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梦回南疆 仰望昆仑

——写在煤航西昆仑项目部出征的前夜

2017-5-12 16:47:22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许将

昆仑,你静静的矗立,横亘于蓝天大地,以奔腾之江流锻造了群峰逶迤间绵延千里的沟壑峭壁,以雪山之融水滋养了纵横长谷上粲然绽放的盎然生机。踏着青云与紫霞的霓彩,你从一段段古老的神话里走来,你走出了一篇篇诗词文阙、走出了一曲曲琴瑟筝弦,犹如那亘古的晨钟穿透时间的沙粒,又如大漠的长风吹奏起月下的羌笛。苍穹之下,当出征的号角再一次在煤航3S基地响起,东风已然裹挟着我悠远深长的记忆涤荡在雪域之巅。再启高原之旅,探宝之师定将豪情壮志、再展铁军雄风。

——题记

七月的昆仑,积雪还未完全融化吧,沟谷的河水当是高漫出河床,漫卷着沙泥肆意奔流;七月的昆仑,狂风依然还在呼号,山间的暴雪也常在阴云笼罩下嘶鸣着骤然突袭。可是,七月的昆仑,在日照已然变长、阳光开始回暖的季节里,在你苍茫岁月雕蚀的千皱万褶里,一定有成群的牦牛在某一片河滩敷绿的葱郁中啃嚼着新生的嫩草,一定有勤劳的柯族人在某一处羊群轻咩的高岗上俯瞰日渐繁忙的新藏线。七月,四千九百多米的麻扎达坂一定已经站上了第一批挑战高寒的骑行者;七月,喀拉喀什河畔的赛图拉小镇也一定已经迎来了奋战奉献在边陲的远行人。七月,又到了地质人投身山莽的日子;七月,又到了煤航人与高原相约的时节。在即将奔赴高原工作一线的前夜,我又一次在梦里走进南疆,绵长的记忆又一次将我带进那美丽动人的西昆仑……

我听到披着朝阳赶赴工作区的车厢内彼此的欢笑,我看到队友急促着呼吸艰难爬山时那依然坚定的眼神,我闻到某一块石板上随风飘来的馒头和咸菜的香味,我听到回荡在千山万壑间登顶高歌的九曲回肠。

我看到剖面勘测时大家分工协作的忙碌场景,我看到找到矿点时队友们欢呼雀跃的兴奋豪情,我看到晚灯下技术员勾绘地层界线的细致与严谨,我听到星光月影下疲惫入睡的兄弟们轻轻的鼾声。

我看到了大雪沟陡滑的坡面上煤航遥感人艰苦作业的身影,狂风呼号、暴雪突袭,迅猛的昆仑风雪骤然而起、咆哮肆虐、吞噬天地、一片苍茫,但奋战的激情丝毫没有退却,“煤航遥感”四个金灿大字在鲜艳的红色工服上熠熠夺目!

我看到了牦牛沟陷车时队友们身心疲惫却依然顽强坚毅的眼眸,汗水夹杂着车轮扬起的沙土将大家装扮成一个个泥人,但献身地质、找矿立功的承诺与信念支撑着大家从烈日当头鏖战到凌晨夜半,成功脱困时击掌的兴奋回荡在月光流泻的山谷、回荡在心潮迭起的胸怀!

我看到了翻越雪菊沟达坂时队友们饮风沐雪、纵横千里的画面,残阳饮血、暮色凝重,黑恰河咆哮着横亘眼前、奔流而下,队友们挽起裤腿牵手相连,冰凉刺骨的雪山融水见证着煤航区调人地质报国的铮铮誓言。

……

西昆仑,我有幸在硕士毕业参加工作的第一年就走进了你,我依然记得从零公里踏上天路时一路拍照的兴奋与喜悦,我依然记得翻越阿卡孜达坂时俯瞰窗外万丈深渊时揪心的紧张,我依然记得带着万分期待在阿卡孜达坂驻足西望乔戈里却愁云相阻时难言的落寞,我依然记得在拉斯塘河畔的野杏林采摘品尝野果时入口的酸甜,我依然记得途径库地边防哨卡时英武的战士将青春奉献在祖国的边疆,我依然记得满载物资的车队绵延千里为高原送去温暖与阳光。

麻扎达坂的冰川依然高悬在我惊叹敬仰的目光里,叶尔羌的湍流依然翻滚在梦中的记忆,黑卡达坂的九曲盘山通天路依然萦绕在脑海,喀拉喀什河波浪滔天、依然在心头百转吹奏着高原的进行曲。

又是一年,又到了七月,在工作将满一周年的时候,我再一次启程出发,去往那梦中回望无数的西昆仑,梦回那依依牵绊的赛图拉。

昆仑,七月的东风拂动着丝路的杨柳携去我的思念,带着这份深情上路,煤航遥感人将再一次踏着融雪汇流的浪花点点逆流而上、走进你年轮的皱褶、奋战在祖国边陲的雪域高原。

“地质报国、青春无悔、艰苦奋斗、找矿立功”,就让万年的雪山见证我青春的誓言吧,当黎明的破晓再一次划破新藏线的天际,一定有一支身穿红色的地质队伍将青春铭刻在天路之巅,这就是我们,更是将“煤航遥感”四个金灿大字炽热燃烧的青春! □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