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2日 星期日
中国矿业报订阅

地质美学浅说

2016-12-13 16:44:15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匡星涛

孔夫子有言,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此说可以是功利的,也可是审美的。说功利,是就其最后的效用讲;说审美,是就其过程的情趣讲。我们做地质的,如果能做到对地质本身好之进而乐之,那么我们多半可以做出一番事业,并且在此过程中享受到许多乐趣。那么如何做到对地质事业好之乐之呢?

我们对于某一事物发生兴趣,多数情况要靠因缘巧合。这个因缘可认为是先天的慧命,这个巧合可认为是后天的际遇。这些都是不自觉的自然过程。但我并不认为自然而然发生的兴趣具有最高价值,如果能将个人兴趣与人文关怀结合在一起,从而达到道与义的统一,就善莫大焉了。在我眼里,地质事业既能造福社会,又能体验到地质世界之美,所以其既可实现孔孟之仁义,又可实现老庄之天道,不啻为新青年理想的托身之处。地质事业的社会功用甚为明了,今仅就地质美学作一感性的抒发,以激励自己和青年对于地质事业的认同与热情。

地质美学首先可以是哲学式的。古往今来,世界上各种文明都以不同的方式来解释世界。例如,古希腊的毕达哥拉斯将世界解释为数;赫拉克利特将世界解释为火;德谟克利特谓之原子;中国周代易经谓之太极;孔孟谓之天;老庄谓之道;苏格拉底-柏拉图学派谓之理念;基督教谓之上帝;伊斯兰教谓之真主,佛教谓之性空缘起。总的来看,可分三大类,即古希腊代表的科学哲学派,基督教与伊斯兰教所代表的宗教哲学派,以及儒释道所代表的理性人文哲学派。地质美学从哲学的角度看,属于哪一派呢?我认为属于代表古希腊前苏格拉底精神的科学哲学派。

地质学探究地球演化过程,解释地球演化规律,进而对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甚至人类本身产生革命性的认识。以法国学者居维叶为代表的灾变论和以英国学者莱伊尔为代表的均变论进行了长达百年的激烈论争,双方都从科学的角度收集证据,然后进行系统地证明与证伪,极大地推动了人类对于宇宙的理解。达尔文当年乘坐贝格尔号军舰进行环球科学考察时就随身携带有莱伊尔的《地质学原理》,地质演化的思想对生物进化理论产生了很大影响,后来达尔文写成《物种起源》一书,极大地冲击了基督教世界的神学体系,进而促进人类对自身能力与价值的肯定。所以说地质学在哲学意义上对于人类的世界观甚至是价值观的再造产生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如今我们研究地质学,就是要继续探索地球奥秘,解放人类朝气蓬勃的理性能力,增进人类对于自身家园的认识,最终达成人类与地球的和谐共进。在此过程中,我们所敬畏者逐渐由神灵变为自然,我们所信仰者逐渐由宗教变为科学。这个转变显然是哲学式的,而美感就隐藏在这一哲学范式之中。

所谓美感,按照叔本华的理论以及我自己的体会,就是脱离了个人欲望的直觉享受。所以纵情声色并没有美的享受,而初恋时的一瞥一笑却会让人回味无穷。对于地质学的哲学式的美,我们的感受是非常强烈的。当地球演化面纱被慢慢揭开时我们可以感受到那种情不自禁的喜悦,而人类理性的能力也会让人深深陶醉,此刻,人站在山巅之上俯视人类自身,这种纯粹的审美直觉甚至可以让人哭泣,赫拉克利特在发现万物皆流的哲学原理之后,居然激动地喜极而泣,显然这是一种无以言表的至高迷醉状态。一般人的哲学式审美能力都是很有限的,因为一般人的审美都是现象直观,而不是抽象直观。

地质美学显然可以是表象式的。这样一种表象首先表现在节律性上。泰戈尔曾说过,美就是节律,节律不同于规律,在于其虽有律却不会如规矩那样呆板,因此表达出新鲜活泼跃动之意。音乐之美在于音节的有序排列;建筑之美在于结构的错落有致;绘画之美在于线条的刚柔相济。地质之美亦是如此,而且表现地更为自然和谐。

地质演化有其时空上的节律性,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威尔逊旋回。威尔逊旋回描述了洋陆转换的周期性,这个过程像极了人类繁衍生息的周期性。人有生老病死,洋壳和陆壳也会此消彼长;人虽然会繁衍后代,但后代却不会简单地重复前代,洋壳与陆壳的转换替代亦复如此。这样的节律性怎能不美呢?除了威尔逊旋回,还有很多地质现象表现出节律美。例如地层的整合接触与不整合接触,它代表了海平面的下降与抬升,我们可以把它与海水的潮起潮落相对照,甚至可以把它与太阳的东升西落相比拟。如此就将以亿年为周期的节律想象成以单日为周期的节律,这样我们就可以借助经验世界将想象世界转换为现象直观了,进而感受到地层的节律美。

地质之美的表象性还体现在其亲切感上。有一种美学理论声称,艺术就是对自然的临摹,虽不尽然,但却有其道理。这个道理就是自然世界与包括人类在内的生命本身有天然的亲和性,这种亲和性让人类感受到自然之美。古往今来,无数的骚客吟咏山岳、赞美河川;却不见多少文人对世俗器物倾诉衷肠。地质现象造就了多少世间美景,又牵动了多少人的情怀,古代诗人虽不懂地质,却不自觉地写出关乎地质现象的千古绝章。“两岸青山相对出,一片孤帆日边来”,关乎河流的侵蚀;“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关乎泥沙的沉积;“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关乎地壳的隆升;“三岩九洞绝尘寰,问讯真人得纵观”,关乎溶洞的生长。如此优美的诗句有很多,这样的自然亲切的感受古人有,今人有,后人还会有。

地质世界真是一个激发人类审美感情的不竭源泉,我们这些青年朋友能从事这一行业,或许应该感到庆幸。价值观是我们对于事物好坏高低的判断,地质美学从审美的角度阐述了地质学的价值,我相信这样一份可贵的价值值得自己去努力探索和尽情体验。□

(作者单位:中国地调局航空物探遥感中心)WD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