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那山,那水,那人

2016-12-21 16:07:15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 徐海侠

1969年的阳春三月,因单位变动,我被分配到了新成立的安徽省地质局313地质队。从省城合肥来到了山清水秀的佛子岭,走进了大别山,从此远离了喧嚣的市井,经年累月地以山水为伴,与草木厮磨。直到2007年,当大别山国家地质公园在鞭炮声中宣布开园时,我才算依依不舍地走出了大别山。近40年,我和我的同事们年复一年地在大别山的茫茫群山中奔波、穿行,翻了多少山,淌了多少河,真是不计其数啊!

巍巍耸立的大别山,见证了广大地质工作者的拼搏与奉献,奔流不息的淠史杭铭记着老区人民给予我们的那份情与爱。

那 山

还是在中学生时期,我就知道了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的英雄壮举,也是那时候对大别山有了些许模糊的印象。直到走进大别山,我才逐渐认识了她、了解了她,才知道不是哪一座山叫大别山,而是横亘于鄂豫皖三省交界,绵延近70000平方公里的广大山区。浩瀚无垠的大别山,西接桐柏、秦岭,东临东海,北望中原大地,南俯滚滚长江。

大别山是一座英雄的山。她为我国革命的胜利作出了卓越贡献,仅六安地区就从大山深处送出了十万英雄儿女,从条条山沟里走出了108位开国将军。

大别山是一座美丽的山。她群峰竞秀,山花烂漫,云海松涛,飞瀑流泉,向从四面八方云集而来的游客,展现出大自然的无穷魅力。

大别山是一座富饶的山。在她的怀抱里蕴藏着丰富的矿产资源,是我国重要的成矿区之一。经过几代地质工作者的不懈奋斗,终于在大别山深处揭开了沙坪沟钼矿的神秘面纱,以其亚洲第一、世界第二的雄姿屹立于世界特大型矿床之林。这是找矿人的骄傲,也是大别山的骄傲。

遥想当年,贫穷落后就是山区的代名词。当人们为走出大山而欢呼的时候,地质工作者却肩负着祖国的重托走进了大山,他们以坚定的信念,化艰难为乐事,以苦为荣,以苦为乐。正是在这样的精神支持下,地质工作者把“日暮途穷疑无路”的下一句改为“曲里拐弯又一春”,把抓住皮肉不放的倒钩刺叫做“一见钟情”。地质工作者在艰难困苦中享受着“小桥流水人家”的诗情和“村姑茶园山花”的画意;在流淌着血和汗水的历程中,品尝着艰难前行的无奈,也享受着凯歌高奏的喜悦。记得在金寨县潘家楼开展地质填图时,我们在一条河沟里发现了一块铅锌矿的滚石,如获至宝,便顺流而上,又陆续发现了几块,在矿石绝迹处我们便顺山而上,终于在悬崖峭壁处找到了原生矿体,那份喜悦是无以言表的。

忘不了,是大别山的崇山峻岭磨砺了我们的意志,是大别山的醉人美美景陶冶了我们的情操,激励着我们向前,向着胜利不断攀登。

那 水

水是世界上一切生命的源泉,水是自然界一切美丽的起始。

雄浑的大别山蕴含着丰富的水资源。淠河、史河、杭埠河像3条绿色的丝带穿行在万山丛中;梅山、响洪甸、佛子岭、磨子潭、龙河口五大水库,像5颗耀眼的明珠,镶嵌在群山峻岭之中。无数条溪流在峡谷中奔流欢歌,映衬着山的壮观,体现着水的柔美。

在申报大别山国家地质公园时,我多次去了天堂寨园区,我被那里的山水之美所倾倒,随不及黄山的雄奇,但天堂寨的水文却略胜一筹。应该说,天堂寨的山美,而水更美。漫步在白马峡谷,顺水而行,那水至纯、至柔让人油然而生出一种亲切感。峡谷幽幽,水流湍湍,四瀑四潭,瀑潭相连。行栈道、过吊桥,徜洋其间,优哉游哉,天堂人间,人间天堂。

在大别山,我见过咆哮如雷的山洪,更常见涓涓温柔的细流,我还见过小得不能再小的雨滴,那是一滴滴的露水,一滴滴的汗水和一滴滴的泪水。夏日的清晨,草叶上、树枝上都挂满了露珠,是那样的晶莹,但行走其间的我们,却生不出爱意。不多一会,我们的衣服就全被露水打透,鞋子里也发出“呱唧、呱唧”的声响。到了九十点钟的时候,露水虽消失了,但衣服是干不了的,因为汗水又出来了。记得在一个炎热的夏日,我们在山沟里进行工作,又闷又热,一位工人师傅突然中暑晕倒了,我们用尽了力气才把他抬回了驻地,来此探亲的妻子看到被抬回来衣服上满是汗碱的丈夫,眼含热泪,拉着丈夫的手说:“咱不干了,咱回家吧!”令在场的人无不动容。

忘不了,是大别山的水,洗去了我身上的征尘,滋润了我燥热的心田,让我抖擞起精神,又投入了新的战斗。

那 人

人们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大别山的青山绿水养育了一代淳厚、质朴、善良的大别山人。

刘少奇曾说过“地质队员是和平建设时期的游击队”。此话当真。他们远离家乡远离亲人,常年奔波在深山老林,居无定所,常常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以百姓家为家。每到一个驻地,便要结识一家房东,40余年来,我有多少个房东真的数不上来了。房东的家就是我的家,他们拿我当家人,那份热情、那份关爱使我有了处处无家处处家的温暖。

记得那一年在舒城县枫香树一带开展工作时,我的老毛病——腰椎间盘突出又犯了,疼得腰直不起来,连鞋带也不能系。到舒城县医院去看,医生说:“这病通常是理疗、推拿,需要每天来做,你没这个条件,不妨用中药试试。”于是给我开了十副中药。药是拿回来了,可我两手空空,拿什么去熬呀。再说,就算有工具我也没有时间啊,组里就我一个地质员,每天坚持上山不可或缺。就在我“望药兴叹”的时候,房东大嫂说话了:“别愁了,你只管上你的山,把药交给我就行啦。”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每天晚上房东大嫂忙完了活计,便开始为我熬药,然后看着我把药喝下去。我清楚地记得,在我喝药的时候,东房小女孩就会剥一块糖放到我嘴里,那甜甜的味道至今咂咂嘴仿佛还有残存。就这样日复一日,十五副药喝下去,不可思议的奇迹发生了,我的腰椎间盘突出居然治好了,且在以后的几十年间再也没有犯过。是医生、也是房东大嫂治好了我的病,没有房东大嫂的出手相助,我只能选择放弃。

我与房东一家人素昧平生,他们却拿我当亲人般呵护。我再三感谢,房东大哥说:“谢什么,住到我家里就是我家的人,这是缘分。”我无以回报,只能在心里祝福他们,好人一生平安。

忘不了房东大嫂早起为我熬药,忘不了房东大妈灯下为我缝补,忘不了……是大别山的父老乡亲给了我们无私的爱。

大别山啊,为什么我还没有爱够,就白发苍苍,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高山、河流没有拜访就告老还乡!

国逢盛世,山欢水笑人精神,但愿那山常青,那水常绿,那人长久。□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