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27日 星期日
中国矿业报订阅

那才是青春吐芳华

——观看电影《芳华》有感

2018-1-15 8:52:34 来源:中国矿业报社 作者:袁赣湘

近日,有幸观看了作家严歌苓同名作品改编,由冯小刚导演的电影《芳华》。整部影片跨度较长,讲述了上世纪70年代到90年代以刘峰、何小萍、萧穗子为代表的解放军文工团成员的命运在时代浪潮中此起彼伏的故事。

电影《芳华》就是我们这代人的使命与人物的真实写真。因为作家严歌苓和我同龄。在我们这一辈人的记忆里,电影中的刘峰、何小萍等人物可以说是活灵活现。刘峰曾是文工团里的学雷锋标兵,是什么脏活累活都抢着干的大好人。当他爱上女演员林丁丁后,把上大学深造的机会都让给了别人。在被林丁丁反咬一口后,他的处境如同跌到了悬崖之下。他在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负伤,成为失去一条胳膊的残疾人。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刘峰似乎跟不上时代节奏,拖着一条胳膊成为一介平民,他浑身仿佛带着一种中年人的没落与潦倒,老婆也跟着别人跑了,还受到所谓城管人员的处处刁难……何小萍因为她父亲的缘故,造成她不能与其他演员合群,在文工团屡受排挤,无论她多努力、多刻苦的练习,哪怕她的舞蹈跳得比别人更出众,她也无法成为那个时代的获益者。这个内心孤独的女孩,她在不断地与命运抗争,历经各种无奈,但她也得屈从。后来她被部队调到野战医院成为一名护士。在枪林弹雨的战场上,她拼死救护伤员,在成为战士心中的英雄后,因巨大心理反差,终于令她的精神崩溃,让她成为那个时代的悲剧人物。

电影中几个镜头的细节,对我印象十分很深。在对越反击战中,身为副连长的刘峰已身负重伤,但他却把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想到的依旧是执行上级命令,要完成送弹药的任务。退伍后自食其力的刘峰,哪怕到了十分贫困的时候,仍要拖着一条胳膊、带着美酒去祭奠失去生命的战友。刘峰一番话也颇感人,“……和死去的战友比,我是幸运的”。这种崇高的精神风范与价值观,就是我们这代人的真实写照。

这十几年间,社会上对上世纪50年代中后期出生、70年代“上过山、下过乡”成长起来的一代人,似乎有这样和那样的偏见,认为这代人文化知识普遍偏低,素质偏差,对社会没有做过太大贡献。但是,我们这代人的青春又该在何处吐“芳华”?这种灵与肉一般刻骨的记忆,或许只有我们这代经历过大起大落的同龄人才能有这种感觉,才能得出如此深刻的体会。

其实,我们这批上世纪50年中后期出生的人,从小就背负着极其沉重的故事。刚出生不久就受到过3年自然灾害的洗礼,造成营养不良的苦痛,刚上小学的时候遇到了“文革”,中学毕业又“上山下乡”,结婚成家后一对夫妻只允许生育一个孩子,参加工作以后又经历了所谓的大调整、专业重组和职工下岗的“光荣待遇”;到了可以提干的时候说你没有文凭,要搬进城里工作时,又要自己花巨资购置房屋……现在,人的精神、物质和文化生活更充实了,但我们这代人已进入花甲之年。

《芳华》之所以能打动全国众多观众的心灵,除了把那个年代的负重感表现得淋漓尽致外,还有影片中的故事、人物、音乐、环境也都十分贴近观众的心里。其实,我个人还认为,影片对人,对人的成长,对人性的美与丑、善与恶,对社会所发生的变革有着更加深刻、更加务实的认识。影片告诉我们,人总是要历经磨难的,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精彩;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痕迹;一个年代的人更有一个年代人的记忆。那些不算太美、不算太好的记忆,才是真正的“青春吐芳华”。

有人说,人都是时代车轮下的牺牲品。我虽然不能苟同这句话,但我始终认为,岁月夺走的,不仅仅是我们这代人的芳华,还有属于我们这代人的荣耀。时光可以流逝,芳华可以飘零,但最终退却不去的依旧是人性善良的本色。人虽只剩苟且,却仍有远方,初心不改,才难能可贵。□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