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2日 星期日
中国矿业报订阅

北煤纪事

2017-6-2 20:18:55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孙守仁

一条断层

离北票不远处,有个叫南天门的地方。一条碗口粗的裂缝,绵延百里。百年之前,地质学家翁文灏,曾揭开南天门断层的神秘面纱:五亿多年震旦系的石灰岩,还有侏罗纪和白垩纪的砂砾岩,落差有五千多米。站在山顶,俯瞰断层留下惨烈的景象,清晰可见。它和龙潭断层互相挤压,形成北票煤田的格架。可以推断,在晚古生代,地球活动竟是如此频繁,陆地变成海洋,海洋变成陆地。那是地球凤凰涅槃的结果。不要小看南天门断层,曾写进地质学教科书,引众多知名地质学者纷至沓来,成为大专院校地质教学基地。

我耳朵贴在深不可测的裂隙,仿佛听到地球心脏跳动;其实南天门断层,只不过是地球上细小的皱纹。但它给采煤带来不便,时有矿震发生。我从这一条裂缝,可以推断地球的生成发展,历经七灾八难,这使我更加热爱我们的美好家园。

一张龙票

一张盖有乾隆皇帝玉玺的宣纸,却被称之为“龙票”。这是开采地下煤炭的通行证。而获得龙票的地方,坐落在辽西北部的不毛之地,从此得名北票。

挖煤郎风趣地说:“我们在漆黑的窑内牵着龙脉,抖动龙须,使得黑色的金子重见天日。”黑色的金子,是个宝,能化铁,又能当柴烧。难怪当时的皇帝不肯签发,不去触动龙脉。或许这里的黑色金子质量好,小煤窑遍地开花,大煤矿也建起来了,山窝窝红如炭火。一张小小的龙票成就了北票,在老辈子人的心中,它是多么重要啊!

一棵柳树

北票栽种了很多柳树,大人小孩都喜欢柳树。印象中,是柳树陪着我长大的。柳树比较好生长,农村几乎家家都栽种。然而北票大柳树是我看到最老最粗最惹人喜欢的。那树干六个壮汉都搂不拢,枝叶茂密,遮风挡雨,人们在树底下,打扑克、嬉戏,是休闲的好去处。外地人来北票,都要光顾。一来二去,大柳树名声在外。我多次去外地出差,听说我是北票的,他们问,那棵大柳树还在不在。或许他们只知道大柳树,却不提北票。那棵树,活了百余岁。它所处商业街十字交叉口处,几次街道改造都没敢碰它。直至有一年,将其锯倒了,铺上了油漆路。谁知次年,枯木逢春,又长出一棵小树。凡北票人,只要提起它,都会喜笑颜开,因为它是北票历尽沧桑的象征。

一个万人坑

在北票台吉南山,有个“万人坑”。上万具尸骨埋在下面,那是日伪时期留下的罪恶。他们不管矿工死活,肆意开采,掠夺煤炭资源。北票煤矿成了人间地狱:“苦难矿山悲歌多,矿工血泪流成河。只见煤车天天转,不见矿工几人活。”我曾去那里瞻仰过,那是日本侵略中国留下的铁证。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矿工们冲破牢笼,燃起燎原之火,夜砸报国寮,举行大暴动。这在中国矿工斗争史上,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一对千米井

风烛残年的北票煤矿,像老牛一样止步不前了。然而,北票矿工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却做出惊天的举动,在国家没有投资的情况下,勒紧裤腰带,各种福利待遇取消了,房子不盖了,矿工仍住在伪满时期的矿工房。他们四下筹措资金,自力更生建台吉竖井。1974年,我国第一对千米竖井建成投产。时隔9年,深达1059米的冠山主竖井井架拔地而起。姊妹千米井,遥遥相对,这是北票矿工的骄傲,是自力更生精神的典范。他们为国家建功立业,做出巨大贡献。一座历史丰碑耸立在北票大地,每次我看到那高高的井架,都会不由得涌起激动的泪花。

嗯!我曾是千米井的建设者。□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