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乌江看水

2017-12-4 8:44:59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赵宽宏

去乌江,就为看水。

其实我是去乌江看过水的。我说的乌江,是指乌江大坝上游的这一段。这一段水面阔,这几年我分别从下游的乌江坝和上游的织金两地下过水,都到一个叫“三岔河”的地方返航的。我问同行的作家,这两个叫“三岔河”的地方,是不是同一片水域,他们也是一头雾水:不一定啊,大概有岔口的地方,都叫“三岔河”吧?

都说,九寨归来不看水,乌江的水有什么好看的,而且还一而再,再而三地看?然而,当采风的组织者征求“上山”还是“下水”时,我毫不犹豫就选择了“下水”。“上山”是去息烽名山西望山,“下水”是到息烽段的乌江峡,这一段的乌江,我应该没去过。

我们是在一个叫仲家坪的渡口下水的,这是乌江的支流息烽河,至马脑石汇入乌江干流。我们看到,整个息烽河都在“拆围”,就是拆除网箱,禁止网箱养鱼。旁边的人指着两边正在拆除还未拆尽的网箱告诉我们,当年一个个网箱“拔水而起”,一条条鲜鱼破箱而出,那阵势不止给人一种视觉上的冲击,更有一种心灵上的震撼;这虽给养殖户带来了可观的财富,但也毁了一江好水。大量的鱼饲残饵,和有机代谢物及鱼药的重金属残留日积月累,已大大超出水体自身的净化能力,这就是不可持续发展,这就违背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理念。因此有关方面决定,以稻田养鱼、池塘养鱼替代乌江自然河道上的网箱养鱼,还乌江一泓清水。

我从心底为主政者的这一决策叫好。

不过科学已经证明,茫茫宇宙,唯有地球上有水,所以也只有地球才孕育出了生命。因此说,水是生命之源、生产之要、生态之基。它与空气、阳光一样,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基础;它与蛋白质、氨基酸一样,是生命得以延续的基本营养。我们要虔诚地景仰水,要恭敬地善待水,要全力地爱护水,要诚心地感恩水。所以,我要来乌江看水。

我来乌江看水,还因为息烽这一段的乌江我没看过。

乌江全长一千多公里,然而有人说息烽县境内的这六七十公里最具意味。乌江七峡中的炼鹰峡、赤壁峡、叠翠峡、猴愁峡、凝碧峡都集中在这里,还有姊妹峰、骆驼峰、鲤鱼山、玉龙山等奇景异观赏心悦目,秀色怡人。因为船的马达声隆,江面风大,熟悉这一江段的当地作家对着我的耳朵,大声向我介绍这个峡那个峰,其实我并没真正弄清楚那峡是哪个峡,那峰是哪个峰。但是,一江秀美壮阔的风景却生动着我的双眸,激荡着我的心潮。特别是那高崖绝壁刀劈的一样,宛如一幅巨幅的水墨画轴徐徐打开,气势恢弘,一泻千米,摇人心旌;一船的同伴都被眼前这幅大自然的杰作惊呆了,它被誉为“乌江画廊”一点也不为过。不过我却认为,如此绝美的景致,若少了一江碧水的衬托,也一定会失色不少的。因此说,看山,是不能没有水,不能没有好水的。

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这段江段更有让人荡气回肠的故事——当年红军四渡赤水之后,佯攻贵阳,以期调出滇军,就是从息烽这段江段南渡乌江的。原来乌江的这片水是泅渡过中国的红色希望的啊。真的不可小觑了这次的泅渡,这一渡就让中国的现代史拐了个大弯,走上了正道。

在我们纵情讴歌这片乌江水时,我却分明听见古人在说:“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乌江的水也一样,它能载舟,亦能覆舟;它摆得脱诱惑,守得住宁静;它遇到阻力,会努力挣脱羁绊;它碰上坎坷,能激荡起美丽的浪花……它乐见沿途的风情万种,也懂得顺逆都是常境。但终于,人们没有忘了乌江的水,正在努力还它的一江清泓。

乌江看水,不虚此行。□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