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2日 星期日
中国矿业报订阅

回家,寒冬里最温暖的词

2017-1-19 16:47:07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江初昕

刚参加工作头一年,我被分配到偏僻的矿山实习,临近春节,下起了几场大雪,看着纷飞的大雪,心里忐忑不安起来。终于等到放假了,我们五个实习生回家心切,归心似箭,不顾没到脚踝深的积雪,毅然踏着厚厚的积雪下山。

等我们好不容易走到集镇,通往县城里的班车因为积雪的原因已经停运了,望着茫茫白雪,我和同伴横下一条心步行到县城去。小镇到县城也有二十多里地,由于积雪太深,我们走得气喘吁吁,步履维艰。短短二十多里的路程,竟然花了大半天时间。好不容易到达县城,已经是下午一点多钟了。这时,我们的鞋袜全湿透了,又冷又饿。大街上饭馆早已关门歇业了。只好先赶到汽车站,我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到我们乡下的班车也已经停运了。县城到我家还有三十多里的路程,同伴早已各奔东西了,独自一人的我孤立无援。一筹莫展之际,我猛然想起住在县城里的表哥,遂直奔表哥家而去。表哥见了我,赶紧端来热饭热菜给我吃,又帮我烤干了鞋袜。表哥挽留我在他家过年,说等化了雪通车再回家。我谢绝了表哥的好意,告诉表哥说,我已经写信告诉爸妈了,说好一定回家过年的,要是没有回去,父母心里一定非常着急。表哥听了我的一番话,最终还是同意了我的想法。

我再次踏上了回家的路。路上行人稀少,厚厚的白雪覆盖了原野乡村,白茫茫的一片。我的家乡地处深山里头,平时也是人烟稀少,更何况这样的严寒雪天。越往深山里走,雪越来越厚,脚踩着齐膝深的积雪,每走一步都十分吃力,稍不留神就会滑倒。走到半路上,天空又飘起鹅毛般的大雪,顿时白茫茫的一片。越往前走,越发吃力。深山里不时响起“啪”的一声脆响,那是积雪压断了树枝,在这深山中,更显得寂静而骇人。走着走着,冷不丁从树上“哗”的落下一坨雪,吓得我直冒冷汗。树影憧憧,朔风凛冽,白雪飘飘,我只有一边走一边在心里默默念叨着温暖的家。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我心里更加着急,不由得加快了步伐。远方依稀传来一阵阵鞭炮声,我心里清楚,马上就要到家了。刚走到村口,远远的,我看见村口的树底下站着一个人,头戴竹笠。如果不仔细看,还以为是谁家竖的稻草人。我刚走近,就听到对面有人在喊我的名字。我一听,是父亲的声音,我赶紧上前拉住了父亲的手。父亲接过我的背包,往家里奔去。

从凛冽的寒风中走进家门,我格外感觉到家的温暖。兄弟姐妹几个相见,也都不胜欢喜。小妹端上了热气腾腾的茶水。母亲听到我的声音,赶紧从厨房里跑出来,拉着我的手左看右瞧,一边笑着一边不停地抹眼泪。不一会,母亲把滚烫的饭菜端上桌子。小弟拉着我一起到门外,把一串长长的鞭炮挂在竹竿上点燃。顿时,“噼里啪啦”一阵爆竹声,响彻在寂静的山坳里。父亲端出自家酿制的糯米酒,给我舀上了满满的一碗,母亲为我夹了平时爱吃的菜肴。一家人相互碰杯祝福,浓浓的亲情在这大年三十团聚的夜晚汇集,让我备感温馨满怀。□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