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1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山河堰的身世之谜

2017-10-20 16:38:57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秦延安

说起陕西著名的古代水利工程,大多数人只知道关中的郑国渠,可是在陕南的汉中盆地,还有一项著名的水利工程——山河堰,也许因为其偏安一隅和未解的身世之谜,使得很多人忽视了它的存在。

山河堰即今天的汉中石门水库灌区南干渠,是汉中地区最早有史可查的水利工程,与关中的郑国渠、四川的都江堰齐名于世。相传山河堰创修于刘邦为汉王都南郑时,由萧何创修而成。此观点最早见诸于《宋史》。据此可知,在北宋时,人们认为山河堰为汉初萧何所创。

而杨绛所撰的《重修山河堰记》中记载,南宋孝宗乾道二年(1166年),吴璘“首访境内浸溉之原,其大者无若汉相国曹公山河堰,导褒水,限以石,顺流而疏之。”其下文复称:“曹为异代创业之辅,公实今日中兴之佐。”这里的“曹公”即指汉初名臣曹参。五年后,城固知县阎苍舒在《重修山河堰记》中也说:“父老相传,此堰曹相国作。”据此可知,到南宋时,人们却认为山河堰创自曹参,这是与北宋时完全相反的观点。

前后百年多时间,却对山河堰的修建者持有不同的观点,这种歧异,也显露出山河堰创自汉初之说,不足为信。实际上,早在南宋时期,掌管皇族事务的宗正少卿、兼国史院编修官的阎苍舒就对此存有疑问:“由汉迄今 ,维梁为巨镇,世宿重兵,取足南亩,税事宜力。国朝有山河军,嘉祐三年,提举常平史照谓游手扰人,罢之。”此事亦见《宋史·河渠志》。这里所说的“山河军”颇值得注意。说明在此之前,山河堰是由山河军负责管理。

然而,山河军名义上为地方的常备军,实际上是各州府和某些中央机构的杂役兵。据《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五记载,宋乾德二年(964年)冬伐蜀,兴元一带(即今天的汉中)并未受到较大破坏。卷七“乾德四年五月甲戌”条载:“守忠初护屯田兵于河阴,王师克兴元,上诏守忠谓曰:‘远俗苛虐,南郑走集之地,卿为朕抚和之。’即遣守忠权知兴元。”安守忠奉命“抚和”汉川,带领其在河阴屯田所领之兵前往山南,接收后蜀在山南地区的驻兵。“山河军”或即成立于此时,取“山南”、“河阴”二名之首字而成之。“山河堰”也因“山河军”而得名。

但山河堰之创筑未必在安守忠创立山河军之时,或在此稍前。据《旧五代史》卷七四《张虔钊》载,五代时期,后蜀一直在汉中屯驻大军以防备中原王朝,兵力多达数万。凡此数万之众,久屯汉中,必屯田以自给。据此可知,山河堰很可能创筑于后汉高祖时代(当时汉中在后蜀统治下),由后蜀军所修。到了宋朝以后,兴元知府安守忠于其地置山河军安置后蜀降兵,该堰也因而得名“山河堰”。

说山河堰修建于五代时期之后汉高祖时,除以上证据外,还可举出若干证据。西晋时成书的《华阳国志》对汉中的历史地理都记载的特别详细,其相距两汉年代并不久远,但却没有一点关于山河堰的记述。而二百多年后,郦道元在《水经注》卷二七《沔水上》“褒水”条中,也没有关于山河堰的只字片语,这都不符合常理。如果当时已有山河堰,肯定在文献中有记载,不会没有一点蛛丝马迹。

其实谁主持修建山河堰都无关紧要,它只不过是我国古代劳动人民治水兴农的结晶之一。山河堰为发展汉中农业生产发挥了重要作用,直接影响到军食、民用与军事上的胜败,因而被历代统治阶级所重视,曾多次被修复,石门摩崖石刻《褒城山河堰记》、《修复山河堰记》、《山河堰赋》等都有所记述。1942年,陕西水利专家李仪祉以原山河堰为基础,主持修建了褒惠渠。1970年,褒河石门水库建成后,对褒河引水灌溉渠系进行了重建,让山河堰这一古老的水利工程重新焕发青春,一直为汉中人民造福。□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