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2日 星期日
中国矿业报订阅

腓特烈一世与意大利

2017-5-5 16:20:00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张佳楠

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们将意大利视为被征服的国家,没有受到尊重的权利,因此他们几乎不召请意大利的王公们出席德意志的帝国会议,并以军队恫吓意大利的议会。皇帝们认为,意大利的王冠是德意志统治者的,只要他们越过阿尔卑斯山,就能得到它。

事实上,意大利的皇权较德意志弱,因为他们从一开始就是断断续续的,依靠每个侵略者个人之勇和军队支持。“皇帝-国王”理论上的最高主权无可争辩。在意大利许多城市,皇帝有征收捐税之权,他可在议会颁发诏令,并要求大领主们率领自己的附庸前来出席。但自从亨利四世时代以来,这些恢复了的管辖权从未实施过,伦巴德各大城市把它当作不可忍受的暴政,这些城市以财富和人口匹敌于德意志诸公国或北方诸王国而自豪,他们习惯于动荡的独立。

腓特烈一世向教皇哈德里安四世请求加冕时,罗马人向腓特烈提出一个要求,请求他帮助他们把帝国恢复到君士坦丁和查士丁尼统治时期的地位。罗人的代表态度傲慢,详述罗马人民的光荣,并准备恩赐腓特烈这个士瓦本异邦人以王权之后,进而要求在他进城前,给予罗马人民大量赠礼。面对这一不切实际又狂妄自大的要求,腓特烈怒斥道:“这就是你们罗马人的智慧吗?你们这些篡窃了罗马名位的人又是什么人?曾经的光荣和威权已经不属于你们,执政官、元老院和军士在我们这里。不是你们选择我们做统治者,而是查理曼和奥托把你们从希腊人和伦巴德人手中拯救出来并以他们的力量取得了帝冕。法兰克人的力量仍一如从前,不是人民把法律赐予君主,而是人民应当服从君主命令。”这是腓特烈对“帝国转移”的看法。因为这场斗争,腓特烈一世在意大利被描绘成外来的暴君和“奥地利压迫者的先驱”。

而在帝国内部,自亨利三世以来,没有一个皇帝受到如此尊敬。他继承了辽阔领地,联合萨克森与士瓦本两族;平息阿尔卑斯山以北麓威尔夫和魏布林根之间世仇;在他与罗马对抗时,高级教士亦忠诚于他;帝国内部公共和平未被扰乱。这是让德意志引以为豪的皇帝,他在国外维护德意志的尊严,他的去世被认为是极其有尊严的,他亡于十字军东征,这在中世纪人看来,死于“圣战”,无上荣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