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3日 星期二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纵使青春留不住

2018-2-5 8:54:05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杜平平

2018刚开年,微信朋友圈忽然刮起了一阵晒照18岁的青春怀旧潮。作为一名新晋妈妈,看娃加上班两头转已然自顾不暇,便无心凑热闹。没想到老同学们送惊喜,在大家纷纷晒出的朋友圈中,我一连看到了三张“18岁”的自己。一张张翻看过去,从短发假小子,到长发披肩,再到学士帽学士服,我被自己的百变造型雷翻了,真是又好笑又感动,那段最单纯最美好的青春记忆一下子扑面而来。

在大学室友小静发的第一张照片里,我大一还留着乱乱的短发,穿着特别幼稚的灰白色波点七分裤,一张圆圆的大饼脸,黑头黑面,完全是个假小子。彼时刚刚挣脱人间炼狱的高三生活,飞奔梦想中的大学天堂,正是18好年华。夏天的时光总是漫长的看不到尽头,校园里蝉鸣虫唱、终日耀阳,我和同宿舍的小静、坤、蕊,总有大把时间悠闲地晃荡。我们窝在操场上聊八卦,结伴去图书馆追小说,穿梭在中心花园看天、赏花、晒太阳。初入大学的不适、对家的强烈思念等问题不再郁结于心,时间就这么飞快地、愉快地溜走了。照片里,我们四个勾肩搭背地围坐在草地上,没心没肺地笑着,头顶的阳光异常灿烂。后来重新分配宿舍,我们各自有了新的室友,毕业后各奔东西,除了和小静还保持着密切联系,其他人都音讯寥寥。转眼,十余年过去了。

在新室友老大的朋友圈,我看到了两年后长发飘飘的自己。老大贴出的照片中,一张是她的单照,夏日傍晚,一个长发短袖牛仔裙的美女亭亭玉立于新校区湖畔。另一张是我俩的合照,雪天的牧野公园,两个身着羽绒服、牛仔裤、围着长长白色围巾的女孩,在一张长椅前后,一坐一靠,温情脉脉、若有所思地凝视前方,一副“冬日恋歌”既视感。我被自己逗乐了,真是两个可爱的傻姑娘。那年冬天难得大雪,漫天飞舞的雪花把世界装点的一片浪漫。于是我们八个多愁善感的中文系姑娘来到公园,赏雪、看景、打雪仗,臭美凹造型拍照片,于是就有了这张文艺摆拍。

更有意思的是,我和老大正在微信上互相调侃时,都惊奇地发现了一个搞笑的细节:老大单照中的牛仔裙其实是用第二张照片里的牛仔裤改做的,还是我们八姐妹一起动手的杰作!本来穿破穿旧要扔的牛仔裤,勤俭节约的老大不舍得扔,鬼精灵老五出主意改裙子,一剪刀下去裁两半,再剪开裆线、缝好边,一件一步裙就成了。别说,穿上还挺好看!作为爱美的穷学生,我们高兴地纷纷从衣柜里扒拉旧裤子改裙装。老八在裙边用棉线显眼地缝了纹路,意图打造手工定制感和文艺感;而我则故意将边边角角扯得又碎又乱,努力呈现自然、不羁的状态,大概是想走破洞牛仔风吧。八个人穿着手工改制牛仔裙,拉风地走在校园,常常被询问哪里买的,得意坏了。

在好友李小白晒的照片里,我俨然是一名毕业生了。我俩穿着学士服,肩并肩站在图书馆前,刚好身后是一群欢呼的毕业生、一顶又一顶学士帽在空中自由翻飞,那么的潇洒、热烈——为了抓到这一幕,我俩足足潜伏了十几分钟呢。李小白是新闻专业,我们相识相交于校报通讯社,彼此以“李小白”、“杜小甫”互称,一起采访写稿,一起熬夜策划,一起租房实习,度过了很多个热血的不眠夜。某个冬夜,一顿涮羊肉下肚后,宣称将来要一起掀起惊涛骇浪,叱咤南北文坛。六七年过去了,小白执起了教鞭,师范专业的我却干起了新闻。去年,我俩还先后晋级当妈,常聊的话题也逐渐被育儿攻略代替了。想起这些,不禁莞尔,又心中热流涌动。

回望十八岁和随后几年的悠悠时光,热烈又安静,漫长又短暂。那些挣扎和誓言,那些欢笑和泪水,都已远去了。青春这杯新酒,炽烈多少人衷肠。然而,纵使青春留不住,纵使人生总要跌跌撞撞,我们依然怀揣初心,头顶星光,一路勇敢走下去。或许,前方的美丽才刚刚开始!□

返回新闻