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赏乐无模式

2016-12-28 16:43:22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海汀

年底了,报纸的各个版面都在进行盘点,编辑建议我把一年来的“海汀乐谈”也盘点一下。但想来想去,还是无法像其他版面那样盘出什么热点来。于是,这个关于音乐的盘点,恐怕只能是变了味的,也只是说说这一年来有关欣赏音乐方面的体会吧。

用文字捕捉音乐,实际上是很困难的,也可以说是“危机四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用文字来准确描述音乐”就是个陷阱。那些专业音乐评论家,写出的文章往往语言生硬,学术味道浓烈,就像是作曲和演奏的技术分析,晦涩难懂且干巴无趣,读来索然无味,大概就是掉进了这个陷阱不能自拔。还有一些音乐评论者,似乎想把文章写得有趣些,便尽之所能来堆积花哨的辞藻,内容充斥着无羁的联想,看起来文采斐然,实际上却偏离了音乐的本质。音符与文字,音响与语言,这是两种表达媒介,各自遵循着不同的逻辑与规范,想要糅合是何其难也。难怪会有一种“取消主义哲学”存在,就如奥地利哲学家维特根斯坦那著名的“箴言定律”——“凡是能够说的事情,都能够说清楚;而凡是不能说的事情,就应该沉默。”

那么,对于音乐,我们都应该闭嘴吗?显然不可。音乐脱离了评论,便会迷失方向。我始终认为,文字与音乐,是有着内在联系的,文字也可以对音乐进行再度诠释。而且,对音乐作品的评价,也可以看作是一种批评实践,是对音乐发展的一种校正。

还有一点至关重要,就是文字更具有启发性。好的乐评文章不是让读者固化于一种音乐思维,而是可以启发读者对音乐的想像。文字可以告诉读者怎样去寻找音乐所表达的更丰富的内涵。即使是那些古板生硬的技术性的乐理分析文章也是必要的,只不过是不适合大众音乐爱好者阅读罢了。

音乐需要评论,但要写好评论是何其难也。而对于我来说,写乐评似乎更是没有资格,因为我一不是音乐家,二也不是专业的音乐评论家。确切地说,我是个音乐的门外汉,我有的,只是对音乐的喜爱罢了。但就算只是草根音乐爱好者,我在聆听音乐时,也难免会有些感想,再看那样专业的音乐评论,似乎总和自己的感觉不合拍,因此,就有了自己动手写一写的冲动。

就写音乐评论这件事来说,对音乐的不专业并不完全是坏事。我可以不去理会深层次的音乐专业理论,不去做任何音乐技术类的分析,而是专注于对音乐的感觉,专注于音乐对自己心灵的触动。这,也许更接近于普通人听音乐时的感受吧。

还有,我的“不专业”使我没有落入那些所谓专业的音乐欣赏的窠臼。我从不认为听音乐有什么“正宗”或“正确”的方法。有人把音乐像数理那样绝对化了,给欣赏音乐也定了标准,认为只能怎样去听,不能怎样去听,这让我无法接受。我认为,比起看画和读文字,听音乐在不同的人心中会有更加不同的感受。听音乐的方式也是更个人化,更多样化的。音乐里没有明确的提示要让你听到什么,而是全凭个体来感觉的。一段某个人听来认为是哀伤的音乐,在另一个人听来很可能会觉得安稳放松。这都是无关紧要的,无论听到了什么,只要有所感觉,都是一种收获。愉悦了心情是一种收获,激发了情感是一种收获,启迪了思考也是一种收获,增加了力量更是一种收获。

我说欣赏音乐没有固定的模式,并不是说我们没有必要去学习,去修为,去用心来聆听音乐。缺乏音乐素养,往往会让我们失去从音乐中汲取营养的机会。一个人的乐理知识,对音乐的感知能力,往往能决定他与音乐有多深的联结,也最终决定了他能从音乐中得到多少体会和收获。

就拿古典音乐来说,人人都知道那是音乐中的珍宝,但很多人说是喜欢音乐,却就是无法进入古典音乐世界,这是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他还没有找到与古典音乐联结的方式,或者说没有这样的能力。有种说法我是赞同的,就是“世界上只有两种音乐——好音乐和不好的音乐”。而经过历史的长河大浪淘沙留下的古典音乐,恰恰是人类到目前为止产生的最复杂的声音。要听明白这样的声音需要动用我们听觉的所有潜能,岂能没有门槛就可以参透内中的一切?在当下这个娱乐时代,如果听明白了古典音乐,不仅让我们领略一种特别的美,而且还赋予了我们一种追求经典品质的精神。

梳理我所写的这几十篇文章,有个别有关国内歌坛的,但绝大部分都是有关古典音乐的。这并不是我在这里充高雅,而着实是有感而发。我所记录的,是我自己在聆听音乐中寻找意义的过程。我不想去左右读者听什么、怎么听,但我只想把自己用耳朵、用心所感受到的欣赏音乐的经验,用大脑对音乐的思考所得展示出来,给大家以参考,提示一些从音乐中找到更深层意义的机会。但我毕竟“不专业”,对一些音乐的理解或许不够准确,如果您看了觉得肤浅、不入流,那么大可一笑了之。□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