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中国矿业报订阅

山路上的脚印

2017-6-2 20:17:06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张怡华

□ 张怡华

从小学三年级起,我就有个当作家的梦想。小学毕业时,遇上文化大革命,中学是在五七建校的劳动中度过的,作家梦也就此搁浅。

参加工作后,紧张的工作,生活的压力,作家梦也离我越来越远。不过,工作之余,我依然对书籍情有独钟,一直把自己的苦与乐倾注在笔尖,虽然变成铅字的机会不多,却也排解了多少剪不断理还乱的愁怀。

2006年,我52岁,企业精简裁员,从紧张的工作岗位上退下来。起初那段日子很无聊,整天喝酒打牌,无所事事。

2007年9月,沿着青春足迹,重走青藏线,写下了几万字的游记散文,这是自己与青春的对话,不需要解说,只要自己懂得就是。于是,留下了些近乎于记录的文字。文字网站发表后,不曾想得到各地战友的好评,个人博客的日点击量也达到1800多人次,由此激发了我的创作热情。2010年10月,重走襄渝线归来,我与沙明等战友主编了《圆梦襄渝》一书,当四万多文字变成铅字,沉淀在我心底的作家梦又开始蠢蠢欲动。

大概是在矿山长大的缘故,我对大山有着特殊的感情。这段生活经历,不能说放下就放得下的,因为这段经历影响了我的一生。从2007年开始写作,除了那段铁道兵军营生活的记忆,绝大部分文字,记录了抚育我成长的矿山。我写我的矿山,还写矿山周边的人文、山水,在这些文字中,抒发我对矿山的热爱和忠诚。

从来没想过要将这些文字集结出版。没形没状,没名没分。可是我舍不得它们,于是头脑发热,把它们叫到一起,立正看齐,分别起个名字。不管怎样,也算是给它们一个名分吧。

舍不得,是因为它们曾经跟随我逢山开路,遇水架桥,风餐露宿,沐雨栉风。陪我翻越一座座山,走过一道道梁。累了,席地而坐。困了,倒地而眠。痛了,相扶相搀。我舍不得扔掉它们,不管长得美与不美,俏与不俏。我要给它们垒窝筑巢,安上一个简陋而又温馨的家。

记得第一次在国家级报刊发表的作品是《山路弯弯》,这篇散文,写的就是我工作和生活的矿山,既写山路曲折坷坎,又写山路亦如人生。我知道,从山路上走过来的人,坚毅而务实,知道生活如同爬山,要靠自己支撑自己,命运才在自己掌握中。第一次出书,我特意取名为《山路弯弯》,其中有生活的不易,还有写作的孤独和艰辛的寓意。

现在,有机会把这些文章编在一本叫书的册子里,信手翻开,才发现编辑成册也有必要。这就像把文字变成一颗颗沙砾,铺就在曾经经历过的生活山路上。沙砾上留下了一串歪歪扭扭的脚印,那是一行行生活足迹的记录。当回过头来,就会看见那些若隐若现的痕迹,展示了曾经走过的那段路程。

当我年轻的时候,那些深深的脚窝里盛满了浮躁,盲目自大和不可一世。当我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青春不知所往。所能默写的只是无能为力和苍白呓语,所能证明自己生命存在的,只有染霜的银丝,还有额头上记录岁月的皱褶。

今天,书出版了。这是自费的,不会给我带来经济上的效益,却能给我带来金钱以外的收获。书,记录着我的心路历程,也释放着我的酸辣苦涩。或许书中还有几许梦想,那是我一生曾经迷恋过的希冀和期盼。即使我的梦想已经迈过年轻,变成没有青春美丽的迷茫,尽管如此,我依然会在山路上继续前行。□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