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2日 星期日
中国矿业报订阅

杜达梅尔的魅力在哪里?

2017-1-5 15:44:21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海汀

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是乐迷们在新年伊始接受的第一份厚礼。虽然雾霾锁城,但来自遥远的奥地利的美妙声音却在元旦给我们送来了欢乐。早已知晓今年的音乐会是由80后神奇小子杜达梅尔来执棒,仅凭这一点就让人充满期待。

从晚上六点钟守在电视机前,熬过了几位主持人的开场叨絮,当杜达梅尔带着微笑出场的时候,我的心情兴奋到了极点。终于可以同步看到这位可爱的“大妹”(中国乐迷对杜达梅尔的昵称)那富有舞蹈性的指挥表演了。他的指挥视频我已看过多部,给人的印象是狂野而俏皮,但却不失严肃认真。记得在他执棒洛杉矶爱乐乐团演奏马勒《第一交响曲(巨人)》(也被称为《巨人交响曲》)时,一入曲便以近乎机器人般的跳跃、以身体的起伏顿挫来引导乐队进入马勒打造的深邃的宇宙。人人都知道马勒的音乐是怎么一回事,指挥《巨人交响曲》这样宏大复杂的乐章那可真是“体力活”,对于指挥和乐团之间的默契度更是要求极高。整场演出可以看出乐队对杜达梅尔舞之蹈之的指挥反应是非常灵敏的。他表现得十分自信,与乐队的配合天衣无缝。

但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杜达梅尔却有点一反常态,首曲《尼赫莱蒂进行曲》一出棒,便显示出他的收敛。而且这种收敛的程度是较大的,似乎达到了拘谨的程度,与之前的他判若两人。这着实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开始我在想,这是因为紧张吗?似乎有点。毕竟杜达梅尔不到36岁(距离36周岁生日还有近一个月),是首次登上维也纳新年音乐会,而且也是有史以来执棒这一盛会最年轻的指挥家,乐队中大部分人恐怕都比他年长,有些甚至可算是他的前辈了。这样,他开始时有些紧张便不足为怪了。

好在乐曲响起之后,音乐便给了他勇气和力量,他很快便恢复自如了。改变肯定是有的,比起他过去的风格依然有些收敛,但我无法评判这种改变是好是坏。或许这是执棒这样一场有着76年历史的传统音乐会所必须有的改变吧。在这个音乐会上,音乐似乎应该更多表现出贵族般的优雅,而非火一般的热烈。这未必就不是杜达梅尔的高明之处,更显示出他的适应性和多样性。

尽管如此,看完整场音乐会,我依然会感觉到与往年音乐会的巨大不同。杜达梅尔虽然动作上收敛了,但对音乐的把握和演绎却一点也没有保守。他把音乐的节奏都稍许加快了一些,更加增添了愉悦的成分,也就更加烘托出新年欢乐的气氛。

说到这里我想起了卡拉扬,他与杜达梅尔似乎是一个硬币的正反面。1987年元旦,80岁高龄的卡拉扬指挥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在指挥台上,他微闭双目,面无表情,动作缓而稳健。他把斯特劳斯家族音乐那优雅的贵族气质表现到了极致。而杜达梅尔,这位年仅35岁的年轻人无疑让大家感受到了一种青春的活力,这对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来说,未必不是一种重生。

别的不说,音乐会中的两个细节已经足以表现出杜达梅尔的独特魅力。

一是在下半场中《纳斯瓦尔德的女孩玛祖卡波尔卡》(约瑟夫·施特劳斯,作品第267号)一曲结束时,杜达梅尔从女小提琴手中接过一件像古董一样的神秘乐器(实在惭愧,我一直没弄明白那是什么乐器),亲自吹奏出一段鸟鸣声。按理杜达梅尔是拉小提琴出身的,应该也算是小提琴演奏大师,就算在音乐会中客串一把演奏,也应该选择自己擅长的小提琴才对,但他却选择了这种奇怪的小乐器。这充分显示出他的不拘一格的青春活力,也着实大大增加了观众的好奇心。

另一个细节是最后一曲中与观众的互动环节。大家都知道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最后一个加演曲目是《拉德斯基进行曲》,而且,在曲中观众随着指挥有节奏的鼓掌互动早已成为传统(我在2016年1月16日的文章《约翰·施特劳斯的奇迹》外一篇《是谁破了惯例》中已有说明)。但杜达梅尔却让这次互动与以往大有不同。他在指挥观众鼓掌时不断变化:长短变化、强弱变化、时点变化。他通过夸张丰富的表情和手势控制着掌声,有时一句旋律中他会极快的指挥出几种变化。观众也像是专业的乐手,乐此不疲的与他配合着,非常默契,音乐会在这样极具热烈的场面下结束。这不但展示了他幽默、活泼、调皮的个性,也显示出他对音乐的巨大掌控能力。

确实,这个音乐会下来,可能会有人对杜达梅尔的表现提出异议,但我认为总体来说是非常成功的。即使有缺陷,也是瑕不掩瑜。他是那么年轻,能站在这个世界顶尖的指挥台上,已经是个奇迹了。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本身就是个“老古董”,也该有些新气象了。这次选择与杜达梅尔合作,本身就是摆明了一种寻求变化的态度。今年的节目单上施特劳斯家族以外作曲家的作品增加了,一些首次亮相新年音乐会的曲目活泼、欢快,比如开场曲目、弗朗茨·莱哈尔的作品《尼赫莱蒂进行曲》(选自轻歌剧《维也纳的少女》)从一开始就为整场音乐会营造了轻松氛围。杜达梅尔无疑给这个传统音乐会带来一股清风。

相信,杜达梅尔站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这个指挥台上不会只这一次。

(关于杜达梅尔的生平及其他,“杜娘”里有很丰富的内容,这里不再赘述。)□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