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走近三代矿山人

2017-6-23 15:49:45 来源:中国矿业报社 作者:宗慧芹

当杂草丛生中耸立起高高的井架,一座矿山拔地而起。经过40年的发展建设,这座被称为微山湖畔明珠的孔庄煤矿,从年产几十万吨的小矿到年产百万吨的大矿,从全靠力气挖煤到拥有专业人才、先进设备和技术的现代化矿井,实现着不断壮大与蝶变。而在这40年来的发展变化中,也承载着几代矿山人的汗水与梦想。

“时间过得可真快呀,一转眼,孔庄煤矿都投产40年了,刚到矿山上的情景好像就在眼前……”孔庄煤矿退休职工华传顺放下筷子,打开了话匣子。“是啊,这一转眼我也在矿上干了30多年了。”儿子华勇往椅背上靠了靠也陷入了回忆。“这架势,又要讲过去的故事喽。”孙子华旭调侃道。

他们祖孙三代都是孔庄煤矿井下一线职工,与煤矿有着难解的情缘。让我们跟随他们的脚步,一起重温过去的故事,感受孔庄日新月异的变化。

矿一代的艰苦

今年74岁的华传顺,刚上班时在大屯公司二十七处从事矿建工作。到1976年孔庄煤矿正式投产后,他就成了矿上的第一代矿工。“要说干煤矿吃苦最多的还是我们这代人。那时采煤都是靠打眼放炮,除了运煤的工序是机械化运输外,其余的工序几乎都要肩扛手抬,那可是全凭力气,一个班下来累得浑身跟散了架似的,身体单薄的工友都累哭了。”华传顺说。

建矿初期,井下生产工艺极其简陋,井下的一切程序全都依靠手工操作。为了能采更多的煤,华传顺和工友们经常在井下不知疲倦地干上10几个小时,即使这样,一个班也只能出几十吨煤。

那时不仅工作时间和劳动强度都非常的大,而且井下的工作环境特别的恶劣。工作面通风条件差,一放炮煤尘飞扬根本看不到人,升井后的矿工脸上全是煤尘,一个班下来,黑乎乎的脸,衬得牙齿雪白雪白的,就算在澡堂泡上几回,眼圈还是黑的。华传顺说:“远看像个要饭的,近看是个挖炭的,就是我们那代矿工的真实写照。”

工作条件艰苦不说,安全更是让人头疼的事。当时井下使用的材料、设备、工艺等都比较落后,安全得不到保证,而且在矿工心中普遍存在着“不违章哪能出煤”的错误思想,井下时常出现伤亡事故。“碰手伤腿的工伤是常事,伤亡事故连年不断,我自己亲眼所见的伤亡事故就有好几次。”华传顺声音越来越低缓。

刚建矿时不光安全生产条件不好,生活设施也很简陋。几幢筒子楼挤满了单身汉,拖家带口的能有个10几平方米的房子。华传顺是附近农村招工过来的,因为离家远,他一个月左右才能回家一趟,最初都是走着来回,后来有了些积蓄才买了辆自行车。“现在想想那时无论工作还是生活都挺苦的,但当时真觉得没啥。”华传顺笑声爽朗。

矿二代的拼搏

从小听父亲讲煤矿故事长大的华勇,18岁那年也成为了一名矿工,就是我们现在说的“矿二代”。1983年华勇刚入矿时,矿上采用的还是“放炮落煤、铁锨攉煤”的采煤工艺。到了1985年,矿上引进了机械化采煤。“我很幸运入矿不久就赶上了机械化采煤。记得我第一次操作煤机时,额头上挂着豆大的汗珠,小心翼翼地察看滚筒高度、角度,严格按照进刀标准控制着煤机,割一刀煤就有100多吨。”华勇回忆起来,语气里还透着一股兴奋。

后来,矿上不断升级煤机,从单滚筒换代成双滚筒,功率150KW到375KW、730KW,每班产量也从最初的100多吨提高到600多吨。“不过那时还是采用金属支柱支护,哪个扛梁的肩膀不留下了深深的凹痕。”华勇说:“到2002年井下又有了遥控综采机,支护方式也从金属摩擦支柱转换为单体液压支柱,而且工作面及沿线的运输机、皮带、溜子等全部设备进行开停监视控制,随着技术和工艺的不断升级,矿工的安全有了很大保障。”

为了提高煤炭产量,区队里天天开会发动高产,号召职工“出满勤、干满点;出大力、流大汗;宁掉二斤肉,不欠一两煤!”在井下连续工作近20个小时那是家常便饭。“在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里,我们真是靠着激情出煤啊!”虽然苦虽然累,但每个人身上好像有使不完的劲。华勇说起来那时战天斗地、苦干大干的情景,神采飞扬。

随着矿井装备现代化水平的提高,华勇意识到,只有掌握丰富的专业知识,才能成为称职的煤矿工人。通过刻苦学习和钻研,2005年,他成为一名采掘电工。华勇说,之所以专注于技能提升,就是希望自己这代矿工能够通过不断学习和创新,来改变人们过去对煤矿工人“傻大粗黑”的印象。

当华勇在孔庄工房安家时,不仅分得了50多平方米的两居室,而且工房里的学校、医院、超市、饭店、银行等一应俱全。无论对工作还是生活,华勇心里都很满意而知足。

矿三代的自豪

听着父亲和爷爷的讲述,90后的华旭脑海中浮现出一幕一幕的工作场景,像放电影一样演绎着煤矿几十年来的发展变化。现在矿上的装备更先进了,职工的安全意识也更强了,从井下到井上,和过去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华旭庆幸自己赶上了好年代,更想着要好好珍惜眼前的幸福。

“不光采煤机械化程度越来越高,掘进也一样,早就用上了综掘机……”2013年技校毕业后,华旭被分配在采掘一线。他接着说:“现在井下的安全措施和防护做得十分到位,也制定了详实而精细的各项管理制度,对安全非常有保障。”

虽然井下机械化程度越来越高,安全越来越好,但从小娇生惯养的华旭刚下井时,跟着师傅在迎头跑了一圈,脚上就磨出了好几个水泡,看到是汗流浃背的矿工师傅整个班都在迎头忙活,心里不禁打起退堂鼓来。但一想到爷爷和父亲在那么苦的条件下都能在井下干一辈子,华旭咬牙坚持干了下去,干了一段时间后,他发现一线并没有自己想像的那么苦,也渐渐喜欢上了这份工作,抢着干重活,虚心学技术,一个班下来常常把自己弄得精疲力尽,可依然乐此不疲。

“现在矿上,非常注重安全质量标准化建设,通过科学管理、系统优化、新技创新等,矿井走向了安全高效之路,安全好了,效率高了,劳动强度低了……”华旭越说越兴奋,神情里藏不住骄傲。虽然煤炭形势有些低迷,钱少了,但活还是照样干。“只要我们别泄气,相信以后的日子还会越来越好的。”年轻的“矿三代”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现在华旭一家三口住在单位新建的100多平方米的福利房中,平平安安上班去,高高兴兴回家来,过着其乐融融的小日子,每天脸上都挂着笑意。

无论是从艰苦开采还是到黄金十年,再到如今的短暂不景气,从华传顺到华勇再到华旭,祖孙三代矿山人心里虽有起伏,但对于给他们带来稳定而幸福生活的孔庄煤矿,仍然一往情深。他们说:“不管未来如何,我们对这座矿山的深厚感情无法改变。”□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