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我和水合物有个约会

2016-12-6 16:17:39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何水原

最早听说水合物是1998年,在海洋油气调查盛行的年代,对于我们这些刚从学校走出的年轻人来说,水合物仅仅是一个概念,一个好奇的名称而已。水合物又名可燃冰,白色固体,深藏于海底冻土地带,使用地震调查时明显的特征为似海底发射(BSR)。当时我对它的认识也仅此而已。但对于可燃冰却充满了些许的疑惑。饭店里加热菜的白色固体,不就是可燃冰吗,我们还找啥?带着疑惑向老一辈请教,前辈却笑着回答,那是固体酒精或石蜡,并不是可燃冰。那可燃冰是啥,它真的存在吗?满满的疑惑驱动着我的好奇心,默默地与水合物定了个不见不散的约会。

带着对水合物的好奇,1999年底作为导航负责人的我跟随着奋斗五号船,开始了我国对水合物的第一航次调查。依稀记得那是一个冷空气盛行的时间段,我们使用高分辨地震系统在北部湾进行地震调查,当时也不知道这是国内水合物的第一次调查,但闲聊中都是水合物的名字,心中也充满着好奇和期盼。在那10多平方米的仪器房中,地震处理人员徐华宁认真地处理着刚采集完的地震反射资料,我好奇地凑上去看着那些错综斑马线似的图像,问好友徐华宁,看到水合物了吗?他淡淡地说,水合物没见到,但是你看这界面很像是BSR,说不定真的有水合物呢。我有点兴奋,开玩笑说,我们下去挖一块上来吧。徐华宁笑了笑,回答了一句,没那么简单。这是我和水合物第一次相约,却不知它是何物,也不知道它来自何方,更不知道它长啥样,但它却给年轻的我们许多梦想。

接下来的日子里,水合物调查还在不断进行着,但海洋资源调查还是以油气调查为主,水合物仅仅是其中的一部分或是一小部分。2004年,在距第一次水合物调查已经过去的5年,我们还没有见到任何水合物的样子,似乎很多人都怀疑水合物的存在,我也是其中的一员。水合物真的存在吗?我国真的有水合物吗?会不会是一场很美很美的梦?我暗暗地问自己,5年的时间过去了为何还没有拿到一点水合物样品。我期盼着早日能见到这个神秘者,揭开它的神秘面纱,满足我的好奇心。为了能早日找到水合物样品,国家开始租用国外船舶在南海进行水合物调查,特别希望能在南海早点拿到水合物样品。那时的我,多么希望能到国外的船上一起去探寻水合物的身影。多么希望导航定位的人员也能有机会去亲近水合物。

期盼中,我们积累了许多的水合物调查资料,可以开始水合物的钻探工作了。2007年上半年,钻探工作正在进行,但并没有获得想象中的水合物。据说它以其他形态出现了。不是一块块的冰,不像我脑海中想象的那样。它在密闭的水中瞬间融化,并以气态的形式瞬间挥发,但可以被点燃。我有点失望,有点疑惑。此时,业界更有不同的声音,认为那仅仅是天然气的一种,并不是水合物。这也更增加了我对水合物的好奇,并希望有朝一日能看到水合物的真实样子,希望能亲手触摸到它洁白的肌肤,感受它冰冷的躯体。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对水合物的调查力度也正在加大,钻探工作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我对水合物的了解也越来越多,依稀觉得它就存在于某个我们尚未发现的地方,它正在调皮地嘲笑和我擦肩而过。2013年,在我国南海由中国地质调查局广州海洋局组织实施的水合物钻探,终于获得了水合物实物块状样品。这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然而,对我而言,它仍是那么神秘,那么高不可攀,那么让人充满好奇。

机会终于来了,终于可以近距离端详水合物的样子,近距离感受水合物冰冷躯体了。2015年上半年,据说广海局海洋四号在我国海域取样中拿到了水合物的实物样品,但由于没有足够的条件保存,只能当场燃烧。同年的下半年,作为野外作业的技术负责人,我跟随海洋四号船来到了相同的区域,并实施了取样工作。这是一次有备而来的取样工作,我们配备了足够的样品保存设备和取样人员,但取样工作还是比较曲折多变。取样的第一天我们啥东西都没拿到,但有两次当取样器从海底上升,接近水面时,我们发现了许多气泡,大量的气泡让取样器上端的海水被煮开了。当取样器被收到甲板面时还可以闻到一股特别的臭味,把整管样品转移到试验室,我们可以看到样品管某些地方由于气体释放而被外面的大气压挤扁的样子,利用红外线扫描仪器扫描却啥也没看到。此时感觉自己离水合物很近,但是却始终没有能看到它的模样,为此而感遗憾。在往后的两、三天里台风即将光临该区域,面对着紧迫的时间,我的压力不断增加,但对水合物的好奇驱动我下定决心把它取上来,并好好地感受一番它的温度。于是,我和几个核心人物商量着如何完成本次任务,如何实现我们的梦想。我对他们说,相信这宝贝是存在的,但如果我们以常规的方式来对代它,它就会调皮地以非常规方式回报我们。因此,我建议以获得样品为主,以非常规手段处理样品。也就是说以最快的速度将样品分段,并查看是否存在水合物样品,一旦发现,立即清理其中淤泥取出样品,放入液氮中。于是,我们以最快的方式将取样器收到甲板,然后以破坏存样管方式检查样品,见到样品立即转移。

功夫不负有心人,以这种方式,我们终于在深灰色的泥巴中找到了散发着极浓臭味的洁白的宝贝。这次我们获得了大量的样品,也让我有机会在手中将它点燃。看着那在海风中摇曳的火苗,我百感交集,既兴奋,又激动,又喜悦。终于唯美地和水合物完成了一次零距离的约会,看到它的深灰外衣里面洁白的肌肤,嗅到它的浓郁气息,感受了它的冰冷体温。

从1999年到2015年经历了16年的光阴,我从好奇,到怀疑,到深信它的存在,到失望,再到一次完美的零距离的接触,我最终和水合物完成了一次刻苦铭心的约会。□

(作者单位:中国地调局广州海洋局)WD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