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
中国矿业报订阅

苗乡绣娘

2017-2-24 15:32:33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何毓敏

南方的冬日不同于北方,入冬以后,太阳总喜欢躲进浓雾和云层里不肯露面。一个周末的早晨,刚刚睁开眼睛,一束束亮亮的光就带着温暖泻进屋来,正欲推开窗户享受冬日里难得的阳光,小伙伴的电话来了,提议也十分独特——开车去黔东南的苗乡走走,看看冬日阳光里“美人靠”上绣花的绣娘,和她们飞针走线织出的精美作品。

在我的记忆里,飞针走线的绣花技艺是十分了不起的。记得小时候,在黔北极地仡佬族山乡的老家,那些尚未出嫁的大姐姐们,每人手拿一件绣花的手绢或鞋垫,经常聚在一起说说笑笑,一会窃窃私语,一会笑声朗朗,对于一个懵懂少年,我不知道她们谈论的话题是在比谁的花绣得好,还是绣花礼物今后要赠送的人,也不知道该称呼这些待字闺房的姐姐们“绣娘”还是“绣姑”,但从她们开心的笑声和绯红的脸庞上,我知道这是年轻女子用心用情绣出的,对爱情和美好生活的向往与憧憬。

长大后,我走出了仡佬山乡到云锦故乡南京上学,先后游历了苏州、杭州、成都、长沙、广州等都市,亲手触摸和欣赏到苏绣、蜀绣、湘绣、粤绣那美轮美奂的作品,才知道“天下女子皆善绣”,绣花的学问其实很深。毕业后我回到贵州工作,耳濡目染不同于“四大名绣”的苗族刺绣,无论是舞台上靓丽的服饰,还是商城里精致的产品,那浓厚的苗族文化特色,独特的民族风格,美观夸张的构图,丰富多彩的色彩,栩栩如生的造型,仿佛是苗乡女子心中流淌出的热爱生活的诗歌,仿佛是苗乡绣娘一针一线织就的智慧勤劳的画卷,而这些诗与画,浸润着厚重的苗族文化养分,令我对这些心灵手巧的苗乡绣娘油然而生钦佩。因此,当沐浴暖暖的阳光走进苗乡时,我的内心是十分亲切和激动的。

车进千户苗寨,已远远传来苗族少女悠扬的歌声。循声望去,四五位身着盛装的苗族绣娘正倚在“美人靠”上忙着刺绣的活计,嘴里歌声飞扬,手中飞针走线,苗族盛装在阳光下有如霓裳,随着针线飞舞忽高忽低的纤纤细手,恰如翩翩起舞的优美舞姿,好一幅苗族绣娘能歌善舞的生动画面。从这幅画里,我分明感受到苗乡绣娘不同于苏绣、蜀绣、湘绣、粤绣的绣娘,也不同于老家绣花姑娘的独特民族风格和文化气质。苗族刺绣艺术,是苗族人民用勤劳智慧创造的一部“无字史书”,蕴含着深厚的文化内涵,折射出苗族历史演进和南迁的过程。传说,很早以前苗族有一位叫兰娟的女首领,为了记住从北向南迁徙跋涉的经历,想出用彩线记事的办法,过黄河绣一条黄线,过长江绣一条蓝线,翻山越岭也绣个符号标记,最后抵达落脚的聚居地时,从衣领、衣角到裤脚已绣满色彩斑斓的各种图案,从此,苗族同胞继承和发扬刺绣的习惯,以纪念这位聪慧英勇的前辈和她开创的这份美丽。

千户苗寨中坐落着“贵州苗族博物馆”,是苗乡规模很大的博物馆之一,馆里的刺绣艺术品令人目不暇接。站在一幅《苗乡春色》的刺绣前久久凝视,那阳光明媚,春色如画,百鸟欢唱,男耕女织的生动画面,栩栩如生,惟妙惟肖。为何刺绣中没有苗乡绣娘自己的身影呢?在另一幅《苗女》的刺绣艺术品中,我找到了答案。一位年轻漂亮的苗家女子,挑着颤悠悠的箩筐,从稻秧如织、绿韵荡漾的田间走来,箩筐里装满嫩绿的青草,草尖上仿佛还挂着晶莹的露珠,姑娘的脸上写满笑意,身后还跟着一群可爱的小鸭,这不正是苗乡绣娘自己的倩影吗?我忽然感到,这一幅幅美景不仅在刺绣中,更是在窗外,在这座数百年的苗寨里。苗乡的每一位女子都是出色的绣娘,她们有的在家中绣,有的在田间绣,有的在地头绣,有的在商场绣……共同绘就着心中的美好生活。我感觉自己就在这幅画中,我的心正和苗乡的节拍一起律动。也许,从苗族刺绣诞生的那一天起,刺绣就不仅仅是一门技艺,更是如同歌声一样,是苗族绣娘们表达思想和追求的最好形式。她们用一针一线描绘生活,描绘憧憬,把苗乡的一切都绣进了作品里,绣娘们既是画的作者,也是画中的主角,这样绝妙结合的画,不醉倾观众都难!

苗族喜爱刺绣,就像喜爱唱歌一样,几乎视若生命的一部分。往往四五岁开始,女孩子就跟着母亲、姐姐学习刺绣,历经几年磨炼,到了七八岁,大多掌握了刺绣技能,成为一名绣娘,绣品也可以镶织在自己或别人的衣裙上了,难怪人们常常称赞苗乡“人人会绣花,个个是绣娘”,阿依绣娘就是一位远近闻名的刺绣高手。跟随阿依来到她的家里,两层纯木结构的苗族传统民居收拾得干净整洁,阿依绣娘的爸爸见有客人进屋,立刻端来一碗醇香的自制米酒,热情地招呼我们品尝。就在喝酒时,我发现房间的四壁挂满了琳琅满目的刺绣工艺品,阿依绣娘高兴地告诉我们,她三岁学习刺绣,六岁已熟练掌握各种刺绣技术,还多次参加全国、全省苗族刺绣大赛,拿过不少大奖,墙上的作品全都出自她的手。

听说我们专门为了了解苗族刺绣而来,阿依绣娘像打开话匣子,滔滔不绝地介绍开了。苗族刺绣的种类很多,从色彩上分为单色绣和彩色绣两种,单色绣以青线为主,刺绣手法比较单一,其作品典雅凝重,朴素大方;彩色绣用七彩丝线绣织,手法比较复杂,或平绣或盘绣或挑绣,刺绣图案以花、鸟、虫、龙、蝴蝶、鱼为主,色调多种多样,以红、蓝、粉红、紫、青等颜色为主。苗族刺绣的最大特点,就是借助色彩的搭配和图案的组合,达到视觉上的多维效果,每一个刺绣图案都有一段传说,深含着苗族的民族文化和民族情感,这些精致的图案和色彩绣在衣服上,表现了人们对生活的热爱和对自然宇宙的崇敬。

听说“挑花”是苗族特有的技艺,我刚出口,阿依就接过了话,挑花是很难的工艺,利用布的经纬线挑绣,反挑正取,形成各种几何纹样,借助色彩和不规则几何纹样的搭配,形成多视角图案和立体视觉效果,很多作品技术高超,造型奇特,想像丰富,色调强烈,风格古朴,艺术大师刘海粟也高度评价我们苗族刺绣工艺是:“缕云裁月,苗女巧夺天工”呢!

苗族姑娘未出嫁前,都要亲手绣作一套嫁妆,从绣作到完成一般需要三至五年,这套大喜之日才能亮相的绣品,浸透着苗家姑娘浓浓的情感和最高的技艺。阿依姑娘害羞地告诉我们,她的嫁妆早已做好了。我想,以阿依绣娘人人称赞的高超技艺,她为自己绣作的嫁妆一定是非常华丽精致的。

龙是苗族同胞崇拜的图腾,我便问阿依绣娘有没有这样题材的作品,她立刻从闺房里取出一幅色彩鲜艳的飞龙刺绣。看着她摊开绣品时那率真稚气、热烈奔放的神态,不正是苗族同胞的写照吗?一位十几岁的苗乡绣娘,不仅练就了高超的刺绣本领,还懂得如此丰厚的刺绣知识和理论,不禁让我肃然起敬。我想,苗族刺绣之所以代表着中国少数民族刺绣的最高水平,原因大抵是独特的苗族文化和民族风格的精髓,已深深融入一代又一代心灵手巧的苗乡绣娘的血液里,绣娘在描绘生活,生活在滋养绣娘,通过一针一线流淌出来,通过一件件绣品结合出来,成为巧夺天工的艺术佳品!

回程途中,大伙争相展开自己购买的刺绣工艺品炫耀夸赞。在我看来,这些刺绣作品是没有好差优劣之分的,都是苗乡绣娘们一针一线对美好生活的描绘,都是苗乡绣娘们对刺绣艺术的执着,都是苗乡绣娘们对民族传统文化的坚守。回望苗寨,我忽然发现,生机盎然的苗寨其实就是一幅巨大的刺绣作品,是绣娘和她的亲人们用一砖一瓦、一土一木绘就的,生动地镌刻在祖国的版图上……□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