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奔跑的炊烟

2017-7-21 17:24:44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梁惠娣

炊烟是有脚的,它会跑。

小时候,我背着小书包,穿田埂,行山路,过江堤,到邻村去上学。傍晚,我扯着夕阳余晖的裙角放学回家,炊烟跑到村头等我,炊烟在村前的老榕树梢上袅袅盘旋,在村前的小溪旁张望守候,炊烟里有妈妈煮的新米饭和葱花炒蛋的香味,惹我口水直流。我加快脚步一溜小跑,跟着炊烟回家。

炊烟升起处,便有家的等待与温暖。

小时候,我到山上放牛,让黄牛在山坡上吃草,我躺在山坡的草地上看像一块纯净蓝布的天空,看天空中朵朵像棉花糖一般的白云,看山脚下绿意流泻的竹林,看竹林掩映中的红砖瓦房。到了傍晚,家家瓦房的屋顶上的烟囱里便冒出一缕缕灰黑色的炊烟。炊烟像调皮的孩童,欢快地奔跑起来。它们先在屋顶上耍一会儿,然后跑到竹梢上捉迷藏,在竹梢间蹦来跳去,过了一会儿,又从树梢上翻了个跟头,然后跑到半空中,天真地伸手要偷棉花糖吃,一阵风吹来,它们就躲起来不见了。小时候我常常坐在山坡上看炊烟,看得入了迷。当炊烟跑得不见了踪影的时候,我便知道母亲已做好了饭菜在等着我回家了。于是我牵着黄牛,踏着铺满夕阳金色余晖的乡间小路回家。

当我渐渐地长大,因为求学、工作,我离开了家乡,渐行渐远,此后经年,我仿佛也是一缕炊烟,从家乡的村庄跑到了外面,一直在奔跑。在异乡,当我困顿时,我常常会想起故乡的一草一木,想起我的父母,想起只有故乡才有的炊烟,我的心里便涌起一股热流。我仿佛看到,炊烟里,有母亲弯曲的身影,母亲正弯曲着腰身,在炉灶旁忙碌着,做出可口的饭菜。我仿佛听到,炊烟里,有母亲深情的呼唤,母亲在呼唤我回家,吃她亲手做的白米饭和葱花炒蛋。

炊烟最能知悉母亲为何青丝变成了白发,为何脸上布满了皱纹,为何双手布满老茧,为何腰身不再坚挺。当我远行的脚步越来越远,母亲总燃起一缕飘香的炊烟催我放慢脚步,催我回家。

家乡的炊烟依然在村庄的上空奔跑,而远离家乡的游子就像一缕炊烟,也在不停地奔跑,奔跑在拼搏与回家的路上。□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