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3日 星期六
中国矿业报订阅

地质事业需要一代代的远行者

——读《男儿要远行》

2017-12-25 8:42:25 来源:中国矿业报社 作者:郭友钊

在春天,剧作家黄世英老师热情地谈他又一年度的春播计划——要总结一下自己所从事50多年的地质文学创作。在夏天,黄老师又告诉我,中国地质调查局和地质出版社坚定地支持出版他创作的地质题材电影剧本。在秋天的一天,我带上黄老师快递给我的《男儿要远行》,飞到南疆出野外,登昆仑山与天山,穿越戈壁与沙漠,再当了一回远行的男儿。在冬天,我打开厚重的《男儿要远行》,仍然可以闻到雪莲的清香、看到胡杨的伟岸,又想起了研读《男儿要远行》时给我的印象。

事业要远行,文学要伴行。1949年电影《桥》的公映,是在从战争走向和平、从农业生产走向工业生产大跨越的背景下,开创了我国电影事业工业题材的先河。作为工业基础与先行的地质事业,虽然在我国起步晚,也在1965年诞生了地质题材电影《年青的一代》以及1974年的《创业》,其塑造的英雄人物萧继业、周挺杉等人激励着百万地质大军继承革命前辈重建祖国、复兴民族的伟业,从城乡走向旷野,从平原挺进深山,为祖国寻找矿藏,开发矿业,奠定了百废待兴时社会经济发展所急需的资源基础。然而,行业外作家所创作的地质文学作品远远落后于火热的地质生活,不能满足地质事业发展的需要。为改变当时地质部门只有“一本书(小说《鹰之歌》)、一首歌(《勘探队之歌》)、一部戏(话剧及电影《年青的一代》)”的局面,在“地质文学是地质事业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共识下,原地质部部长孙大光主导调入小说、诗歌、纪实、编剧等文体的作家进京,成立了地质文学创作室,并组建地质作家协会(现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开启了地质文学的新局面,实现了地质队伍自己有身边的作家诗人及其作品的文化生活愿望。

任重要致远,钩深能致远。人类的历史是由表及里、由形及质的利用自然资源的过程。农业文明是在地理发现与开发的过程中开花与结果,已经有数千年的历程,其灿烂的赋、诗、词、曲温润了多少田间地头的生命。工业文明则是在地质发现与开发的过程中沉淀与结晶,只有200多年的历程,在我国则仅有百年的历程,其光辉的小说、诗歌、散文、影视正激励着探索者远行。可以说,地质事业是人类生存与发展中最具基础性的伟大事业,也是勇敢者、睿智者所追随的事业,是任重道远的未竟事业。同时,地质非同于地理,它研究地下深部、追溯史前远古、恢复宇宙生成与生命演化,探究物质与能量在冥冥的时间与空间中的相互作用与相互转化,是求索形而上的事业,是将通过钩深索隐而将迈向成功的事业。地质事业,会遇一时的中兴,会遇一时的挫折。若地质队员不能任重、无能钩深,在地质事业中均难能做到宁静致远,地质事业中的地质文学也无以致远。而地质文学的作家诗人,如果不挚爱地质、不深入地质,何以成为地质工作者?何以成为地质作家诗人?

黄老师要写远行者,首先让自己成为远行者。他20岁参加地质工作,23岁发表地质文学作品。从事地质工作,找到铁矿,成长为地质工程师;从事地质文学创作,成长为一级作家。远行者与远行者同行,即使在远行者因行业不景气而离开的时候,他仍然宁静地守望着地质事业,即使退休了也仍然坚持他的地质文学创作,仍然做一位地质事业勇敢的远行者,如李白《侠客行》中的侠客:“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2010年,年近古稀的黄老师还深入沙漠腹地,创作出了地质题材电影《罗布泊》。2012年,国土资源部召开“山野为证——黄世英地质文学五十年纪念座谈会”,对这位地质事业的远行者进行了总结——国土资源部原部长徐绍史写道“世英同志对地质文学苦心孤诣、对地质事业殚精竭虑,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向世英同志表示敬意和感谢。”副部长徐德明则动情地致词:“不是每一个人的五十年都值得纪念。当一个作家能够五十年如一日地坚持文学创作,五十年如一日地为国土资源事业鼓与呼,而且始终能以他的作品屹立在时代最前沿的时候,我们对他的心情只能是深深的敬意。”

我国地质事业第二个一百年的开端之时,《男儿要远行》的出版,不知道年近耄耋的黄世英老师是否赋予她的使命:远行中的地质事业,需要一代代的远行者,需要他们的肉体去远行,也需要他们崇高的精神去远行。□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