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这片土地

2016-12-7 16:48:36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胡菡铭

从黑龙江到雅鲁藏布,从长白山到喜马拉雅,从烟雨江南到黄沙塞北,从面朝大海到春暖花开。960万平方公里,都睡在银色的月光下。

这片由长江黄河所传唱的土地,能孕育多少诗人的灵魂。

中国啊,你在青史里走过两万五千里,你是杜甫的茅屋一所,山河尚在,草木已深;你是岳飞的满江红艳,八千云月,三十尘土;你是刘禹锡的深窄一巷,旧时乌燕,寻常百姓;你是白居易的半匹红绡,可怜衣单,却愿天寒;你是于右任的孤单一悲,不见大陆,唯有痛哭。

文天祥在字里行间长叹:“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郭汝瑰在1937年远眺:“他日抗战胜利,你作为抗日名将,乘舰过吴淞口时,如有波涛如山,就是我来见你了。”

生于斯,死于斯,歌哭于斯。你是我一生的故乡,你是我下降时陡升的翅膀,你是我的半截的诗,不容许别人更改一个字。

这片由金戈铁马所镌刻的土地,能孕育出多少英雄的儿女?

苦难奠定一个国家的基石。浩劫磨砺一个国家的骨肉,灾祸创造一个国家的精神,血泪洗礼一个国家的新生。“满堂花醉三千客。”鸦片战争是一个屈辱的起点,清朝兀自酣睡做了个纸醉金迷的梦,未等苏醒已是满目疮痍。卢沟桥有一声穿越时空的枪响,尘土飞扬在青史里,弹痕累累,全军覆没,怒目的狮子用它们石刻的眼睛,记下了深深的伤疤。

30万冤魂在1937年的冬季哀鸣,南京这一座石头城也为之撼动。长江是一道天堑,成为生命无法跨越的鸿沟。白骨如山,月华如水,尸横遍野,天下缟素。

假如我是一只鸟,我定要用嘶哑的喉咙歌唱,歌唱这千千万万英雄的儿女,歌唱战火中的北平,血泊中的南京,硝烟中的上海,夕照下的狼牙山,荷香中的芦苇荡,地雷遍地的吕梁山……

薄薄的月光化作薄薄的刃,斩落高升的太阳旗。

“一剑霜寒十四州。”1945年8月15日。

中国人“熬出来的胜利。”

君可记全家白骨成灰土,君可记一代红妆照汗青。

这片由团圆月光所喂养的土地,能孕育多少孤独的眼睛?

2016的中秋注定难忘,在学校的组织下,我们来到福利院。

五六岁的孩子,没有姓,以入院生肖为名。有的身上曾有十几块肿瘤,有的曾脑瘫在床无法行走,小儿麻痹症,白化病……他们被父母以疾病为罪名,遗弃在茫茫人海。

他们活着,就是奇迹,生命的奇迹。接待我们的人如是说。

中国,有从漠河县到曾母暗沙的疆土,有从帕米尔高原到乌苏里江的怀抱。天朝上国,东方巨龙。可是,你的怀抱里,有多少这样的孩子?

人民是国家的细胞,分布在山川大泽,千重万壑。孩子是祖国的花朵,本应生长在希望的田野。

这片由五星红旗所覆盖的土地,能孕育多少军人的铁血?

汶川地震时官兵坚守的身影,天津爆炸时义无反顾的前进。爱沙尼亚的世界特种兵大赛,中国军人首次参加,饱尝蔑视,受尽冷眼,在背负着比发达国家重了一倍多,落后十余年的装备的情况下,倾个人之力,携同伴之手,振国家之威。

死神的羽翼阻挡不了军人的步伐。废墟下的生命是他们的最高准则,洪流中的呼救是他们的最高指令。水来,他们在水里奋战;火来,他们在灰烬中敬礼。危急时刻,没有太阳的后裔,只有龙的传人。

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鹰隼试翼,风尘吸张;奇花初胎,矞矞皇皇;干将发硎,有作其芒;天戴其苍,地履其黄;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来日方长。美哉,我少年中国,与天不老!壮哉,我中国少年,与国无疆!□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