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8月21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岁近古稀志存高雅

——我的历史老师及他的病退生活

2017-7-28 17:39:57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小屋清风

邓爱华是我读高中时的老师。那时高中还是两年制,高一快结束时才分为文、理科。我选择了文科班,邓爱华老师担任那个班的历史老师并兼任班主任。

那个时候的邓老师正值如日中天的中年。与大多数的湖南男人一样,邓老师个头不是太高,但却打得一手好篮球。兴许是因为爱好体育运动的缘故,邓老师的脸庞晒得黝黑而光亮,身体很结实。走近的时候,分明能看见他胳膊上的腱子肉。我曾看过有他参加的篮球比赛,至今还记得他在球场上驰骋时矫健、灵巧、自如的身影。

具体地说,邓老师教的是《中国古代史》。印象中,他教历史从来不看讲义,也不怎么看教科书,挂上自己用毛笔绘制的挂图就开始讲。讲述时深入浅出,生动有趣,往往是在很轻松的氛围中就让我们记住了书中的内容。也许正因为如此,我对历史产生了兴趣,尤其对一些重要的章节,熟读几遍之后,几乎能整页整页的背诵;重点段落,更是能倒背如流。

邓爱华老师作品

高中老师之中,之所以对邓老师印象深刻,除了他的课讲得好之外,还缘于他对我的鼓励与关怀,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暖心”。从某种意义上说,他的这种“暖心”给了我上进的勇气与信心——

农村的高中学校不像城里那么多,往往是一个学校集中了好几个乡的学生。由于离家比较远,所以学生们基本上吃住都在学校,只许每周六回家一次。回家也不完全是让学生休息的,而是让学生将需要换洗的衣物带回去,周日下午返校时换上,并带上够吃一个礼拜的“干粮”。当然,同学中也有极少数家庭条件比较好的,比如父母亲有当干部的或在外面工作的。他们不用带饭菜,而是直接在学校的食堂里买,饭当然是白花花的米饭,菜则有豆腐泡炒肉、芹菜炒腊肉、春笋炒肉片等。

但说实在话,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们同学中家境富裕的并不多。他们大多和我一样,是自带“干粮”的。所谓“干粮”,就是可以保持一个礼拜不坏的大米和咸菜。每次上课前,用一个铝制的饭盒(作上自己能识别的记号)装上大米,用自来水冲洗干净,然后装上一定深度的水,把饭盒放在学校食堂里用来蒸饭的木格里。下课时饭已蒸好,你取走自己的饭盒即可。说到咸菜,主要是湖南一带的辣椒酱、霉豆腐、辣椒拌萝卜条,好一点的是干萝卜条炒豆豉或酸萝卜炒豆豉,所谓“炒”,就是放一点大油炒一下。放凉之后,用一个大的玻璃瓶装着,一吃就是一个星期。有时候温度太高了,吃到周三或周四左右,瓶子里的菜就发酵或“生白花”了,但还得继续吃。

刚分到文科班不久,我在一次阶段性的摸底考试中考出了不错的成绩。公布成绩那天的晚自习时间,邓老师把我从教室叫到他的宿舍,说是要跟我“谈谈心”。我心里并不知道邓老师要跟我谈什么,所以心里还是有点忐忑不安。敲了门,进了屋,邓老师招呼我坐下。他先是了解了我的家庭情况,问我是否适应文科班的学习,生活上有什么困难;然后,表扬我“摸底考试考得不错”,接着询问我在学习上有什么长远打算,跟我讲述了不少“寒门出贵子”的道理,鼓励我发奋努力,争取考上大学。

临走之前,邓老师把我拉到他跟前,从钱夹里抽出五块钱,塞进我的衣袋里,并对我说:“这是老师对你在这次考试中考得好成绩的奖励。你可以到食堂里买几次肉吃,补充一点营养。”尽管我再三推辞,但邓老师还是坚持把钱塞进我的衣袋里。

此事对我的影响很大。当然,不仅仅因为五块钱(尽管在当时五块钱与今天的五块钱不可同日而语)。更重要的是,老师的一番推心置腹的谈话,这种关心,对于一个家境贫寒而内心世界又藏有几分自卑的孩子来说,是多大的鼓励!对于培养他的自信与学习热情,甚至激发他通过学习改变自己的命运,是多么的弥足珍贵!(当然,我后来没舍得用这五块钱买肉吃,而是用它买了复习资料。)

此后不久,邓老师就不再教我们的历史课,也不再担任我们的班主任。但他一直关心着我的学习,有时候考出好成绩,依然会得到他的鼓励与提醒。

1982年高中毕业之后,在外地求学以及工作后的几十年时间里,我再未见过邓老师。其间,也曾几次回到母校去找过他,但一直没有找到。再后来打听到,他去外地的孩子家住了,有时也去帮亲戚照看生意,住在家的时间很少,故一直无缘重逢。

直到今年回老家过春节,其间和高中的同学们小聚,才见到久违的邓老师。此时,离我们高中毕业时分别已经整整35年。

和同学们寒暄时,我对邓老师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他出生于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但刻苦学习,后来考入了邵阳市技工学校,可命运不济,临分配时,遭遇三年困难时期,市劳动局下达停办通知,他只好回家务农。后来他又考取了湘乡师范,毕业后当过一段时间小学老师。以后因为体育特长,被推荐到邵阳师专进修体育,结业后调到邵东二中担任体育老师。后因患眩晕症,学校安排他教历史课。正是这期间,他担任了我们的历史课老师兼班主任。再以后,他又当过会计、搞过剧本创作。后因眩晕症复发并加重,办理了病退手续,回家休养。

谈及后来怎么练起了书法、写起了对联,邓老师在一篇自我介绍中写道:“退休回家,虽病有好转,但总觉得枯燥无味,该找点事来干才好。”后来发现,改革开放后,农村恢复了一个习俗,那就是谁家有红白喜事,都要请村里的“笔杆子”来写上几幅对联。自己何不试试呢?于是,他开始“拜师学艺”——请人教写毛笔字。经过几年不懈的努力,他觉得自己的毛笔字有了很大长进,村里的人也陆陆续续有人请他上家里去写对联了。

写了一段时间,问题又冒出来了。原来是抄前人的对联,如果想原创,难度还很大。因为写对联要求对仗,名词对名词、动词对动词……而且要讲究韵律,平仄要搭配。为了不露怯,邓老师一头又扎进了有关研究对联韵律的书籍里,一本《现代汉语词典》也成了他形影不离的老师。每当想好一组对联,就逐字地对照词典核对平仄。他不仅在家里苦苦钻研,凡外出探亲或旅游,凡见对联,便如获珍宝,立即抄写下来。同时,他注意融会贯通,推陈出新。如曹操有“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名言,被他改为对联:“老骥蹄声疾,耆年国事忙。”几年下来,邓老师写对联写出了名,不仅村里人请他写,外面也时常有人“托关系”找他写,有时候家里可谓门庭若市,但邓老师自是乐在其中,乐此不疲。

邓老师如今已经步入古稀之年,但他壮心不已,赤心未改。他总想为继承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文化与加强精神文明建设再做点什么。于是,他将他以往撰写的对联、警句等加以整理,装订成册,并冠以《做人处事》书名,送给他的亲人、朋友、原来的同事以及学生。他说,他希望“人人去私欲,献爱心;个个淡名利,奉善行”,让世人都修德养性,做有道德、有知识、有理想、有抱负、有担当、有贡献的高尚的人。此心可鉴,斯为师表。□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