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
中国矿业报订阅

拴马桩

2017-5-26 16:58:34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曹春雷

小时候祖母告诉我,只有大户人家才用这样的拴马桩,小户人家拴马,直接拴在树上。

回乡下看母亲。黄昏时,在村里走走。四处的炊烟已经升起来,有些老人已经不认得我了,我也想不起该称呼他们什么了。儿童相见不相识,就连街上跑着的狗也狐疑地望着我,一个劲地叫。

在一户人家的老宅前,我停了下来。

这老宅据说建于清朝,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让人感觉是一位静默的老者,安坐于时光深处,淡看岁月沧桑,波澜不惊。老宅院门一侧,有个长方形的石雕,图案是一个骑者骑在狮子上,狮子扭转身躯,像是随时一跃而起。骑者有英武之气,俯身前冲,神情生动。狮子伸出的前肢,是用来拴马的。小时候和祖母经过这里时,祖母告诉我,只有大户人家才用这样的拴马桩,小户人家拴马,直接拴在树上。可是马呢?祖母说,马啊,早就没了。马不在了,但拴马桩还在。

可以想象出这样一幕情景:穿着长袍马褂的主人骑着马,从外面风尘仆仆归来,在院门前下了马,将马缰系在拴马桩上,然后掸一下身上的灰尘,抬步进了院子。马则留在外面,摇着尾巴,低下头,心满意足地吃着槽里的青草。怀念那个有马的村庄。街上跑着黑马、红马或者黄马,马上骑着人,或者拉着车,车上有时是庄稼,有时是人。青石街上,马蹄声清脆,思念远方情郎的姑娘听见了,急急上街来,然而,“那踏踏的马蹄声,是一个美丽的错误,不是归人,而是过客。”

村里和田野上,曾经跑过清朝的马,民国的马,跑过战马、耕马。祖母讲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年代,村庄里都曾发生过战斗——那该是怎样的情景啊:炮声隆隆,战马奔驰,穿梭在枪林弹雨中,冲锋陷阵。后来到了和平年代,战马和战士一样,解甲归田,过上耕种的田园生活。

我问祖母,马在村庄里什么时候没的呢?祖母当时没有回答我,抬头望向远方,像是自言自语:是啊,是什么时候没的呢?拴马桩上,空空如也。

总有一天,老宅会消失的。宅前的这处拴马桩,也会湮没在历史的烟尘中。这世上,没有哪一个拴马桩,能拴得住时光这匹飞马。□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