没有硝烟的战场,他们在与天斗,与地斗,与时间抗衡!他们虽不时尚,却有一身傲骨;他们虽不俊朗,却有一副铮铮铁脊梁!雷锋曾说过,我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这些年轻的“石头”们,要硬生生在高原垒起一座长城,压不垮,累不弯!这就是新一代的勘探人,这就是让人刮目相看的冻土天然气水合物钻采项目组80后们!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艰苦努力,课题组目前基本已经完成了2016年西藏羌北双湖工区、青南乌丽工区、祁连山哈拉湖工区钻探施工及祁连山木里冻土水合物试采试验任务。望着那冉冉星火在疾风中忽隐忽现,可对这群钻探人来说,它比那68年一遇的超级月亮还要耀眼!这光,就像传说中的阿拉丁神灯,照亮了整个雪域高原。□

(作者单位:中国地调局勘探技术研究所)WD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