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
中国矿业报订阅

父亲的“专座”

2017-6-9 15:18:56 来源:中国矿业报社 作者:管洪芬

周末,和女儿去母亲家吃饭。因为去的晚了,到的时候母亲已经把饭菜都端上了桌。也不客套,我便在饭桌边坐下。只是没坐下几分钟,我便感觉哪不对劲似的,细细一想,我立即意识到我的不自然是因为我坐错位置了———我居然坐在了父亲的“专座”上。

关于这个位置,父亲曾说过,那是他坐惯了的,谁也不许抢。我抬眼望了眼父亲,此时,他刚好坐在我平时一贯坐的位置上。我有点奇怪,按理是父亲先入座的,他怎么会坐错位置呢?掩不住心底的好奇,我笑着问父亲:“爸,你今天怎么坐那了,专座不要了?”父亲憨厚地笑着,倒是母亲一下子抢白道:“你爸年纪大了,干活又辛苦,原来的位置不倚墙;现在坐那,累的时候靠一下墙,舒服一下。”

母亲的话让我的心一下子变得酸酸的。曾几何时,我曾渴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为我辛苦了一辈子的父母过上幸福的日子,可事实上呢,连年的奔波中辛苦的付出换来的只是捉襟见肘的现状,我不光没有实现我对父母的承诺,甚至常常会因为工作的繁忙而忽略了日渐苍老的父母。

抬眼看下父亲,的确,他较之以前苍老了许多,鬓角的白发、深嵌着的皱纹以及那渐已佝偻的身躯……其间种种的变化,我却从来不曾留意过!许是看出了我心底的那份歉疚,趁我去厨房时,跟在我身后的母亲又悄悄地告诉我说:“其实你爸也不是全为了后面那堵墙,他呀,是为了前面的那道‘墙’。”

前面的那道墙?我一下子疑惑起来。母亲说,你爸一直喜欢唱歌,早些年他不也常常让你教他唱流行歌曲吗?这会儿,这老头正迷着学《北京欢迎你》呢,因为记不住歌词,让你的侄女在前面那堵墙上给他写了整整一面墙的歌词呢……母亲说着,又不无怜惜地叹道:“你爸老了,面子也薄了,因为不好意思,他不许我告诉你。”听了母亲的话,我回到座位时特意留意了下母亲说的那面墙。果真,那道漆绿色的墙壁上由侄女密密麻麻地涂满了粉笔字,而我的父亲坐在那吃着饭,时不时地抬眼望下,便一脸的微笑。

望着那个微笑,我猛然想起十几年前,父亲曾经告诉过我,他永远不希望和我们有代沟,为了这,他会努力学习我们学过的一切……心突然隐隐地痛。午饭后,破例地,我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坐在客厅里和父亲说起了笑话。我一边央求着父亲为我拉一段二胡,一边嘻嘻哈哈地拉着女儿跳起了舞。虽然不停地跳动着,我依然注意到了父亲脸上那幸福的笑容,我知道此情此景一直是父亲深为陶醉的,因为那便是他满心期待的幸福啊!

望着父亲的笑容,我的眼里突然浸湿一片……□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