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牵挂是两个人的幸福

2017-1-25 10:08:12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朱文杰

年关将近,周围有很多朋友都在准备着回老家。我的屋子隔壁住着一个小伙子,他祖籍贵州,父母就他一个孩子。由于山水迢迢,再加上平时长假难请、路资昂贵,他和我说一般两三年才能回去一次,今年由于公司事情多,买票也不容易,就不回家过年了。这些天,我发现他常常在电话里请求母亲为自己做一些事情。

“妈,天忽冷忽热的,你给我织件毛衣吧。要那种鲜黄色的毛线,越鲜越好。”

“妈,你去家里后山上采些嫩茶寄给我吧,真想咱们老家的茶啊。”

“有打电话和邮寄的钱你在这儿能买到不错的了。”我笑他说:“在这城市什么买不到?还要麻烦妈妈,你可真是不孝顺啊。”

“我这才是孝顺呢。”他神情认真地说:“爸妈几年前就都退休了,爸爸会下棋,没事儿的时候还能找人玩玩,可妈妈就是个劳碌命,除了干活就是干活,连和人聊几句都费劲。退了休,我又不在身边,她就整天空落落的。去年回家听邻居们说,她忙完了家里那一丁点活,在年关将近的那些天,就常常在门口呆坐着,一坐就是半天。”

他的眼睛似有泪水在闪动,“于是我就打电话给她,可是我发现,打完了电话,她还是没事做。我想了很久,才想出了这个不是法子的法子,就是给她找点儿事做。平时每次我让妈妈帮我做事时,她都高兴得不得了,总是花很多心思在上面,说要做到最好。因此每次让她为我做什么事时,我都要绞尽脑汁,重了怕她劳神,多了又怕她急赶。”

忽然间,我感到十分温暖,爱也可以这样啊。想起了每次我打电话回家,母亲总是问我吃穿怎样,说如果不好的话她就亲自做,终于明白这话的真正含义了。当我们狼吞虎咽地吃光母亲精心做的菜,穿着她洗熨的衣服清爽整洁地出门,躺在清香舒适的床上酣睡……这个时候,我们是幸福的,而母亲也是幸福的。

如果有一天,父母为我们什么也做不了了,那对他们来说一定是一种痛苦,至少也是一种折磨。因为,当孩子们长大成人,还能为孩子们做些小时候经常做的事,大概是父母觉得最有意义的事情了。

对朋友那位忙碌了一辈子的母亲来说,也许在年关将近的日子继续让她为心爱的儿子劳作下去,是合适的。此时孩子虽在千里之外,但忙碌的时候却又仿佛近在咫尺。每当我想像着她如何兴致勃勃地织毛衣,如何在阳光里去采家乡的新茶,如何在邮寄的包裹上面细腻地输送着自己的牵挂和爱抚的时候,我就觉得,“牵挂”不是一个人的负担,而是两个人的幸福。□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